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剛開始做星際獵人的時候,那個時候我還冇有成為軍方的人,所以幾乎所有星網上的高難度任務我都會接,”亓珩想起那個時候的自己,還是會有些懷念,“那個時候雖然也是出生入死,但卻比現在活得純粹和快樂,”

“我覺得隻要你願意,誰也不能強迫你做什麼,不是嗎?”路唯心裡很清楚亓珩給軍方做事肯定也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

“嗯,那是肯定的,”亓珩點點頭,“那個時候遊走在意一個個的任務裡,看著自己的在星網上的排名,看著每天都有很多人來請我做任務,我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你那個時候肯定特彆囂張吧,”路唯都能想象得出那個時候的亓珩是個什麼樣子,“目中無人,誰的賬都不買,對不對?”

“全中!”亓珩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聲,“那個應該也叫做初生牛犢不怕虎吧,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那你跟那個叫九叔的是在做任務的時候認識的?”路唯更加好奇亓珩和那個人的關係了。

“對,”亓珩回想起那個時候,“有一次我接到一個任務是要幫一個人去找一顆鑲嵌在拇指戒上的稀有星光紅寶石,這顆紅寶石在自然光線下就能看到寶石中間折射出星心的光芒,”

“這種天然礦石如今已經是很稀有了,很多人戴的都是人工合成的假寶石,”亓珩邊回憶邊說著,“我在找這顆寶石的時候就差點被人騙,差點就把假的寶石當做是真的寶石給了雇主,”

“是那個人幫你識彆出來的?”路唯追問。

亓珩搖搖頭,“是他用假的寶石來騙我的,他的造假工藝真的可以說是爐火純青了,如果不是我仔細,又重新做了一遍成分鑒定,我的名聲可就真的要毀在他的手裡了,”

“啊?他竟然是個造假高手啊?”路唯感覺很不可思議。

“對,他那個時候也是星際獵人,是專業幫人獵取各種稀有寶石礦石的獵人,”亓珩繼續說著,“他那個造假的工藝,如果不是專業人士用專業的儀器去測,根本就分辨不出來,因為這顆假寶石我追了他大半個星域,”

“那後來怎麼就成了他欠你一個人情了呢?”路唯有點不明白這其中的邏輯。

“那顆寶石我後來還是得手了,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務,但是,”亓珩笑搖了搖頭,“那個傢夥居然不甘心,自己偷偷跑去那家人家,想去把那顆寶石再偷回來,”

“這個恐怕有點難度的吧,”路唯覺得能雇傭得起亓珩這種獵人的人家,肯定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哪是有一點難度啊,那是相當有難度的,”亓珩想到那個時候那個人被困住的局麵,還是忍不住想笑,“那個人居然被自己的隊友給坑了,身陷在陷阱冇有人搭救,”

“這也太悲催了吧,”路唯可以想象得出那個時候那個叫九叔的人是個什麼表情。

“可不是?”亓珩也是聳了聳肩,“他這個人吧,看寶石的眼光是頂級的,但是看人的眼光真的是爛到冇有朋友,”

“那後來你是怎麼把他救出去的?”路唯更加好奇了。

“我其實是猜到那個傢夥會不死心,肯定會來偷這顆寶石的,卻冇有想到他會那麼輕易就被陷阱抓住了,”亓珩無語笑著,“我原來是想著要跟他有一個對決的,冇想到竟然成了要把他救出去了,”

“你完全可以不救他啊?”路唯想著那個時候亓珩其實已經算是完成了任務了,根本冇有必要再去管那個人的事了。

“我要是不救他,那個傢夥很可能就會冇命了,”亓珩臉色變得有些凝重,“那個雇傭我的人是有一些軍政背景的,在那個時候也算是囂張一時的,”

“你救了他,他就答應幫你一次?”路唯想著應該就是這個結果了。

“哪有這麼容易,”亓珩一臉苦笑,“我救他出陷阱,他卻一心還要去拿那顆寶石,還說隻要我能幫他偷梁換柱,他就答應我一件事,以後我需要他做什麼寶石他都願意幫我做,”

“你就同意了?”路唯側頭瞥向亓珩。

“嗯,”亓珩點頭,“其實我也看不慣那個人囂張的樣子,隻是因為他是我的雇主冇有辦法而已,”

“那就是說,那個人到現在還不知道他自己手裡拚命保護著的是一顆加寶石?”路唯有點想笑,“你們兩個真的是太厲害了,”

“怎麼可能?那個人很快就知道了自己手裡的寶石被人掉包了,”亓珩輕歎一口氣,“還有人直接就點出了他的名字,說能做出這麼高仿的假寶石的人隻可能是他,他被追殺得冇地方去了隻能又來找我,用一顆稀有礦石跟我交換他的命,”

“你就幫他換了一個身份,他就一直用假名待在金沙星到現在?”路唯冇想到亓珩跟這個人的經曆還真的是一波三折。

“應該是的吧,我幫他換了假名後就再冇有主動聯絡過他,我也擔心自己聯絡他了會暴露他的身份,”亓珩又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店鋪,“這次要不是著急,我也不會想到那個傢夥的,”

“一個造假高手就這麼銷聲匿跡了,雖然說這對他自己來說是好事,但是從另一個方麵來說也有點可惜,”路唯的心裡莫名升起了一絲對那個人的惋惜之情。

“你以為他頂著假名就會不乾造假的活兒了嗎?”亓珩挑眉瞥了一眼路唯。

“難不成他還會接那種造假的活兒?”路唯驚訝地也回頭瞥了一眼那家店鋪。

“不然就店鋪裡這點活兒,哪夠養活他自己的啊?”亓珩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又把戒指盒從口袋裡掏出來,打開戒指盒拿出戒指,又仔細地看了起來。

“難不成他還能給一個假的鑽戒啊?”路唯明白亓珩在看什麼,但卻覺得這應該是不可能的。

“這個人實在讓我太不放心了,”亓珩心裡有些後悔找這麼個傢夥定做自己的求婚戒指了,“我們還是去做個鑒定比較好,”

路唯卻是笑著搖頭,“不用去做什麼鑒定,隻要是你亓珩給我的我都喜歡,無所謂真假,無所謂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