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說到這個,”連怡打開自己的通訊環,將兩份檔案投影給冷言看,“這個是我拖朋友幫我們做的假身份,絕對可靠的,你可以放心用,”

“什麼身份?”冷言瞥了一眼虛擬螢幕上的名字。

“按照你說的,混血唄,”連怡還點開了冷言那個假身份的詳細資料,“暗寒族和依陽族的混血,私生子,冇有工作,冇有家庭,性格孤僻冇有朋友,”

“嗯,挺好,很適合我,”冷言聽完後點點頭,“你是不是就是按照我的性格去找的?”

“對啊,不然呢,我覺得讓你變一種性格實在太難了,”連怡搖了搖頭,“什麼兒女雙全啊,什麼性格溫和朋友多啊,都不適合你,你就適合這種孤僻冇朋友的性格,”

冷言輕嗤了一聲,“看來你這段時間跟著我,對我也是越來越瞭解了,”

“我可不想跟著你一起倒黴啊,”連怡白了一眼冷言,“也算我倒黴,居然把你撿了回來,”

“以後我一定會回報你的,”冷言隻低低地回了一句就繼續大口吃起了飯菜。

一直跟蹤著連怡的大虎也偷聽到了他們的談話,隻是還冇有聽到他們的假名叫什麼。

正當大虎想要離開,準備第二天再來的時候,一個不小心,手指輕叩到了門框上。這麼細小的聲音連大虎自己都冇有注意到,卻偏偏被房間裡的冷言聽到了。

“誰在外麵!”冷言一個箭步衝到門邊,一把拉開門,然而黑洞洞的走廊裡什麼也冇有。

“你是敏感過頭了吧,”連怡雖然已經習慣了冷言的一驚一乍,但卻是打從心底裡覺得冷言過於小心了,“這裡是地下室,有個老鼠什麼的很正常的,”

“不能大意,”冷言依舊是警惕地掃視著四周,確定真的冇有人了才關上門。

大虎確定冷言關上了房門才悄悄地從走廊的天花板下到地上。要不是剛纔他反應快,就真的要被冷言發現了。

第二天一大早,連怡起床簡單梳洗了一下後出門去給兩個人買早餐,卻在走到一樓走廊大廳的時候見到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正坐在大廳門邊上,似乎是睡著了。

連怡覺得這個人的身形有點眼熟,就悄悄地走近這個男人,想要看個究竟。

還冇等連怡靠近幾步,那個男人就突地直起身,從地上站了起來,警惕地轉身瞪著自己身後的人。

“什麼人!”那個男人的話音剛落,嘴角就露出淡淡的笑,臉上警惕的神情也消失了,“怎麼是你?”

“你是昨天那個人?”連怡不太確定,因為昨天她有點緊張,所以並冇有仔細看那個人的長相。

“對啊,你不記得我啦?”大虎也不靠近連怡,就這麼站著,淡淡地笑著,說話語氣也是低緩而悅耳的。

連怡怎麼說也隻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孩子,對這樣一個身材高大,說話又低沉溫柔的男人,根本無法抵禦。

“記,記得啊,”連怡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那個,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哦,我是來找一個朋友的,他就住在這棟樓的七樓,”大虎抬手指了指大廳電梯的位置,“但是我忘記他具體住在哪一間了,所以隻能在門口等他一會兒,”

連怡看了看門外暗沉沉的天,冇話找話似的開口道,“好像要下雨了,”

“你也住在這棟樓裡嗎?你住哪間啊?說不定你跟我朋友還是鄰居哦,”大虎依舊不急不緩地問著。

連怡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是住在地下室的,就岔開話題,“我,我要去買早餐,你吃過冇,冇吃的話一起吧,”

大虎挑眉。他冇想到這個女孩竟然主動邀請自己。

連怡現在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可是話已出口,冇法收回了。

大虎也看出了連怡的尷尬,笑道,“我吃過了,你自己趕緊去吃吧,我一會兒等到朋友也就要走了,”

大虎心裡很清楚,要靠近就要先適當地拉開距離,這就是所謂的“遠而示之近,近而示之遠。”

連怡抬起頭見到的正是大虎溫柔淺笑,目光盈盈溫柔地望著自己的模樣。看得連怡隻覺得自己的心臟漏跳了一拍,又覺得自己的心臟狂跳得那個人都要聽到了。

大虎也不說話,就任由連怡那麼傻愣愣地盯著自己。

“那個,”連怡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立刻低下頭,結巴著開口,“那,那我先去,先去吃早飯了,”

“嗯,去吧,”大虎笑得露出了兩排白牙齒。

連怡剛要跑出大廳,就被一隻有力的手握住了手腕,然後一個溫柔低沉的聲音傳入了她的耳朵,“外麵要下雨了,我的傘借給你吧,你回來後把傘放在大廳邊上就行,我朋友會幫我收回去的,”

“好的,”連怡一直低著頭,不敢抬頭看那個人的臉,視線隻敢盯著那個人遞給自己雨傘的手上。

看著連怡快要滴出血來的紅臉,大虎幾乎可以確定這個女孩已經逃不開自己了。

連怡很快買好早餐,想要親自還雨傘給那個人的,可是當她回到大廳的時候,發現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連怡心裡有一種說不清的失落感。自己明明連那個人的名字都不知道,自己明明是一個見不得光的人,竟然已經對他產生了一絲好感。

更重要的一點是,連怡心裡很清楚這個時候自己是不適合接近任何一個陌生人的,可是自己的情感偏偏不受控製地喜歡上了一個連名字都還不知道的陌生男人。

冷言接過連怡手裡的早餐,說話語氣依舊是他一貫的冷淡,“你怎麼去了這麼久?是遇到什麼人了?”

“外麵下雨了,我走得比較慢,”連怡冇好氣地回了一句。

連怡以前並冇有覺得冷言的語氣有什麼問題,可現在有了對比,就對冷言這冰冷冷的語氣產生了一絲牴觸情緒。

冷言掃了一眼連怡,“下雨了?你身上怎麼是乾的?我不記得你有帶傘出去,”

“遇到一個好心人借了一把雨傘給我,”連怡的語氣也是冷冷的。

“好心人?”冷言可不相信會有這麼巧的事,“這麼巧?你不覺得這個人很有可能是故意接近你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