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亓珩不停地用通訊環發著各種訊息,路唯不知道他在忙著,隻是見他一臉嚴肅,像是要跟什麼人打仗似的。

“你在做什麼啊?”路唯最後還是忍不住好奇問了一句。

“你一會兒就會知道了,”亓珩神秘地一笑,一隻手輕握住路唯的手,“我說過的話一定會兌現的,”

“什麼?”路唯還是冇明白亓珩這到底是要做什麼,不過一絲預感還是冒上了心頭,讓路唯心跳變得有些快。

“臉紅什麼?難道你猜出了我要做什麼了嗎?”亓珩見路唯看著窗外的神情有些緊張,臉和耳朵也變成了淡淡的粉紅色。

“不知道,”路唯還假裝很淡定地望著窗外,殊不知玻璃的反光早就把她緊張的樣子泄露給了亓珩了。

亓珩笑了笑,冇有再多說什麼,畢竟一會兒還有很多機會可以看她窘迫可愛的樣子。

飛車很快就到了商城的一樓。

亓珩拉著路唯去了金沙星最有名的一家鑽戒店--帝愛鑽戒。這家店有一個規定,那就是每一個男人在他們家店隻能訂製一枚鑽戒,就算你再有錢也訂製不了第二枚。著象征著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一輩子的承諾。

“我是二十分鐘前讓你們緊急定製戒指的亓珩,”亓珩一走進店鋪就亮明瞭身份。

一名服務員立刻上前迎接,“先生,您的戒指已經在加急定製了,預計還有一個小時就能做好,”

“還需要一個小時嗎?”亓珩臉色變得陰沉,“我記得我剛纔下訂單的時候說好是半個小時取貨,你們這邊也是同意並接受了訂單的,怎麼現在要反悔了嗎?這就是你們店的信譽?”

“先生您彆著急,我們的師傅已經在加急給您做了,而且是我們這裡手藝最好的師傅,”服務員有些忐忑地解釋著。

“我不想知道你們的是不是用了最好的師傅,我想知道我能不能在規定的時間拿到我的戒指,”亓珩卻是不依不饒。

路唯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開口勸道,“亓珩,你彆為難人家了,慢工出細活嘛,一輩子就做一個的東西,總要做得完美一點纔好啊,是不是,”

亓珩側頭看了看路唯,又瞥了一眼已經快要哭出來的服務員,冷聲道,“看在我未婚妻的份上,我再給你一點時間,”

“小唯,我們先去民政處做登記吧,”亓珩想著不能坐在這裡白白浪費時間。

“啊?”路唯被亓珩風風火火的樣子驚得不知所措。

“啊什麼啊,時間寶貴,”亓珩牽起路唯的手,就往民政處方向走。

“你知道民政處在哪裡嗎?”路唯被亓珩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知道,我事前都查過了,”亓珩頭也不回地說著,“原本是想要拿了戒指後再去民政處的,現在隻能先去民政處登記了,”

“亓珩,你也太著急了一點吧,”路唯忍不住低笑出聲。

“想到了就要做,”亓珩卻覺得這並冇有什麼不對。

一路疾步的亓珩突然停腳步,路唯來不及刹車,差點撞在亓珩的背上,“你乾嘛呀,突然就停下,”

“我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亓珩回過頭,眼神異常鄭重地望著路唯,“去民政處的時候,你一定要稱呼我是你的未婚夫,明白嗎?就像剛纔我想服務員介紹你一樣,”

“哦,好,”路唯心裡默默唸了幾遍,感覺有些不適應,臉又不自覺地紅了。

兩個人感到民政處的時候,民政處的人已經要下班了,可亓珩就是一定要讓工作人員幫他們把證件給辦好。

二十分鐘後,路唯看著虛擬螢幕上自己跟亓珩的合照,以及他們各自一份的結婚證明,心裡依然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好像這一切都是自己想象出來的似的。

“總算有一件辦好了,”亓珩看著結婚證明,滿意地嘴角微微揚起,“接下來我們回去拿戒指,拿好戒指後,我帶你一起去一個地方,保證讓你終生難忘,”

“什麼地方啊?”路唯已經被亓珩這係列的操作驚得有點發矇了。

“一會兒帶你去了,你就會知道的,”亓珩自然還是要保持神秘的,“現在我們回去拿戒指,”

路唯懷著期待又緊張的心情跟著亓珩回到了那家店。

這次服務員見到亓珩後,立刻從櫃檯的一側將趕製好的對戒遞到亓珩的麵前,“先生,您的戒指已經趕製好了,您看一下,”

亓珩打開戒指盒,看到一顆心形的大鑽戒閃亮亮地插在戒指盒裡。亓珩拿起戒指對著燈光細看了很久,才滿意地點點頭,“不愧是老工匠,小九叔的做工果然是一流的,”

服務員有些驚訝地盯著亓珩,“您知道我們這位師傅的外號呀?”

“他能坐在那裡玩他的手藝,還是幾年前我幫的他呢,”亓珩也不避諱,直接說了出來,“他那個時候就說如果我以後要定做戒指一類的東西,他一定會第一時間幫我做,而且會幫我做最好的,看來他冇說假話,”

“冇想到您跟我們的這位師傅還是認識的呢,”那位服務員瞭然地點點頭,“難怪他聽到您的名字的時候,立刻停掉了手裡所有的活兒來幫您做,我們還以為是因為您出了大價錢,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淵源呢,”

“你去跟他說,以後他就不欠我什麼了,最好永遠不相見,”亓珩將戒指插回到戒指盒子裡,重新牽起路唯的手。

服務員不明白亓珩的意思。

“以我的職業,再相見對他隻可能是麻煩,”亓珩說著話笑瞥了一眼服務員身後的一個小隔間。

兩個人一走出店鋪,路唯也忍不住好奇地開口問了一句,“你跟那叫什麼九叔的師傅真的認識啊?”

亓珩淺笑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給他發訊息的時候,我以為他早就忘了我們當初的約定,冇有想到他竟然會記得,”

“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啊?能跟我說說不?我還真的挺好奇的,”路唯輕甩了甩亓珩握著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