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個人傻笑什麼呢?”路唯一抬頭就見亓珩一個人在那裡想著事,還嘴角微微揚起。

“冇什麼,我就是高興啊,以後我們就是一體的了,”亓珩展臂將路唯摟得更緊了一些。

兩人走到了商場頂層的露台。

一推開門,路唯就被眼前的一切給驚呆了。整個露台被裝飾得充滿了粉紅浪漫氣息。

“你這也太誇張了吧!”路唯已經震驚到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這是正常的啊,一般的儀式都要佈置,更何況是我亓珩一輩子隻有一次的儀式,”亓珩牽起路唯的手慢步走到了露台的正中間,那裡是整個會場的中心位置。

亓珩和路唯剛走到中心被一圈紅豔豔的鮮花圍住的位置的時候,四周走出了二三十個著盛裝的輕男男女。女生的手裡還都捧著粉色的花束。

路唯又被震驚到了,瞪著那些憑空出現的男男女女,真的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一樣。

“亓珩,你這個操作也實在太牛了啊!”路唯隻覺得自己的視線變得模糊,嗓子也有些發緊。

亓珩側過身,正麵對著路唯,緩緩地單膝跪地,從口袋裡掏出了剛纔定製的戒指。

“小唯,”亓珩舉起戒指,語氣鄭重,神情也變得異常虔誠,“我亓珩,在此向我此生的最愛的路唯求婚,你願意成為我此生唯一的伴侶嗎?我會用儘我所有的智慧和力量來讓你成為全宇宙最幸福的女人。小唯,你願意嗎?”

“我......”路唯激動得已經說不出來話了,雙唇微顫著,半陣才說了 後半句,“我.....我願意,”

亓珩聽到路唯微顫的嗓音裡吐出的三個字,心裡也是一陣陣地激盪翻湧,給路唯戴戒指的手指也忍不住微顫了一下。

路唯望著單膝跪地的亓珩很虔誠地將那枚閃亮亮的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認真得就像是自己的手指是精細的工藝品,稍微用力就會損壞了似的。

就在亓珩將戒指戴在了路唯手指上的那一刻,所有在場的一部分人在熱烈地鼓掌,另一部分的人拉響了禮炮,為他們賀喜。

亓珩站起身,又將路唯溫柔地攬進懷裡,在路唯的耳邊低語,“小唯,你喜歡我為你準備的訂婚儀式嗎?有些倉促,但是這也是我能在最短的時間裡能想到的最好的場景了,我們的婚禮我一定會好好準備的,一定會給你一個最盛大的婚禮的,到時候你可彆又感動得哭鼻子哦,”

“纔不會呢,”路唯靠在亓珩的胸口,感受著亓珩將自己擁在懷裡的安定感,感受著這個男人給自己帶來的幸福。

“我們去吃晚飯吧,我還訂了一家餐廳包廂,就我們兩個人,可以慢慢享受我們自己的訂婚宴,”亓珩此時感覺自己的心是前所未有的踏實和滿足,就像是一顆流浪的行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恒星。

“就我們兩個坐在一個大包廂裡?”路唯心裡已經對亓珩的這些操作可以接受了,但是親眼見到了還是會有些驚奇。

“難道我們要坐在大堂裡享用我們的訂婚宴嗎?”亓珩卻覺得這個好像不太合適。

“你這麼倉促居然能訂到包廂,我對你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路唯感歎亓珩好像什麼都能做到。

亓珩微微低下頭,對著路唯耳語了一句,“有句俗話叫有錢能使鬼推磨,聽過嗎?我的未婚妻?”

“有錢人就是豪橫,”路唯翻了一個白眼。

“走吧,我都快要餓死了,”亓珩一把打橫抱起路唯就往露台的出口走,“包廂就在這棟商廈的五層,我抱你過去,”

“那個,我還是自己走吧,這樣抱著多尷尬啊,”路唯不能想象自己被無數目光盯著的感覺。

“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那些看你的人,”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唇,“如果有人好奇,你就大聲告訴他們,今天是我們的訂婚日,被特殊對待很正常哦,”

“你有理,”路唯索性閉上眼什麼都不看,“我不管了,”

“這就對了,一切都交給你的未婚夫就好啦,”亓珩見路唯雖然閉著眼,但是臉頰和耳朵又泛起了紅暈。

一路上,路唯雖然是閉著眼睛的,但是依舊能感覺到各種目光。路唯什麼話都不說,右手的手指不停地摩挲著另一隻手指上的戒指。

不知道過了多久,路唯才聽到亓珩對著自己的耳朵吹氣一般地低語,“親愛的,我們到了,你可以睜開眼了,”

路唯睜開眼,看到自己正麵對著一家大酒樓。

“需要我繼續抱著你進酒樓嗎?”亓珩笑睨著路唯。

“不用,我自己走就可以,不然人家肯定會以為你認了一個傷殘做未婚妻呢,”路唯說什麼也不肯讓亓珩再抱著了。

“哦,行,那就讓那些人看看,我的未婚妻是個怎樣明豔動人的女孩,”亓珩放下路唯,牽起她的手就往酒樓裡走。

“我纔不是什麼明豔動人的呢,我很普通的,”路唯低著頭小聲嘀咕。

“小唯,你要自信,你要相信,我亓珩愛上的人一定是最好的,當然,也是最合適我的,”亓珩衝著路唯笑眨眨眼。

路唯露出了明媚的笑臉,“你說得對,我的自信一點,你是我的未婚夫啊,以後就是我的人了,”

“什麼以後就是你的人了,你是不是說反了?”亓珩假裝不悅地瞥了一眼路唯。

“難道不是嗎?”路唯裝傻,假裝冇動亓珩的意思,“難道你還不是我的?”

“應該說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這樣纔對,”亓珩得意地揚了揚眉。

“大男子主義又來了,”路唯無語地撇了撇嘴。

亓珩走到前台,出示了自己預定的號碼,讓服務員帶他們去包廂。

兩個人在碩大的包廂裡坐定後,服務員微微躬身在亓珩的身邊問道,“先生,您需要自己選擇菜式,還是我們幫您推薦菜式?”

亓珩側頭看向路唯,“你有特彆想吃的菜嗎?”

路唯聳聳肩,“我冇來過,不知道,你選就好,”

亓珩轉回頭看向服務員,“那就你們推薦吧,把你們店裡最有特色的菜式上一些,再開一瓶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