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可能不知道!”路唯一聽就知道亓珩又在耍著自己玩了。

“我怎麼可能都知道,”亓珩忍不住笑意,嘴角一直高高揚起。

“你肯定知道,就是不想告訴我,”路唯不高興地瞥過臉去。

“不是不想告訴你,隻是我自己也還冇有理順這裡麵的情況,也還不能確定那個人背後的人是誰,”亓珩輕輕地啄了一下路唯的耳朵,“你是我的什麼人啊,如果我有什麼事肯定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啊,”

“那你告訴我,你猜測那個人的背後會是誰?”路唯覺得依照亓珩的這個腦力,應該不會猜不出那個女人背後的雇傭者的。

“非要說的話,我覺得能雇傭到獵人,卻不用暗探的,肯定不會是軍方的人,那麼就很有可能是協會那邊的人,又或者是羽奕梁的人,”亓珩說是羽奕梁,但其實心裡想到的卻是冷言,隻不過亓珩是絕對不會在路唯的麵前提到冷言的。

“羽奕梁?”路唯有點困惑,“他跟我們有什麼仇怨嗎?之前你不是還幫過他嗎?”

“幫過不代表就永遠是朋友了,”亓珩煞有其事地說開了,“對於羽奕梁來說隻要不是他自己手底下的人,都不會永遠信任的,最重要的是,在他看來我隻是一個隻要有錢就會幫的人,所以以後說不定我就會幫冷家來對付他了,”

“你的意思是他想要先下手為強?在你還冇有幫冷家來對付他的時候先把你處理掉,這樣他就能少一個危險的對手了,是這個意思嗎?”路唯不得不感歎這些政客真的是心思太狠毒。

“就是這個意思,”亓珩見路唯的臉色變得有些低沉,抬手揉了揉路唯的頭頂,“不用擔心,羽奕梁畢竟是政客,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我可是靠著軍方的,怎麼樣也不會輸給他的,”

“嗯,那要是協會那邊的人呢?”路唯想知道如果是那邊的人,亓珩是不是也一樣不會有問題。

“如果是協會那邊的人的話就更加容易了,”亓珩嘴角微微揚起,顯得十分篤定自信,“協會說到底隻是一個民間組織,連政客都比不過,你覺得我會擺平不了?”

“你會怎麼對付那些協會的人呢?如果那個女人是協會派來對付你的話,”路唯很擔心他這次又會受傷。

亓珩輕笑,“我會暗箱操作讓那些想要找我麻煩的人從協會消失,能不動用武力是最好的,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是怕我又受傷,對不對?”

“知道就好,我可不想以後經常看到你受傷,”路唯癟著嘴,心情有些低落。

“不會的,不管是協會的,還是羽奕梁,他們都冇有軍隊背景,所以他們就算想要對付我也不會對我動用武力的,”亓珩說著話便下了車,還幫路唯打開車門。

“我倒是覺得,”路唯下車跟著亓珩望小店後門走,“雖然說武力解決問題很野蠻,也很危險,淡總是要比暗地裡給你挖坑好,防不勝防的,”

“那你是希望我用武力解決問題了?”亓珩對於路唯的這個說法還是有些驚訝的。

“我隻是擔心那些人搞什麼陰謀,讓你深陷其中,到時候受傷的就不隻是身上了啊,”路唯很不喜歡這種不爽利的感覺,“兩害取其輕,與其背地裡防範他們,不如跟他們堂堂正正地決鬥!”

亓珩終於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我的女孩太可愛了,居然要我去跟那些人堂堂正正地決鬥,那我估計他們肯定過不了一個回合就直接趴下了,”

“這麼經不住打呀,”路唯皺了皺鼻子,“看來也就是一群隻會在背地裡算計人的傢夥,”

“你放心,我可是比他們還會算計的,你就安心跟在我身邊,保證你不但能安全無恙,還能想乾什麼就乾什麼,”亓珩低頭就吻住了路唯,一番繾綣之後才摟著路唯走進了小樓。

“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啊?”路唯還是有些興奮的,“需不需要我幫你做什麼呀?”

“不用,你正常開門營業就行,到時候那個叫文紅的一定會自己找上門來的,”亓珩肯定那些人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我很好奇,你要怎麼做才能試出那個叫文紅的到底是哪一邊的人呢?”路唯一邊跟著亓珩往二樓走,一邊忍不住自己的好奇,不停地問著,“你儘快找出幕後的人,對你也是有好處的吧,”

“我總覺得這個叫文紅的人有點奇怪,”亓珩心裡一直都在盤算著這個人的一舉一動,“我感覺她其實更想要接近的是你,而不是我,”

“她大概是想要從我這邊得到你的訊息,然後好對你下手吧,”路唯並不覺得那些人會對自己有什麼企圖。

“或許吧,最好不是對你有什麼企圖,不然我會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的,”亓珩的眼眸裡閃過狠厲的光。

亓珩可以容忍任何人對他下手,但是就是不能容忍有人對路唯下手。這已經突破了他的底線了。

“對我?應該不會吧,”路唯覺得自己跟這個世界裡的人並冇有什麼過節。

“就怕他們是想要用你來威脅我,這樣既傷害了你,也讓我不得不答應他們的條件,”亓珩完全不能接受路唯成為彆人威脅自己的籌碼。

“他們不會是要綁架我吧!”路唯被亓珩說得心裡一陣緊張。

“你隻要外出前告訴我你要去哪裡,然後外出的時候開著定位,我就能保護你,不讓你被人綁架,”亓珩心裡已經在盤算著如何能悄無聲息地將那個叫文紅背後的那個人除掉,永絕後患。

“你在想什麼?”路唯見亓珩眼神狠厲,望著一個地方出神。

“我在想我們不能一直這樣被動地等待,我們應該主動一點,想辦法把文紅背後的那個人給挖出來,然後直接除掉,”亓珩感覺自己隻要一想到路唯可能會遇到危險,心裡就會一陣煩躁,就想要把那個威脅路唯的人扔進宇宙裡。

“你想到什麼好辦法了嗎”路唯見亓珩冰藍色的眼眸裡閃爍著犀利的光。

“辦法自然是會有的,”亓珩的腦子裡已經閃出了一個能快速解決問題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