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站在店鋪中間對著那個暗間高聲怒喝,“蕭九書你給我滾出來!”

“亓獵果然是亓獵,我以為你這次肯定不會懷疑我的呢,”蕭九書從隔間不急不緩地走了出來,手裡也拿著一個戒指,和給亓珩訂製的戒指是一模一樣的。

“我怎麼可能不懷疑你?”亓珩一眼就看到了蕭九書手裡拿著的另一個戒指,“把真的鑽戒給我!”

“給你可以,但是我有一個要求,”蕭九書轉動著手裡的戒指,笑眯眯地望著亓珩。

“什麼要求?”亓珩冷眼盯著這個人。

“我也要幫你一起做事,”蕭九書收斂起笑臉,語氣格外鄭重,“我已經隱藏得夠久的了,我不想再這麼碌碌無為下去了,”

“你想要做什麼?”亓珩不明白蕭九書提出這個要求的目的,所以不敢輕易答應。

“幫你做點事,不想出名,也不想碌碌無為一輩子,”蕭九書表明自己的態度,“我知道你手底下又好幾個這樣的人,我的手藝應該也是可以幫到你的,”

“想賺我亓珩的錢?”亓珩暫時看不出這個蕭九書說的是真是假,隻能先答應,“那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容易的事我做多了,冇意思,”蕭九書走到亓珩麵前將戒指遞給亓珩,“這個絕對是真的,你收了戒指,就代表你答應了,”

“可以,有適合你的任務我會來聯絡你的,”亓珩接過蕭九書遞過來的戒指,仔細看了看,“你這造假工藝真的是爐火純青了,要不是我多留了一個心眼,怎麼也不會看出那個戒指是假的,”

“你從哪裡看出來是假的了?我自認我做的東西用肉眼是根本看不出來的,”蕭九書很想知道亓珩到底是從哪裡看出自己做的那枚戒指是假的了。

“用肉眼當然看不出來,”亓珩狡邪地一笑,“我是用心來看的,”

“什麼意思?”蕭九書有些不明所以。

“意思就是憑藉著我對你蕭九書的瞭解,你是不會那麼輕易就把真貨給我的,所以我就,”亓珩得意地笑了起來,“所以我就回到這裡,故意詐你一下,”

“什麼!你是故意詐我的!”蕭九書不可思議地瞪著亓珩。

“對,我是假裝生氣地叫你的,如果你給我的是真貨,你肯定會出來澄清的,而如果你給我的是假貨,你也肯定會提出你的要求的,”亓珩拍了拍蕭九書的肩膀,“你呀你,除了作假是一流的,其他的都是三流的,想跟我玩心機,你還是趁早放棄吧!”

“誰玩心計能玩過你亓獵啊,不過呢,我覺得我今天也冇有輸,”蕭九書也眯眼笑著,“不管怎麼樣我的目的是達成了,你亓獵答應的事是肯定不會反悔的,對吧,”

“當然,既然有人有好日子不想過,我自然也是不會放過的,”亓珩忽地就想到了一件事,“既然你是寶石類的專家,我給你看一樣東西,你看看你有冇有見過,”

“什麼東西?”蕭九書見亓珩的神情瞬間就變得嚴肅。

“就是這個,”亓珩從上衣內側袋裡掏出了一個吊墜,“這個吊墜裡鑲嵌了一塊稀有礦石,你看一下,你見過嗎?”

蕭九書接過亓珩手裡的吊墜,仔細看了起來。

亓珩見蕭九書微微蹙眉,拿著那個東西看了很久,接著又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個放大鏡看。

“怎麼樣?看得出是什麼嗎?”亓珩見蕭九書半陣冇有開口,感覺這東西估計連蕭九書都冇有見過。

“我不敢肯定,這應該是一種稀有礦石,我有在一本書上見過它的照片,但是實體我是冇見過的,”蕭九書反覆研究著這塊吊墜上的東西。

“你都冇見過,是不是很有可能我們這個星域根本就冇有這種礦石?”亓珩想的是,如果連見多識廣的蕭九書都冇有見過,那麼自己想要找到這種礦石的機會應該是微乎其微了。

蕭九書終於將視線從那塊東西上移開,抬頭看向亓珩,“我能知道你要這東西做什麼嗎?還有這個吊墜有什麼用嗎?”

亓珩從蕭九書手裡拿回吊墜,放回到上衣的內側袋裡,沉聲開口,“這個東西是我未婚妻的,因為寶石變舊了,很難看,所以我想要幫她找一塊新的,重新鑲嵌上去,”

“哦,是這樣,”蕭九書看得出亓珩冇有說實話,不過他卻覺得隻要自己知道了那種稀有礦石的結構成分,就肯定能知道亓珩要那個東西做什麼了。

“你有把握幫我找到這種礦石嗎?”亓珩也知道自己這樣的說辭蕭九書是肯定不會相信的,不過有些事還是不適合很多人知道,特彆是這件事還關係到路唯。

蕭九書皺眉,沉吟了許久纔開口,“我現在還不能回答你這個問題,我需要回去查一下我的資料庫才能回答你,”

“行,那你回去查一下,儘快給我一個答覆,如果你能幫我找到這種礦石,價格隨你開,多少我都願意出,”亓珩心裡已經下定了決心,隻要能陪路唯一起回去,自己在這裡的一切都可以捨棄。

蕭九書挑眉,“要你全部財產你也願意給?”

“我願意給你,就怕你要不起,”亓珩狡邪地一笑,“我亓獵的東西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蛇吞象也要試了才知道行不行的,不是嗎?”蕭九書自然是不會輸了氣勢的。

“隻要你能幫我找到這種礦石,我亓珩手裡的資產隨你挑,”亓珩收起戒指,轉身準備離開店鋪。

蕭九書總覺得亓珩要這個礦石要得有點奇怪,“你要這個礦石,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亓珩隻丟出了一句,“見嶽丈大人去,”

“啊?”蕭九書更加一頭霧水了,“見嶽丈跟這礦石有什麼關係?難道亓珩你的那位嶽丈大人也喜歡收集礦石?”

“你說對了,”亓珩走出店鋪衝著蕭九書擺了擺手。

回到路唯身邊,亓珩又露出了最溫柔的笑,“走吧,”

“都搞定了?”路唯見亓珩一臉輕鬆。

“放心吧,都搞定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會搞定所有的事的,”亓珩一想到自己剛纔說到嶽丈兩個字,心裡還有些小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