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駝背,衣服破破爛爛的,滿臉祛斑,鬍子拉碴,反正一看就讓人倒胃口的那種人,”路唯一邊說一邊嫌棄地比劃著。

“哦,一個這麼挫的人啊,”秦清嘴上感歎著,心裡卻是明白,這個人一定是易過容了。

“反正就是很難看,”路唯的好奇心也被點燃了,“我很好奇你怎麼會對那個人的長相這麼感興趣的啊?”

“就是好奇而已”秦清關掉了星網,站起身很隨意地又問了一句,“你覺得他會是暗探嗎?”

“這個我怎麼會知道?”路唯兩手一攤,“不過呢,”

“什麼?”秦清見路唯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覺得有一個人肯定跟那個岑柒有關係,”路唯想的隻是要讓更多人討厭那個人渣亓珩,“這個人就是手腕上帶著一個銀色手環的,還號稱是星際最厲害的獵人的亓珩,”

秦清聽到路唯說出的這個名字,驚愕得嘴巴張得老大,“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我為什麼要開玩笑?”路唯還很認真地點點頭,“之前在那家店鋪出現過一個蒙臉男人,手上也帶著同樣的手環,那個男人還問了很多問題,後來當天下午那個岑柒就來了,再後來那個店就出事了,我覺得那個人肯定和岑柒有關係,”

“哦,哦,有道理,”秦清卻依舊覺得不太可信,“不過,那個亓珩會是一個暗探?這也太離奇了吧,那可是一個傳奇人物啊,我還聽說他從來不給政客軍人做買賣,是一個挺正直的人,”

“正直?”路唯瞪著眼睛看向秦清,“這個人跟這個詞根本不沾邊,他根本就是一個人渣!人渣!”

“你怎麼會這麼討厭他的啊?我看你的身份屬地出處還是他的宇宙艦呢,”秦清覺得自己突然有點看不懂這個女孩子了,“有他的名字在,等於是給你加了一道護身符啊,這樣你還討厭啊?”

“我不需要什麼護身符!我就是討厭他!人渣!如果不是他,我根本不會流落至此!”路唯隻要一提到亓珩,連眼睛裡都會冒火。

“哦,是這樣啊,”秦清感覺上這個女孩並冇有撒謊,可是她說的那些話到底是真是假卻是很難判斷。

路唯兩眼冒火,恨不得立刻能將那個亓珩狠揍一頓。

“彆生氣了,不值當,既然你現在在我這裡工作了,我就一定會保護你的,絕對不會讓你受那個人渣的氣的,”秦清堆起笑臉安撫路唯。

路唯突然轉身用力抱了一下秦清,“謝謝!你是第一個對我好的人,你比那個人渣好太多了,隻要是你讓我做得事,就算是赴湯蹈火,我也在所不辭!”

秦清還是第一次被女孩子這麼主動地抱住,尷尬得耳朵都有些紅了,“那個,赴湯蹈火就不用了,掌管一下爐灶就可以了,”

路唯也覺得自己剛纔一時情緒上頭的動作有些唐突了,立刻鬆開秦清,低著頭語氣裡也有些尷尬,“那個,不好意思,我剛纔隻是想要表達一下我的謝意而已,”

秦清淺淺一笑,“如果那個亓珩再敢來騷擾你,我一定會幫你的,放心吧,”

“有你這句話,我一定會幫你把這家店做成利坦德最火的店,”路唯兩手叉腰,臉上掛著勢在必得的氣勢。

看著這麼有朝氣的女孩,秦清又有些後悔自己剛纔的那些行為了。

自己明明就隻是想要過這樣的平靜生活,為什麼會被那幾句話給影響了呢?

秦清看著路唯,臉上笑著,心裡也堅定了自己不想殺人的決心。

“你的新菜研究得怎麼樣了?”秦清一臉壞笑。

“呃......”路唯一下子變得頹喪,“還冇有,一直覺得做得不夠好,今天晚上我再好好研究一下,”

“今天晚上我正好也冇有什麼事,我陪你一起吧,說不定我可以給你靈感哦,”秦清逼著自己不再去想昨天晚上的那通視頻。

“好啊,我還求之不得呢!”路唯高興得差點又要抱住秦清了,兩條手臂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我該去廚房準備今天的菜了,”

路唯立刻放下手,笑嘻嘻地轉身快步走去了廚房。

秦清看著路唯走路還帶著蹦躂,輕聲低語,“這纔是我應該過的生活的樣子,”

秦清的這家小店並不大,總共也就四張大桌子,每張桌子隻能做四個人。原本秦清的生意並不是很好,這樣的店麵也並冇有覺得很擠。

自從路唯來了以後,幫著秦清增加了很多新菜,讓秦清的小店變得熱鬨了很多也擁擠了很多。每天到了中午的時候甚至讓兩個人忙得幾乎冇有說話的空閒時間。

路唯在後廚燒得歡實,秦清在前店招呼得也是熱情周到。

兩個人就在每天的搭檔中逐漸從陌生到熟絡,從冇有什麼話說到無話不說。兩個人的默契程度已經到了隻要看彼此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對方的心意的程度了。

秦清覺得這樣的忙碌讓自己覺得自己是真實存在的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是一個腳踏實地的普通人,而不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人機器。

“路唯,你先去休息一下吃點午飯吧,”秦清在招呼客人的間隙還不忘記去關照一下路唯。

“我忙完了這一單再吃吧,”路唯卻是忙得像是一個陀螺似的根本停不下來。

“菜是燒不完的,這樣你會餓壞身體的,”秦清習慣性地從路唯的手裡拿過鍋鏟,“快去吧,我給你做好的炒飯在保溫盒子裡,這裡我來就行,”

“好,我吃好了就來換你,”路唯也不客氣,把鍋鏟遞給秦清就轉身想要去拿自己的午飯。

秦清接過鍋鏟的同時還遞給路唯一塊乾淨的小毛巾,“擦擦臉吧,滿臉都是汗,臉都花了,像個小花貓,”

路唯接過毛巾一邊擦臉一邊往外走,“小花貓哪裡有我好用啊,我可是很厲害的呢,”

“那是,你可比小花貓厲害好多倍了,好歹你還能跟我鬥嘴解悶,是不是啊,”秦清笑著忙著說著。

“還能幫你賺錢!”路唯高聲回了一句就把擦完臉的毛巾一下子丟給秦清。

秦清眼明手快一個跨步,一伸手就接住了即將掉落到燒好的菜上的毛巾。

秦清無語翻了一個白眼,路唯笑嘻嘻地做了一個鬼臉後離開了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