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這裡挺好的,房租又便宜,”連怡卻並不想離開。

“你不會是真的喜歡上了那個雲守川了吧,”冷言剛剛平和了一點的心情,又變得惡劣。

“喜歡還是不喜歡,這也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連怡趁著冷言鬆開手的那一刻,用力推開了冷言,徑直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冷言心裡很清楚連怡喜歡誰和自己冇有關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隻要一想到連怡可能會離開自己,可能會跟其他男人在一起,心裡還是會升起一股怨憤之氣。

就像連怡說的,自己明明喜歡的隻是路唯,應該除了對路唯以外,不會對任何其他女孩有這麼強烈的占有**。可是今天自己看到連怡從雲守川的房間裡走出來,還說出了要離開自己的打算時,心裡居然冒出瞭如此強烈的怒氣。

難不成他冷言也喜歡上了連怡?

這怎麼可能?

難道真的是自己的佔有慾在作祟嗎?

不!

對連怡可能是,但是對路唯絕對不是!

冷言很確定自己對路唯的感情就是愛,不是什麼佔有慾。

這個讓自己又愛又恨的女人,冷言隻想要立刻出現在她的麵前,讓她知道自己因為她而受到的所有折磨,讓她也體會一下自己身心受到的痛。

冷言不知道的是,他們的談話已經全被房間裡的雲守川聽去了,也猜到他接下來會做些什麼了。

對於雲守川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留住冷言,不能讓他離開自己的控製範圍。要做到這一點,雲守川知道還是要靠那個連怡的。

傍晚時分,雲守川親自上門去敲了連怡那間房間的門。

“川哥?你怎麼來了?”連怡驚奇雲守川怎麼來找自己了,是不是因為聽到了白天自己跟冷言說的話,想要來證實了?

“來找你吃完飯啊?”雲守川眯眼笑了起來,“中午給你的飯菜,你是不是都給了你的那位朋友了?”

“你,你怎麼知道?”連怡雖然猜到了雲守川可能會聽到自己跟冷言說的話,但是心裡依舊抱著僥倖心理。

“我猜的啊,我中午的時候模模糊糊聽到了你跟你的朋友在樓道裡說話的聲音,”雲守川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你全聽到了啊?”連怡緊張地追問。

“也不是全聽到,模模糊糊聽到幾句話,”雲守川笑臉突然就變成了擔憂的表情,“我聽到你的朋友說你們要離開這裡,是不是真的啊?”

“那個,”連怡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雲守川見連怡猶豫不決,很為難的樣子,就先轉了一個話題,“先去我家吃飯吧,飯菜我都弄好了,我們邊吃邊聊吧,”

“老是去你家吃飯不好吧,”連怡想到了中午冷言說的話,叫她少跟這個人接觸。

“你就這麼聽你朋友的話啊,看來你們兩個的關係還真的......”雲守川話還冇有說完就被連怡搶著開口,“我去!不就是吃個飯嘛,有什麼的,”

“這就對了嘛,”雲守川轉身的時候順手就牽起了連怡的手,而連怡也隻是微微掙紮了幾下後,就任由自己握著了。

吃飯時,兩人都相對無語。

連怡不清楚雲守川到底聽到了多少,所以也不敢隨便開口說。而雲守川則是在思考怎樣能引著這個女孩把中午跟冷言說的話都告訴自己。

因為各自的心思,這頓飯吃得也是氣氛有些壓抑。

直到吃完晚飯,雲守川遞給連怡一杯茶,兩個人之間的氛圍才變得稍微緩和了一些。

“樂樂,你不會真的要跟你的朋友離開這裡吧,”雲守川裝出一副很不捨得的樣子。

“我現在所有的支出都是靠我這位朋友的,不跟著他不行啊,”連怡卻是點出自己最致命的弱點。

“其實我覺得,如果你真的不想跟他走的話,完全可以留下,然後自己找一份工作,自己養活自己,”雲守川把連怡的這個藉口給否認了,就是要逼著她把實話說出來。

“可是,我從小就冇有學過什麼技能,連餬口的一技之長都冇有,估計連找工作都很難找吧,”連怡卻是覺得要自己養活自己真的是很困難的。

“所以你就想要找一個男人養著你,是嗎?”雲守川突然拉下臉,語氣也變得嚴厲,“樂樂你纔多大,你就想要這樣靠著一個男人過一輩子嗎?萬一那個男人不是真心對你的,你要怎麼辦?”

連怡冇有想到雲守川會突然變得這麼嚴肅,一時間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的問題。

“樂樂,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為什麼要跟著那個人?”雲守川索性就把問題直白地問了出來,“是因為你喜歡他,還是隻是為了找一個可以養活你一輩子的男人?又或者說你還有其他什麼難言之隱?”

“我,”連怡被雲守川連珠炮一般的發問,問得腦子發懵,“我,我不是喜歡他,我跟著他是因為,是因為......”

“是因為什麼?”雲守川步步緊逼,不給連怡有一絲退縮的餘地。

“那個,”連怡卻不想回答,或者說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知道該不該將實話說出來。

“那個人是冷家的人,你是想要靠著他們家,讓他們家養你一輩子,是不是?”雲守川就是要逼得連怡一定要把實話說出來。

“不是的,我冇有想要讓他們家養我,我也不是那種人,”連怡急急地位自己反駁,眼圈都微微泛紅了。

“你既不是因為喜歡他,也不是想要他養你,那你為什麼要跟著他?”雲守川知道自己再逼一次她就該說實話了。

“我,我不能說,我不能說的,”連怡撇過頭,不看雲守川。

她不想讓這個人把自己當做壞女人看,但是真實的話自己也冇法說出口,因為一旦說出口了,就意味著自己背叛了冷言,那樣的後果不是自己和這個男人可以承受的。

“為什麼不能說?你能給我一個理由嗎?”雲守川見連怡都快要哭出來了,心還是有些軟了,“你告訴我一個理由,總不會是那個男人強迫你跟他在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