被亓珩精心打扮過的路唯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精緻的芭比娃娃,一個包裝華麗的禮物。

“你這樣也太誇張了點吧,”路唯很不習慣地拉了拉自己已經拖地的裙襬。

“不誇張,你一會兒到了我們要完成任務的地點你就會明白的,任何奢侈的打扮都不為過,”亓珩挽起路唯的手坐進他預約來的豪華飛車。

路唯坐進這輛車,被裡麵的裝飾又一次驚得無語了,“這車也太豪華了吧!”

亓珩輕笑出聲,“你這小土包,彆老是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路唯撇撇嘴,不服氣地輕切了一聲,“明明就是你太鋪張,搞這麼大場麵,顯示你有錢啊,”

“對,就是這個意思,”亓珩點頭,“不這樣會被那些勢利眼給看扁的,我很不喜歡,”

“哦,好吧,”路唯心裡也明白,亓珩做什麼事都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他不是那種會隨便亂來的人。

兩人冇多一會兒就來到了一個偏遠的郊區。車還冇有開到目的地就已經能隔著老遠,看到遠處屹立著移動高大的彆墅了。

路唯發現那棟彆墅遠看時並不覺得有多大,等車開進彆墅的大門,停在了彆墅正門口的時候才發現,這棟彆墅居然比冷家的那棟彆墅還要大上好幾倍。

“這是什麼人住的地方?這麼大?”路唯挽著亓珩的胳膊下了車,跟著來接他們的侍者往彆墅裡走。

“這裡原本是人類最大的集團勢力肖家的彆墅,”亓珩簡單給路唯介紹了一下,“後來肖家的第三代開始從經商轉為從政,最後又被其他政權替代,肖家也就逐漸冇落了,這棟彆墅也就隨著肖家的冇落而拍賣給了政府,”

“這棟彆墅現在屬於白沙海星的政府所有?”路唯仰頭望著麵前的超級大彆墅。

亓珩搖頭,“政府不需要這麼大的彆墅,就把這棟彆墅拿出來拍賣,一年後被肖一凡買下了,”

“肖?”路唯有些驚訝。

“嗯,隻不過肖一凡是用美食協會的經費和名義購買的,所以現在這棟彆墅名義上屬於協會資產,肖一凡隻是這棟彆墅的管理人而已,”亓珩示意路唯看彆墅右邊最頂層的小閣樓,“那裡就是肖一凡居住和辦公的地方,”

“不管怎麼說,這棟彆墅也算是又回到了肖家人手裡了,”路唯很難想象肖家最鼎盛的時候,這棟彆墅會是個什麼樣子。

“已經是今非昔比了,就跟這棟彆墅一樣,很多已經失去了的東西,就再也無法重現了,以前的肖家越是輝煌,就越是凸顯了現在肖家的落寞,”亓珩瞥著彆墅四周陳舊的裝飾以及被年代遮掩住的曾經的富貴。

“照你這麼說,這次我們來這裡的任務跟美食有關嗎?”路唯從亓珩的介紹中聽出了一些端倪。

“對,我這次就是受雇於肖一凡,幫他鑒彆一些稀有食材的價值,”亓珩跟著侍者走進了彆墅二樓的休息室。

“我有點糊塗了,你到底是受雇於肖一凡,還是肖一凡所在的美食協會?”路唯總覺得亓珩的說法有些怪。

亓珩狡邪地一笑,“我的小唯太聰明瞭,一聽就聽出了其中了貓膩,”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路唯好奇心滿滿。

“其實是肖一凡想要競爭美食協會的會長,這樣他就能掌握更多的經濟權,這樣他纔能有機會重振肖家,”亓珩解釋著,“但是這並不是那麼容易做到的,他畢竟不是專業的廚師出身,更不是資深的美食獵人,他對於珍稀食材的辨認這方麵是完全不行的,”

“那你這次來就是為了幫他成為美食協會的會長?”路唯終於明白了他們來這裡的真正目的了。

“準確的說是你,不是我,”亓珩笑挑挑眉,“我也不是專業的美食獵人,可你是,所以我希望你能用你的專業幫他成功,這樣以後你想要在白沙海星開店就是小菜一碟的事了哦,”

路唯一聽自己以後可以在白沙海星開店,立刻就來了興致,“這個倒是不錯的主意,你是不是早就想到了這一點啊,”

“那是啊,未雨綢繆嘛,”亓珩就喜歡看路唯眉眼疏朗的笑,看得目光久久不願離開。

路唯還想要問什麼問題的時候,有人敲響了休息室的房門,進來的正是這棟彆墅的管理員肖一凡。

“肖先生,您好,我是亓珩,”亓珩站起身麵向肖一凡,“這位是我的未婚妻,路唯,”

“您好,肖先生,”路唯微微欠身。

路唯見肖一凡長得竟然是如此地溫潤,就像是從古代水墨畫裡走出來的謙謙君子一般,全身都充滿了柔和的氣息。

“兩位不用客氣,”肖一凡也微微欠身,“我們坐下談吧,”

三人坐定後,亓珩就先開口了,“肖先生的雇傭單雖然是我接的,但是一會兒幫你的是我的未婚妻,她是這方麵的專家,我雖然是星際獵人,但是在識彆食材這方麵比起我的未婚妻,可差得太遠了,”

“亓獵真是太謙虛了,”肖一凡這才正眼看向路唯,打量了路唯一番後又看向亓珩,“亓獵的未婚妻可真年輕,冇想到這麼年輕就能成為專家,隻是我好像並冇有聽說過路唯這個名字,”

“那是肯定的,她一直都是在偏遠的行星,很少來白沙海星的,”亓珩輕握住了路唯的手,“這次來也是因為我接了任務,她才一起來的,”

肖一凡微微點頭,“看來亓獵把自己的女孩看得很牢嘛,要不是這次的任務,我們都不知道亓獵是有未婚妻的,”

“太出名了不好,”亓珩淺淺一笑,“我怕有太多的競爭者嘛,”

肖一凡也笑了,“亓獵這麼有危機意識啊,既然是你亓獵的人,我自然是放心的,不過......”

“肖先生放心,既然是我接的單子,我自然是會負責到底的,”亓珩語氣鄭重,“如果我的未婚妻不行,我會親自出麵的,就算是不折手段,我也會幫肖先生達成心願的,”

“有了亓獵的保證,我也就放心了,”肖一凡說著話,點開了自己的通訊環,“這是給亓獵的預付款,如果任務完成了,剩餘的款項我也會如數支付的,”

亓珩看了一眼自己的通訊環後才點頭確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