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繼續向下,很快就到了係統給出的地點。

路唯看到距離自己不遠處還真的長著兩株夕顏花,不過顏色不是她在圖片上見到的紅色,而是花瓣底部是殷紅的,花瓣上半部是白色的夕顏花。

“兩種顏色的夕顏花呢,我還是第一次見,”路唯欣喜自己居然找到了顏色完全不同的夕顏花。

係統此時也給出了資訊:

此花古地球時代稱為紫斑牡丹,現在統稱為雙色夕顏花,是極其稀有的物種。稀有程度五顆星。

“這麼名貴啊,居然是五顆星!”路唯見到係統給出的資訊,眼睛都放光了,“這要是拿回去培育出幾盆,再拿到獵網上去賣,肯定能賣好多錢吧!”

係統又給出了一個資訊:

雙色夕顏花預估價格:5萬至8萬銀河幣。

路唯看到係統跳出的數字,差點自己也要跳起來了,“這麼多啊!我都可以自己開間店鋪了啊!”

路唯一陣開心興奮之後,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自己根本冇有帶任何移植工具,也冇有帶培養盒。

路唯很不甘心地看著那兩株價值連城的夕顏花,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樣才能把這兩株花帶回去。

“要不是那個人渣拿走了我的次元手環,這種問題根本就不存在啊,”路唯又恨恨地對著空氣掄了幾拳。

路唯想了很久,想得手都被吊酸了都冇有想出辦法來。

正當路唯想要放棄這兩株,去找其他的夕顏花的時候,路唯的通訊環震動了起來,來電是秦清。

“秦清,你怎麼想到給我打通訊的呀?”路唯見識秦清立刻接通。

“我擔心你啊,你這是在哪裡啊?”秦清擔憂地看著四周。

“我還在懸崖邊上找夕顏花,找到了就回去,很快的哈,”路唯笑眯眯地看著秦清,不想讓他擔心自己。

“還冇有找到啊?”秦清微微蹙眉,“其實你也不用非得找那些開了的夕顏花,那些還冇有開的花你也可以摘回來的啊,到時候我們把它們種在花盆裡等它們開花就好了啊,”

“我知道啊,可是我冇有移植的工具啊?”路唯也很是苦惱。

“這種話很花帶的啊,一點也不嬌貴的,”秦清開口道,“你隻要連根帶土一起放進揹包裡,等走出了叢林,隨便買個花盆把它們往裡一放就能帶回來了,”

“這樣也行啊?我還以為移植都是需要花盆的呢,”路唯驚訝這花還能這麼帶的。

“當然啊,這種花長在懸崖邊上,生命力可頑強了,輕易死不了的,”秦清笑著說著,“你就不要糾結了,摘了花就趕緊回來吧,我的店還等著你這個主廚呢,”

“好的好的,我很快就回來,”路唯被秦清的情緒感染得也是露出了輕鬆的笑。

“那就好,注意安全,”秦清說完便掛斷了通訊。

路唯原本還有些低落沮喪的心情因為秦清的這通通訊而變得好了很多。路唯照著秦清的辦法連帶著泥土一起把那兩株還冇有開的夕顏花放進了自己的揹包夾層裡。

終於完成了任務的路唯頓時覺得心情舒暢,連帶著看這片懸崖都覺得是一片非常美麗的景色。

按下伸縮繩,路唯很快就回到了懸崖頂端。

一爬到地麵上,路唯整個人都仰躺在了地麵上,感受著前所未有的背靠大地的踏實感。

“還是腳踏實地的感覺最好了!”路唯此時的心情是無比愉悅舒暢的,畢竟這可是她第一次一個人完成這麼難的一個任務,心裡的成就感堪比征服了一個星球。

休息片刻,路唯心情愉悅地收起伸縮繩,背上揹包朝著叢林的外圍走。路唯感覺自己回去的腳步都比來的時候輕快了很多,好像身上少了十幾斤的重量似的。

中午時分,路唯已經走到了叢林的中心位置,還有一半的路程就能走出叢林了。興奮的路唯根本不覺得累,她一邊喝著營養劑一邊繼續趕路。

路唯甚至覺得自己照這個速度走下去,說不定還能趕上亓珩那個人渣。

有些事不能想,有些人也不能念。

路唯愉快的心情在見到亓珩那張冰塊臉後蕩然無存。

“你怎麼走得那麼慢啊!我都完成任務了,你還冇有離開叢林,”路唯不屑地撇著嘴,“看來你也冇有網上傳說的那麼厲害嘛,”

亓珩卻是完全冇有理睬路唯的心情,他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在自己眼前的那隻黑白熊上。

路唯見亓珩根本不理睬自己,心裡更加生氣,大聲對著亓珩喊道,“你拽什麼拽!”

“閉嘴!你是笨蛋,教不會的嗎!”亓珩厲聲喝道。

隨著亓珩的低喝,他麵前的黑白熊也發出了低吼。

這時路唯才發現原來亓珩的麵前正站著一隻碩大的黑白熊。這隻黑白熊看上去足有三米高,體型魁梧巨大,四肢粗壯,爪子也是鋒利無比。

路唯看呆在了一邊,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了,“你,你不會是想要殺了它吧,”

“你再廢話,我先解決你!”亓珩警告路唯。

這個時候路唯也不敢多說什麼,生怕引得那隻龐然大物朝自己攻過來。

亓珩眼神狠厲地盯著那隻黑白熊,手裡的冰刃已經出鞘,散發著迫人的寒氣。

路唯站在一邊眼睛不停地在那隻黑白熊和亓珩身上遊走。路唯看得出雙方都是蓄勢待發,就是看哪一方先出手,而先出手的就一定是輸的那一方。

路唯屏氣凝神,一動不動地盯著。

不知道這樣僵持了多久,那隻黑白熊眼神雖然依舊警惕地盯著亓珩,但是身體卻是緩緩地後退了。

亓珩見黑白熊往後退了,也收斂起了殺氣,握著冰刃的手也垂了下來,表明他也冇有繼續進攻的意圖了。

亓珩一直等到黑白熊徹底消失在了視野裡才收起冰刃,準備繼續趕路。

“喂,”路唯剛喊了一聲就見亓珩犀利的眼刀飛了過來,嚇得路唯直接閉嘴不說話了。

不知道是不是剛剛的經曆,路唯總覺得亓珩身上有一股濃重的殺氣,讓自己根本不敢靠近他三步遠的距離。

兩個人就這樣相隔著一段距離走著,一直走到了叢林的邊緣位置,也就是路唯剛進叢林時遇到亓珩的地方,路唯快走了幾步對著前麵的亓珩大聲開口,“我說,你剛纔為什麼不殺了那頭黑白熊?”

亓珩並冇有回頭,但嘴角卻微揚,“終於還是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