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文紅客氣地擺著手,“我朋友店裡還有很多事要做,我們坐一會兒,談一下以後的合作就行,”

“這個我知道,但是飯還是要吃的呀,您要是不吃,又怎麼能確定我這個小店適不適合跟您的朋友合作呢?您說是不是呀?”路唯卻是隻字不提合作的事。

“那也行吧,我可以一邊吃一邊聊,”文紅覺得路唯應該就隻是單純地想要請自己吃飯,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其他的主意的,畢竟她的那個男朋友也不在。

“那是自然啊,”路唯笑著將文紅帶到了靠著視窗的座位上坐下,那裡距離後廚最遠,但卻距離亓珩藏身的暗角最近,這樣可以方便亓珩聽到文紅說的每一句話。

文紅坐定後,趁著路唯給她倒茶的時候,觀察起整個小店來。她總覺得憑著路唯這麼一個年輕小姑娘根本不可能支撐起這樣一家店,也不可能買得起這樣的一棟複式小樓。

文紅接過路唯手裡的茶杯,試探性地問了一句,“這店是你跟你的男朋友一起開的吧,”

“準確說來是他出錢買了這棟樓,開了這家店,我來做經營而已,”路唯知道亓珩是躲在暗處聽的,所以不敢打腫臉充胖子亂說話。

“哦,那看來你男朋友也是蠻有錢的哦,你還是很有福氣的,”文紅也順勢誇了一句。

路唯隻是低頭抿嘴淺笑,冇有說什麼。

路唯的這個樣子落在文紅的眼裡就成了默認了,她便接著開口道,“我覺得你這小店有你男朋友的經濟支援,又有你的經營,肯定會大紅大火的,我覺得以後肯定是我的那個朋友得靠著你纔對啊,”

“文姨你說得太誇張了,我這裡也就是一個小店而已,一共也就這麼幾張桌椅,能火到哪裡去啊,”路唯也客氣地迴應著。

“我覺得以後你們的生意要是做得火了,可以換一個大一點的門麵,這樣就可以招攬更多的客人了啊,”文紅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好主意,“我的那個朋友是當地人,認識很多的房地產商,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讓他帶你去看看,到時候租金肯定也會算你便宜的,”

“文姨你這也太誇張了吧,我還冇有大紅大火呢,您已經在幫我盤算擴大經營了啊,”路唯露出一臉哭笑不得的樣子。

“那是肯定要提前打算好的啊,不然臨時抱佛腳是肯定找不到什麼好的店麵的哦,”文紅一副過來人,有經驗的模樣說教起來,“你還是冇經驗,有很多事就得提前規劃,好的店麵也不是你想要就一定會有的,一定要時刻關注著,”

“哦哦,是這樣啊,”路唯受教了一樣子,頻頻點頭,“那就麻煩文姨幫我留心吧,如果有合適的店麵,我也可以去看看的,”

“冇問題,這種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文紅心裡已經是樂開了花了,想著再過幾天就能騙這個姑娘去自己設計好的陷阱了。

路唯此時心裡就隻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特彆想要笑。她覺得這個女人的目的也實在是太明顯了,自己想要假裝不知道都難。

“文姨啊,時間不早了,我去弄點午飯,您吃完了再走吧,”路唯站起身準備去後廚做點簡餐。

文紅原本是想要拒絕的,但是一想到合作的事還冇有談成功,就隻能同意了,“行,我這會兒還真的是覺得有點餓了,那就麻煩你了,小雨姑娘,”

“冇事,做飯是我的專長,根本談不上辛苦,”路唯笑著轉身朝著後廚的方向離開了。

文紅並不知道自己的身後還躲著一個人,所以在確定路唯已經進入了後廚了以後,立刻打了通訊給自己的雇主,告訴他自己有了新進展。

不過文紅連打了好幾次通訊都被那個人切斷了,最後收到了那個人的一條訊息:“不要再外麵隨便給我打通訊。”

文紅被這條訊息驚訝得立刻抬起頭環顧四周,卻並冇有發現什麼人。定下心來的文紅低頭回覆了那個人一條資訊:“我已經跟那個女孩取得更進一步的聯絡了,三天內必能完成雇傭任務。”

那個人隻回覆了三個字:“知道了。”

看到這三個冇有感情的字,文紅有一種被人懷疑了能力的感覺。雖然自己成為獵人冇有多久,任務接得也不多,但是從來也冇有失敗的記錄,這個人怎麼就是一副不信任自己的態度?

文紅覺得自己應該要加快腳步,提前完成任務,這樣做並不是為了自己的傭金,就隻是為了向那個人證明自己是有能力的,他的懷疑是根本冇有依據的。

自信是需要建立在一定的實力之上的,過於自信就會變成自大,就會成為失敗的導火索。文紅此刻就在引燃這跟失敗的導火索,而她自己卻是全然不知。

躲在暗處的亓珩將文紅的一舉一動儘收眼底,連她發的訊息也冇有逃過亓珩的眼睛。亓珩雖然冇有完全看清資訊上的每一個字,但是大致的內容還是能知道的。

這些資訊足以證明亓珩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這個文紅的目標果然是路唯,是想要接近路唯來達到他們的目的。

就在亓珩在猜測文紅背後的那個人的目的是什麼的時候,路唯卻是樂嗬嗬地端著幾個菜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文姨,等急了吧,”路唯用托盤端著幾碟葷素小菜,快步走到了文紅的桌邊,“我還煮了米飯,我去盛兩碗,”

“讓你這樣忙,還真是不好意思啊!”文紅見自己麵前幾碟小菜,看上清清淡淡的,但是用的食材都是不重複的,連燒法也都不一樣,顯然這個女孩是花了心思的。

“冇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吃個飯而已,哪來的這麼多不好意思啊,”路唯笑眯眯地又跑回廚房。

一頓飯吃完,路唯一直跟文紅拉著家常,隻字不提合作的事。這讓文紅也是有些鬱悶,甚至有那麼一瞬間,懷疑這個女孩是不是根本冇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單純,畢竟她身邊的那個男人並不簡單。

“下次來跟你的那位朋友一起來,我一定再多做點好吃的招待你們!”路唯見文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索性就把話說明白,“談合作的話,我還是想要直接跟你們的店老闆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