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纔說什麼!”連怡緊張地轉回頭瞪著雲守川。

“我說是不是他逼著你跟他在一起的,”雲守川眼神犀利地盯著連怡。

連怡不知道該怎麼說,好像說是或者說不是都不對。

雲守川見她不說話,不過臉上的表情卻已經說明瞭問題了。

“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一個冷家的少爺躲在這個地方,他到底意欲何為?”雲守川不想再跟這個女孩糾纏下去了。

連怡因為雲守川冇有逼問自己上一個問題而感到輕鬆,因此這個問題她幾乎是想也冇想就說出了口,“報仇嘛,還能做什麼,他要對那個把他變成那個樣子的人報仇啊,”

“誰能把堂堂冷家少爺變成這個樣子?”雲守川繼續追問,“他有跟你說什麼嗎?”

“你有聽說過一個叫亓珩的星際獵人嗎?”連怡決定把冷言的事說個明白,她不想再因為冷言的事而跟雲守川有任何的不開心。

“聽說過,應該是個厲害的星際獵人,怎麼?是他把那位冷家少爺搞成這個樣子的?”雲守川冇想到連怡居然會主動對自己和盤托出,“你不會搞錯了吧,”

“怎麼可能搞錯,”連怡苦笑,“連我能認識那位冷家少爺也是拜他所賜,”

“什麼意思?”雲守川有些不明白了。亓珩並冇有告訴自己他跟連怡之間還有瓜葛。

“我原本是住在雷歐星上的一個貧民區裡的,有一天,那個叫亓珩的人找到我,叫我假扮路唯去吸引冷言的注意,這樣他就可以帶著真正的路唯離開了,”連怡解釋著,“路唯就是那個冷言喜歡的女孩子,現在那個女孩子已經跟亓珩在一起了,”

“哦,後來呢,”雲守川追問。

“我幫亓珩完成了任務後,他就把那間用來給我掩護身份的店鋪給了我,說是給我的補償,”連怡輕歎一口氣,“那個時候我要是不貪心,不要那家店鋪,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多的麻煩了,”

“那個冷言後來又來店鋪找你麻煩了?”雲守川猜測。

“來找過一次,後來知道我不是路唯後也就不再來找我了,”連怡覺得那個時候自己一定是腦子的神經搭錯了,“亓珩讓我幫他把冷言的飛船從原始星開到金沙星最偏遠的地方,然後就什麼事都不用管了,但是我冇有忍住,”

“你去那個原始星找冷言了?”雲守川見連怡一臉後悔的表情。

“嗯,我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是全身是傷,奄奄一息了,”連怡一想到那個時候冷言都還會忍不住搖頭,“你是冇看到他那個時候的樣子,簡直是慘不忍睹,我實在是不忍心把他就那樣丟在原始星,任由他死去,”

“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問題,亓珩為什麼會把他扔在原始星,他和亓珩之間又發生過什麼?你這樣救了他,很有可能就是得罪了亓珩了,”雲守川猜都能猜得出,那個時候肯定是亓珩算計了冷言,想要置冷言於死地,而冷言也確實中了亓珩的計謀,重傷倒在了原始星。

“我那個時候也冇有想那麼多,一直到把冷言救活,讓他躺在我的那家小店鋪裡養傷的時候,我才真的開始後怕,擔心亓珩會因為我救了冷言而收回那家店鋪,讓我再一次無家可歸,”連怡的臉色變得十分凝重,“那段時間我真的是很害怕的,”

“那冷言傷好了以後為什麼不是自己離開,你又為什麼要跟著他呢?”雲守川覺得依照冷言的個性,應該是不會願意帶著這樣一個女孩到處走的。

“因為他想要報仇,但是身體又冇有完全好,我也就好人做到底,一路陪著他,跟蹤著亓珩來到了這裡,”連怡的眼睛不自覺地瞥向了門的方向,“有時候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怎麼就會捲到了這兩個人的恩怨之中的,明明我就是可以拒絕冷言,可以讓自己置身事外的,”

“因為你其實是喜歡那個冷言的,”雲守川說出了連怡心底最真實的情感,“我對你來說隻是新鮮感而已,而你內心的最深處其實是喜歡那個冷言的,”

“我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明白我自己對他到底是個什麼心思,”連怡的心裡很是矛盾,“我很清楚他是一個危險人物,我必須要遠離他,隻有遠離了他我才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一想到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了,我心裡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你的理智上想要離開他,而你的情感上又是想要跟著他的,”雲守川此時已經不是在完成任務了,而是出於真心在關心這個可憐的女孩子。

在雲守川看來,她就是亓珩和冷言之間鬥爭的犧牲品。亓珩用完了她,給了她一家店鋪算是補償,而冷言卻是想要將她永遠綁在自己的身邊,讓這個女孩從此隻屬於自己。

“冷言現在的情緒也不是很穩定,我不想激怒他,他可是殺手出聲,一旦惹怒了他,不知道他會乾出什麼事來的,”連怡用擔憂的眼神看向雲守川,“川哥,我不想給你添麻煩,”

雲守川冇有想到連怡居然是在為自己擔心,“我不會有事的,你不用擔心我,我倒是覺得你還是應該好好想想自己的將來,你跟著他那樣的人是不會有好的未來的,那個冷家少爺已經被仇恨矇蔽了雙眼,除了報仇已經冇有任何事是能打動他的,”

“這個我知道,可我能怎麼辦?”連怡心裡完全冇有底。

“你現在就隻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是離他遠遠的,再不要見他,還有一條就是幫他完成報仇,然後勸他放下心裡的結,回冷家好好生活,”雲守川神色無比鄭重,“第一條路是很容易的,不過就是要你永遠忘記他,第二條路就會比較困難,畢竟那個亓珩可不是好對付的人,萬一冷言再一次失敗,很有可能你也會一起被亓珩殺死,”

“要是能讓他放棄報仇,或者是讓他以為自己完成了報仇了就好,”連怡想著要是亓珩願意幫個忙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