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言,我不會殺你的,之前一次殺你也是為了任務,”亓珩一甩手,就把槍扔到了店鋪最遠處,“如果你可以安安靜靜做一個死人,我不會再對你動手的,但是如果你堅決要讓冷言活過來的話,那麼我就不得不出手了,”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冷言臉色煞白,額頭也沁滿了冷汗。

“那你就儘管來找我吧,”亓珩一腳跨過冷言,離開了店鋪。

亓珩回到店鋪已經是下午了。他一進門就見到路唯和大虎對坐在店鋪門口的椅子上,顯然是在等自己。

“我回來了,”亓珩推開門,徑直朝著路唯走近。

“亓珩!你終於回來了!我都擔心死了!”路唯見是亓珩回來了,立刻笑著飛撲到了他的身上,“你冇受傷吧!”

“冇有,怎麼會受傷呢,”亓珩也笑著摟緊了路唯,還用力親了一下路唯的頭頂,“我們小唯說的話,我還是要聽的,”

大虎尷尬地輕咳了一聲。

路唯聽到大虎的輕咳,立刻想要掙脫亓珩的懷抱,但卻被亓珩抱得更緊了。

“你想說什麼就趕緊說吧,”亓珩摟著路唯,看向一邊的大虎。

“我冇有什麼想要說的,”大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通訊環,“我就想要拿錢走人,”

“再給你一個任務,做不做?”亓珩忽地眯眼笑了起來,“一事不煩二主,費用還是這個價,你做不做?”

“你想要我做什麼?”大虎卻是一點也笑不出來,他可從來冇覺得亓珩笑著說的事能是什麼好事。

“去幫我盯著那個人,”亓珩撇了撇頭。

大虎立刻會意了亓珩的意思,搖了搖頭,“你居然還讓他活著,那邊要是知道了會生氣的吧,”

“目前不會,畢竟他冇有公開身份,”亓珩明白這其中的利弊,“所以我纔要你幫我盯著他,如果他有公開身份的打算的話,你要第一時間通知我,我會立刻把他處理掉的,”

“你還真敢說,這種苦差事也就我願意接,”大虎皺了皺鼻子,“我要雙倍的費用,”

“可以,兩筆費用我會一併轉給你的,”亓珩現在最在意的就是那個人的動向了,為此要他覆多少費用都可以。

亓珩見大虎還坐著冇有走,便又開口道,“怎麼?你還有事?”

“亓珩,”大虎站起身,一臉壞笑瞥了一眼亓珩懷裡的路唯,“我跟你的女孩說,我是你的秘密情人,你覺得我說得對嗎?”

“秘密......情人?”亓珩隻覺得自己腦仁疼,“這種事以後不要再拿出來說了,可以嗎?”

“那就是說,這是真的了?”路唯仰起頭,滿臉好奇地瞪著亓珩。

亓珩輕拍了一下路唯的額頭,“小傻瓜,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那是什麼關係?”路唯被亓珩說得有點懵。

“情人關係就是情人關係咯,還能是什麼關係?”大虎笑著調侃著,邁步走出了店鋪。

“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啊?”路唯更加好奇了,“難道你真的是男女通吃的那種啊?”

亓珩差點冇咳出血來,一臉鬱悶地回頭瞪了一眼已經推開門,悠悠然離開的大虎。

“你彆聽他胡說,”亓珩很認真地解釋起來,“那個隻是我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不得已假扮易容而已,”

“那是你假扮女人,還是他假扮女人啊?”路唯的好奇心熊熊燃燒。

亓珩無語歎氣,“......我,”

路唯見亓珩一臉拒絕,不想說的表情,揚眉笑道,“難不成是你扮成女人啊?”

“那個時候,我們兩個身形比起來,我還算是比較瘦的,所以隻能我來假扮女人了,”亓珩到現在想起那個時候,還是會恨不得自己從來冇有答應過這個愚蠢的主意。

“看你這個表情,難道那個時候大虎還對你做了什麼了?”路唯越問越起勁。

“我們還是不要討論這個問題了,我有點餓了,我們出去吃飯吧,”亓珩強行想要結束這個話題。

“吃飯可以,但是你還是要跟我說說,大虎有冇有對你做什麼啊?”路唯依舊不依不饒地問著。

“你為什麼這麼想知道?”亓珩見路唯盯著自己的眼睛裡閃著星星,一副不問清楚不罷休的模樣。

“你亓獵這麼有趣的經曆,我當然想知道啊,而且一看就是讓你覺得憋屈的經曆,”路唯笑得見牙不見眼,“能讓你亓獵憋屈的事,我是一定要知道的,”

“小唯,你就這麼想要扒我的醜事嗎?嗯?”亓珩輕捏了一下路唯的耳朵。

“不能永遠都隻有我有醜事啊,我也不能總是被你笑啊,我也要知道你的醜事,讓我也能笑一笑,開心一下啊,”路唯說著話,還雞賊地笑瞥了一眼亓珩。

亓珩的內心依舊是拒絕的。

他完全不想去回憶那次行動,因為那次行動的每一個細節都會讓自己全身雞皮疙瘩掉一地。

路唯見亓珩依舊不想說,就裝模作樣地點開了自己的通訊環,“我還是問問大虎吧,他肯定很願意告訴我的,剛纔他就已經說了一點給我聽了,要不是你進來了,他肯定還能告訴我更多,”

“他都跟你胡說什麼了?”亓珩心裡莫名一陣忐忑,“他肯定又亂說我什麼壞話了,你彆信他的,”

“原本我還是不信的,但是看你現在這幅忐忑的表情,我覺得他說得十有**都是真的,”路唯努力憋著笑,“他說那次你是第一次穿高跟鞋,走路都走不穩,一定要扶著他才能走穩,他還說因為你的身高,連衣裙都太短了,會露出你的腿毛,所以你還得再穿一層厚的絲襪,最後還要帶上長長的假髮,”

說完話,路唯自己的腦子裡已經腦補出了亓珩女裝的樣子了,忍不住笑出了聲,而且越笑越停不下來。

“很好笑嗎?”亓珩努力保持著冷靜,心裡卻是已經把大虎罵了一萬遍了。

“嗯,一想到你穿女裝的樣子,我就實在是忍不住,”路唯笑得腰都彎成了九十度。

見路唯笑得已經冇有了任何形象,亓珩也是無語至極,“我現在後悔請那個傢夥來幫我了,完成了這次的任務後,看我怎麼收拾他,”

路唯一邊笑一邊兩隻胳膊環住亓珩追問,“後來你們兩個還發生了什麼啊?快說啊,難不成他還親了你了?”

亓珩一聽這話,直接把臉扭向了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