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怡突然就感受到了冷言的眼眸閃過了殺氣,嚇得直接後退了一步,“你,你要乾嘛?”

“冇什麼,”冷言努力壓下了自己心裡的鬱悶之氣,“你自己想清楚了再來告訴我你的決定吧,離開我你就身無分文了,什麼都要靠你自己了,你可想清楚了,”

“好,”連怡嘴上是這麼說,但是心裡早就做出了決定了,“那房間你還要麼?”

“要,為什麼不要?”冷言想著既然那個人故意要安排自己住在那間房間,那麼自己就順了他的心意,看看他到底對自己會有什麼企圖。

“行,既然決定要了,那我就去跟他說一下,”連怡站起身要離開地下室。

“你不是有他的通訊號的嗎?”冷言總覺得連怡自從認識那個雲守川以後就變得很不安定,總是想著理由要往他那裡跑。

“資訊說不明白,我要跟他去仔細問問同住的情況,”連怡也知道冷言這是不願意自己往他那裡跑,可自己又不是他的什麼人,自己願意去哪裡還用他管嗎?

“行,那你去吧,問得仔細一點,”冷言覺得這樣也好,說不定那個人就能藉著連怡透露出什麼資訊給自己。

連怡一敲開雲守川的房門就開心地開口道,“我朋友同意搬過去了,”

“看你高興的樣子,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同意了,”雲守川也衝著連怡微微一笑。

“有這麼明顯嗎?”連怡摸了摸自己的臉,“不過呢,我是真的很開心,終於可以不用住在那個陰暗的地下室了,”

“以後我們就是鄰居了,有什麼需要儘管跟我說,”雲守川還端了一杯茶給連怡,“你是叫裴樂樂吧,我以後就叫你樂樂吧,”

“好啊,那我就叫你川大哥,”連怡也順勢拉進了跟雲守川的關係,“我朋友跟我說我以後都可以不用再照顧他了,這樣我也算自由了,”

雲守川一聽這話手裡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停滯。

“樂樂,”雲守川收斂起笑臉看向連怡,“我覺得雖然你們分開住了,但是他畢竟是你的朋友,朋友有困難你就應該幫他呀,你說是不是,”

“我覺得他應該已經不需要我的幫助了,”連怡憋著嘴,情緒也變得低落。

“樂樂,我幫你們搬出地下室可不是為了讓你撇下你的朋友的,”雲守川語氣沉肅,“你是個好女孩,我相信你做任何事都是會有始有終的,不會半路撇下朋友不管的,對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會撇下他不管的,”連怡冇有想到雲守川竟然會因為自己要離開冷言而對自己說教,“我就是覺得一直跟著他,對我們兩個都不好,”

“我明白你的意思,”雲守川當然明白連怡的心思,“我呢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如果你想要找人說說話,隨時可以來找我,我也很喜歡跟你說話的,”

“嗯,”連怡聽到雲守川是喜歡跟自己說話的,心情也變得好了很多,“隻要你喜歡,我會經常來陪你說話聊天的,”

“哦,對了,”雲守川發了兩份資料給連怡,“這是同住者的資料,你拿回去給你的朋友看看,如果他覺得冇有什麼問題的話,明天你們就可以各自搬進去住了,”

“好,我會拿回去給我朋友看的,”連怡說著話,手指卻是不停地摩挲著杯子壁。

雲守川看了看通訊環的時間,“你要不要留下來跟我一起吃個晚飯?還是說,你要出去買晚飯跟你朋友一起吃?”

連怡自然是願意跟雲守川一起吃晚飯的,可是一想到冷言那張冷若冰霜的臉,連怡心裡還是有些害怕的。

“怎麼?剛纔還說不管你的那位朋友了,現在讓你跟我去吃個晚飯都那麼為難嗎?”雲守川就是想要連怡做出一個選擇。

連怡咬了咬牙,還是決定為自己多考慮一點,“我跟你一起吃飯,然後再給他訂一份外賣就是了,”

“嗯,看來啊,你剛纔說不想管你的朋友了,也隻是說說的,你跟他的關係還真是不一般哦,”雲守川故意用揶揄的語氣說了一句。

“冇有,我跟他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連怡急忙解釋。

“懂了懂了,我們現在先去吃飯吧,”雲守川笑著展手示意連怡跟自己一起出門。

連怡漲紅著臉,微低著頭跟著雲守川往外走。

雲守川帶著連怡去了一家烤肉店。這家店的店麵不大,但卻是很熱鬨,剛到飯點就已經是人頭攢動了。

連怡發現這家店並不是什麼高級餐廳,更像是一家蒼蠅館,但是非常有人氣,一看就是那種看了很多年的老店。

“這家店的烤肉很地道,平時我一個人也會來,但是一般都是點套餐的,”雲守川引著連怡坐到了小店僅有的幾張桌子裡最靠外的一張桌子邊。

“這家店看著應該是開了很久的老店了,太有煙火氣了,我很喜歡這種小店,東西好吃又隨意,不像那種高級餐廳,吃什麼都要講究規矩,一頓飯吃下來,肚子冇飽,心都累死了,”連怡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大串。

雲守川就那麼淺笑著,一邊點著電子點單機,一邊聽著。

連怡自己見雲守川一直淺淺笑著不說話,才意識到自己剛纔說得有點多了,有些尷尬地閉上嘴,眼睛卻是四處遊走著,不知道該看哪裡似的。

很快店員就幫他們架好了烤爐,肉和菜也很快就上齊了。

“吃吧,”雲守川笑著示意連怡可以吃了。

“嗯,好,”連怡有些拘謹,隻是夾起一小片肉放到烤盤上,眼睛也隻敢盯著烤盤上滋滋冒油的肉片。

雲守川笑出了聲,“不要這麼拘謹嘛,吃烤肉就應該大塊地烤,大塊地塞進嘴裡,然後再喝上一口冰鎮汽酒,你這樣吃,烤肉的氣氛都冇有了,”

連怡看看周圍的人,又看看自己麵前的雲守川,忽地就露出了大大的笑臉,“你說得對!我們也點兩瓶汽酒吧!”

“你說了算!”雲守川就是要這個女孩在自己的麵前徹底卸下心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