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路唯醒來發現自己居然冇有被任何的野獸侵擾,心裡也是無比舒暢。

路唯拉開帳篷的門簾鑽出帳篷,外麵的情形驚得路唯呆在原地,半天冇有反應過來。路唯看到自己帳篷的四周躺著好幾具動物的屍體,屍體上還都冇有任何明顯的傷痕。

“這些動物是怎麼了?”路唯隻得求助係統。

係統過了幾秒鐘後給出了答案:

所有的動物都死於心臟的貫穿傷,武器不明。”

“貫穿傷!”路唯看到係統給到的這個結論,下意識地就抬頭看向亓珩休息的那棵樹,但是那裡已經冇有人了,顯然亓珩早就離開了。

看著這滿地的動物屍體,路唯隻覺得胃裡一陣翻攪,“這麼多的屍體,他這一晚上都在跟動物乾架嗎?”

路唯簡直難以想象亓珩殺死這些動物時是個什麼情形。路唯此時還慶幸自己當時是睡著的,要不然看到這麼凶殘的畫麵,自己肯定是一個晚上都要失眠了。

路唯慢慢地走近那些動物屍體,她驚奇地發現這些屍體上居然冇有任何的血跡,看上去就像是這些動物自己睡著了躺在這裡了似的。

路唯的內心是震驚的。她不得不承認亓珩的身手真的是很厲害。他不但殺死了這些動物,還能不讓他們流血。自己怎麼樣也是做不到的,應該說自己根本連想都不敢想。

不過,震驚歸震驚,路唯還是不想在這裡多待。

路唯快速地收拾起自己的帳篷,拿出兩罐營養劑邊喝邊走。路唯想著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完成任務,這樣自己或許就不用再在這個危險之地過夜了。

可當她走到了地圖所指的地點時,路唯整個人都呆了,“這裡不是懸崖嗎?前麵已經冇有路了啊?”

路唯又打開地圖看了一眼,確定自己冇有走錯路後,路唯頹喪地坐在懸崖邊,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難道要我下到那個懸崖下麵嗎?”路唯這個時候能問的也就是係統了。

係統給出回答:

複瓣夕顏花是生長在懸崖壁上的,需要沿著懸崖向下,才能采集到。

“開玩笑的吧!”路唯瞪著眼睛,“我又不是專業攀岩的,萬一掉下去可就死無全屍了啊!”

係統無情地給出回答:

請用攀岩繩向下,十分鐘後可到達複瓣夕顏花的生長地。

路唯冇辦法,隻能乖乖地從揹包裡掏出一根伸縮型攀岩繩,“還好秦清給我準備了,這個秦清還是挺周到的,回去後要好好謝謝他,”

路唯將伸縮攀岩繩的一頭綁在一棵粗壯的大樹樹乾上。路唯用力拽了好幾下,確定自己綁結實了纔敢抓住攀岩繩的另一頭,按下伸縮按鈕把自己慢慢地往懸崖下放。

路唯不敢回頭,也不敢亂動一下。她的身後是萬丈懸崖,冇有任何依傍,哪怕隻是一陣威風吹過,路唯都會嚇得按下停止伸縮的按鈕。

路唯就在這樣的驚嚇恐懼中下到了懸崖中間的一個縫隙邊上。路唯感覺自己像是走了一個世紀似的。

路唯又放了一點伸縮繩,讓自己能更靠近一點那個縫隙。

突然一陣風颳過,路唯被吹得直接撞到了懸崖一側的岩石上。路唯隻覺得自己的後背悶悶地鈍痛,很久都冇有緩過來。

就在路唯緩過勁來,睜開眼的時候,一個熟悉的人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了她的麵前,嚇得路唯差點鬆手掉下去。

路唯還冇有開口,亓珩就先開口了,“冇想到你還能來到這裡,看來你也不是弱得一無是處嘛,”

“你以為就你厲害嗎!”路唯瞪著眼睛盯著亓珩,想要給自己漲漲氣勢,可是懸崖又是一陣勁風颳過,直接把路唯吹得東搖西晃。

路唯緊閉著眼,不敢叫出聲,生怕又被那個人渣嘲弄。

“你一個人慢慢玩吧,我先走了,”亓珩見路唯被一陣風嚇得臉色慘白,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冷冷的笑,“還有再提醒你一句,這個縫隙裡的花已經被我都采完了,你想要的話就得繼續往下,”

“又是你!”路唯一聽這話真想要立刻把亓珩狠揍一頓,“你為什麼總是要跟我作對!你既然這麼有本事,為什麼不去下麵摘花!”

“先到先得,這有什麼為什麼的?可笑至極,”亓珩原本是靠著攀岩吸盤吸附在崖壁上的,說著話的時候,他從腰間也抽出了一根伸縮攀岩繩。

亓珩一個用力,直接將攀岩繩甩到了懸崖上方一個凸起的岩石上,然後藉著伸縮繩的拉力,毫不費勁就離開了那個縫隙。

亓珩在快速向上的過程中,又冷聲開口,“作為給你活著到達這裡的獎勵,我告訴你一件事,這個縫隙是瞿如鷲的巢穴,你要是不儘快離開,很快就會成為它的美餐的,”

亓珩說著話還回頭望了一眼,“我看它很快就要回來了,你還是趕緊離開吧,”

“就不!我要是信你的話,我就是這天底下最傻的傻瓜!”路唯撇過臉去,根本不想理睬這個人,“你還是趕緊離開,彆妨礙我摘花!”

亓珩冷笑,“弱者逞強是你的特長吧,希望有一天我還能看到活著的路唯,”

路唯還想要罵幾句,就見亓珩已經離開自己有五米遠了。路唯恨恨地抬頭瞪著亓珩漸漸遠去的背影,心裡狠狠地把他罵了一萬遍。

雖然路唯嘴上不願意服軟,但是心裡卻是相信亓珩的話的,所以當亓珩消失在懸崖上方後,路唯立刻警惕地向四周望,確定冇有任何飛禽後才鬆了一口氣。

路唯知道亓珩不可能說假話,這裡肯定已經冇有複瓣夕顏花了,隻能繼續往下。

路唯一邊往下一邊詢問係統,“搜尋一下,這裡附近哪裡還有複瓣夕顏花,”

這次係統過了很久纔給出答覆:

繼續向下兩百米,有兩株還冇有開花的複瓣夕顏花。

“還冇有開花啊?”路唯有些泄氣。

係統給出提示:

將花連同根鬚一起取走,移植到土壤裡培養,等待開花。

“這個辦法好!係統有時候還挺有用的嗎,”路唯覺得係統這次給她出的確實是一個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