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文紅果然來聯絡我了呢,”路唯在第二天就接到了文紅的通訊資訊,“她還真是心急啊,”

“她約你做什麼?”亓珩見路唯還打開了通訊資訊給自己看。

“她約我去看新的店麵,”路唯指著自己通訊環上的資訊。

“這個地址有點偏啊,”亓珩皺眉,“她發給你的地址可不是什麼市中心位置啊,”

“那我要不要回一條資訊給她,問一下,不然她也會懷疑我怎麼連問都不問就答應了,”路唯想著正常情況下,自己都應該是要問一下的。

“可以,你問一下那個文紅,她為什麼要帶你去這麼偏遠的地方,”亓珩的心裡有一股不太好的預感冒了出來。

路唯回了一條資訊給文紅:“這個地址不是市區中心位置,為啥要選那裡的店麵呀?”

路唯的資訊剛發過去,文紅的資訊就回來了,好像她就是一直守著通訊環在等她的訊息似的。

文紅回覆的資訊是:“那裡店麵租金便宜,店麵麵積大,關鍵那裡是開發區,以後是一定會發展起來的,到時候這個店麵一定會紅火的。”

路唯看到這條資訊,撓了撓頭,看向亓珩,“我要怎麼回覆她?要答應她去看嗎?”

“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你想答應就答應,不想答應就不答應,”亓珩不想讓文紅背後的人察覺出什麼。

路唯想了想纔回覆文紅:“這個店麵好是好,但是我還是想要市區中心一點的店麵,如果你朋友有這方麵的資源的話,我倒是可以一起去看看,一次性多看幾個店麵,”

文紅原本以為路唯會拒絕,卻冇有想到路唯的回覆竟然是想要多看幾個店麵。文紅看著資訊,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文紅很快就回覆了路唯:“這個當然可以,我會跟我的那位朋友說的,讓他帶你多看幾家店麵的。明天上午十點在我朋友的店鋪門口碰麵,可以嗎?”

路唯想了想,回覆了一句:“明天是你的朋友帶我去看店鋪嗎?”

“是的。”文紅回覆。

路唯回了一個笑臉給文紅,還附加了一句:“那樣的話,我和你的朋友還能邊看店麵邊談談合作的事,一舉兩得,真的是太感謝文姨了呀!”

文紅見到路唯的這條資訊,心裡已經可以百分百確定自己明天就能完成任務了。

文紅也回覆了路唯一個笑臉,還加上一句:“明天見。”

路唯關閉了通訊環,看向亓珩,“你覺得她明天會對我做什麼?”

“帶你去看店麵肯定隻是一個幌子,”亓珩想到了前天自己看到的那條資訊,“我覺得她是決定今天要對你動手了,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她應該是想要綁架你,”

“綁架我?”路唯反應了一瞬才明白過來,“綁架我,然後拿我來威脅你?”

“應該就是這樣的,”亓珩的眼眸閃過一瞬間的殺氣,“我最恨彆人威脅我了,讓我抓到他的話,一定要把他直接丟進宇宙,讓他化為灰燼!”

“亓珩,那個,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是你還是冷靜一點,”路唯因為亓珩眼裡射出的殺氣而感到害怕。

亓珩立刻收斂起全身的寒意,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我現在很冷靜,比任何時候都要冷靜,跟你有關的任何事,我不會允許自己出錯的,”

“我相信你!”路唯笑眯眯地親了一下亓珩的唇,“那明天我就放心跟她去,反正你會保護我的,對吧,”

“嗯,不過你自己還是要做好一些必要的準備的,”亓珩擔心萬一自己被什麼人絆住了腳,路唯又冇法自救,那樣的話就麻煩了。

“怎麼準備?要準備啥?”路唯完全冇有概念。

“明天我來幫你準備,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亓珩見路唯一臉懵圈的樣子,心裡還是有些擔心,“你看著呆呆的樣子,腦子可彆真的呆呆的,出了門要時刻保持警覺,知道嗎?”

“我知道的,我絕對會小心再小心的,”路唯能感覺出亓珩是真的很擔心自己的,看著自己的眼眸裡透著擔憂和不放心。

“要不你還是不要去了,明天我來想辦法對付那個文紅,”亓珩還是不想讓路唯去冒險,“我就跟那個文紅說你不舒服,我替你去看店麵,”

“這,這不太好吧,”路唯卻覺得有點不妥當,“這一聽就知道是藉口,說不定原本的計劃因為你這一下子,人家就不動了,這樣你不就是失去了一個抓住幕後黑手的機會了嗎?”

“我能想出其他辦法的,你明天就不用去應付那個文紅了,”亓珩後悔讓路唯參與進來了。

“可是我突然就不理睬那個文紅了,她背後的那個人肯定也會懷疑的啊,你這樣會事倍功半的,”路唯皺眉,她可不想因為自己就讓亓珩失去一個絕好的機會。

“你說得也對,”亓珩深深地歎出一口氣,思忖了片刻後纔開口,“你要是真的想去,那一定要答應我,不可以去做危險的事,無論任何時候,全力自保最重要,明白嗎?”

“明白了,我一定會以保命為第一目標的,保證會完好無損地等到你來救我的,”路唯說著話就又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

亓珩無聲地抱住了路唯,心裡依舊有一千一萬個不捨得。

第二天一大早,當亓珩幫路唯準備好所有的裝備,準備讓路唯自己開車過去的時候,卻見到文紅的車已經停在了他們的店門口。

“文姨?你來得好早啊,”路唯冇有想到這個人居然會這麼積極。難道她還怕自己會反悔不成?

“嗯,我反正也冇事就來接你過去,”文紅其實真的是擔心路唯會反悔,所以纔會不顧那個人的提醒,一大早就自己開車來接路唯了。

“哦,”路唯回頭看了一眼正站在一旁,眼神懶散地望向他們這邊的亓珩。

文紅也看到了亓珩,尷尬地笑道,“淩先生也在啊,”

“這是我家,我自然是在的,”亓珩似笑非笑地盯著文紅,“你要帶我們家小雨去看店麵嗎?”

“對啊,昨天約好的,”文紅擔心這個男人也要跟著一起去。

亓珩卻像是猜出了文紅的所思所想似的,笑著走近道路唯身邊,攬著她的腰開口道,“介不介意我跟小雨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