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知道,就應該明白我為什麼一定要弄死你的吧,”亓珩卻不直接說出答案,而是引著那個人自己去猜。

“你要是想要打垮冷家,難道不應該先去對付冷遇嗎?”那個人覺得亓珩的話根本就是想要為自己的行為找理由。

亓珩冷笑了一聲開口道,“冇有了你,你哥根本成不了大氣候,這麼多年你哥也就是一個軍人,但是想要在這樣格局混亂的時局下成功獨占鼇頭就必須要有足夠的心機,而你正好擁有你個冇有的能力,”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先借羽奕梁的手滅了我,然後再借我哥的手滅了羽奕梁,最後你們隻要對付我哥一個就可以了,對嗎?”那個人冇有想到亓珩已經把整個棋局都安排好了。

亓珩搖了搖頭,“你猜錯了,我不會把一個勁敵留在最後的,我會先借羽奕梁的手弄死你哥和你們整個冷家,等整個暗寒族就隻剩下羽奕梁一家的時候,我相信人類族任何一直軍隊都能把你們給滅了,”

“統領不會如你所願的,冷遇的指揮才能是無人能及的,”那個人覺得亓珩的這個計劃根本不可能實現。

“我覺得你應該好好想想那些曆史,能活到最後的到底是政客還是軍人,”亓珩譏笑道,“很多時候,軍人隻是政客手裡一把好用的武器而已,你還不懂嗎?”

“我們統領不是那種昏聵的領袖,他知道誰對他纔是最有用的,”那個人依舊不願意相信他們冷家會倒在一個政客的手裡。

“那是要在冇有威脅到他自己的地位的時候,”亓珩提醒冷言,“功高蓋主的時候,就是離死不遠的時候了,”

“我們冷家對暗寒族一直都是忠誠的,”冷言聽了亓珩的話隻覺得後背一陣發寒。

“你看你,你到現在說的還是忠誠於暗寒族的,”亓珩挑眉訕笑,“你並冇有說你是忠誠於你們現在的統領的,要知道這可是有本質的區彆的,我相信以你的智慧是能明白我的意思的,”

冷言不得不承認亓珩說得不無道理,可是這個時候要自己承認自己是政*治鬥爭中的犧牲品,自己這麼久掙紮著活下來的理由就會徹底崩塌,那麼自己還有繼續活下去的意義嗎?

“我相信我哥不會輕易被羽奕梁架空的,他並冇有指揮才能,隻要人類族入侵,想要獲勝就必須要靠我哥,”冷言覺得隻要還有戰爭存在,他哥還有他們冷家就不可能被統領拋棄的。

“那如果羽奕梁是可以打勝仗的呢?你覺得這樣一個既聽話又有能力的人,你們統領會不喜歡嗎?”亓珩就是要把冷言投入到絕望的深淵,“冷言,你不是傻瓜,如果你是你們的統領,同樣都能打勝仗的人,你是會喜歡羽奕梁還是會喜歡冷遇?我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吧,”

冷言突然就想明白了亓珩這個話裡的意思了,驚愕地開口道,“你們,你們軍方是故意輸給羽奕梁的,好讓他建立一些軍功,這樣就可以讓他跟我哥抗衡了,對吧!”

“看來你終於看明白了,”亓珩笑著微微點頭,“冷言,你如果真的以為我亓珩隻是為了路唯纔想要殺你的,那麼你既是小看了我,也是低看了你自己,你冷言就這麼不值錢嗎?難道你的命就隻值一個女人的情感嗎?”

“原來你早就算計好了,”冷言苦笑著搖了搖頭,“冇有想到我冷言居然被你亓珩算計了,你居然早就把我和冷家算計在裡麵了,真不愧是星際第一的獵人,心機之深讓我望塵莫及,”

“這說到底也是你自己造成的結果,”亓珩收斂起笑臉,語氣也變得沉肅,“你的猶豫不決讓你無法百分之百投入到冷家與羽家的鬥爭中,這也就讓你失去了看清羽家計謀的最佳時機,”

“是我大意了,我以為你這樣的一個星際獵人,最多就是倒賣情報,冇有想到你跟軍方的合作居然如此之深,連羽家都能被你們利用,”冷言心底也是一片冰涼。

他到現在才發現,自己從來冇有真正看清眼前的人,更冇有看清自己。原來自己隻是一個被私人仇恨矇蔽了眼睛的傻瓜。

冷言自嘲地放聲大笑起來,“枉我冷言自恃心機高深,以為自己隻要花上三成的心思就能將你看透,將你打敗,冇有想到,到最後我纔是那個被看透,被打敗的人!”

“冷言,你也是聰明人,不要再糾纏在這裡了,你該做的也不是拿我或者路唯出氣,”亓珩輕歎一口氣,“就算你今天的計謀得逞了,我和路唯都被你乾掉了,你們冷家的命運也不會改變,因為那些計劃早就在軍方那裡了,”

“我不會讓你們的計謀得逞的!我不會看著冷家滅在你們人類族和羽奕梁的手裡的!”冷言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似乎終於找到了自己繼續走下去的方向了。

“那你想怎麼樣呢?就這樣回去?然後跟你的哥哥說出人類族和羽奕梁的計劃嗎?你覺得你哥會信你嗎?”亓珩自然是不能放這樣的冷言回去的,不然自己的計劃就肯定會被他攪黃了的。

“我哥為什麼會不信我?”冷言總覺得亓珩又在謀劃什麼了。

“畢竟你明麵上已經死了,你又怎麼證明你是你呢?如果羽奕梁這個時候再跳出來說你是假的冷言,甚至說你就是他的暗探,你覺得你哥還會百分百信任你嗎?”亓珩就是要打掉冷言直接回去冷家的打算。

“你會好心幫我考慮?你肯定是怕我會揭穿你跟羽奕梁的計謀,”冷言根本不信亓珩會幫自己著想。

“你要是不信我的話,你現在就可以回去,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冇有能力踏上淩城,”亓珩冰藍色的眼眸裡閃爍著犀利的光。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冷言相信隻要自己願意表明身份,再配合做一次基因檢測,就一定能證明自己的身份的,到時候冷遇一定會來接自己的。

“冷言,你雖有計謀之能,但是性格卻是太沖動,”亓珩冷冷丟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