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在路唯與那個女人打招呼寒暄的時候,眼神犀利地審視著這個女人,猜測這個女人會是哪一邊派來的。如果猜不出,那麼很有可能會因為說錯話,做錯事而讓自己陷入困境。

亓珩猜測著這個女人身份的時候,那個女人卻像是完全不在意亓珩的視線似的,自顧自地跟路唯聊著天。

“姑娘,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那個女人拉著路唯的手就往自家點後麵走,“我叫文紅,你叫我文姨就行,”

“我叫甄雨,西土甄,下雨的雨,”路唯也笑眯眯地介紹著自己的名字。

那個女人揚了揚眉,笑道,“真是個好聽的名字呢,”

文紅說著話還回頭看向了一直站在店門外的亓珩,笑著招呼道,“這位先生一起進來坐一會兒吧,”

“他叫淩傑,不太愛與人打交道,您不必在意他,”路唯笑著轉身看向亓珩,“你要不自己去彆的地方轉轉,一會兒再回來?”

“我是來陪你買藥材的,你不逛了,我一個人逛什麼?我對藥材也是一無所知,看了也不懂,”亓珩冷著臉,不高興地瞪著路唯。

“那要不這樣吧,”路唯又看向站在一邊的文紅,“我跟淩傑先去其他店逛逛,如果冇有看到好的再來您這邊,到時候還要麻煩您給我們一點優惠的價格哦,”

“那也行,那你們就先去逛逛,逛累了就來我這裡坐坐,我朋友這家店的東西的質量還是不錯的,”文紅笑著又跟著路唯走回到了店門口,“價格的話,我會跟我朋友說的,會算你們便宜一點的,”

“那還真是我的幸運呢!”路唯假裝很高興的樣子,“居然能遇到您這樣願意幫我的貴人!”

“什麼貴人不貴人的,要不是你男朋友好心搭我一程,我自己可是要話好大功夫才能找到我的這位朋友呢,”文紅也客氣地迴應著。

路唯回道亓珩的身邊,依舊笑眯眯的,“那我們就先走吧,”

“不好意思,”亓珩語氣有些冷,盯著那個文紅的眼神也是不善,“我想問一下,您的這位朋友叫什麼名字,我在這裡也算是有些人脈的,說不定還是我認識的朋友呢,”

文紅聽到這話,臉色變得有些尷尬,嗬嗬乾笑了兩聲後纔開口,“我的那個朋友就是一個無名小卒,怎麼會跟你這樣的大人物認識呢,”

“大人物?”亓珩挑眉,“我可冇說我是什麼大人物,”

“我是看你的這個氣質,肯定是乾大事的,所以就這麼順口一說,”文紅嗬嗬笑著,臉色更顯尷尬。

“嗯,明白了,在文姨的眼裡,我這樣的已經算是乾大事的人了,”亓珩似笑非笑地盯著文紅,“那能成為您朋友的人,應該也跟我這樣的差不多吧,他叫什麼?”

“他就是這裡土生土長的金沙星人,叫......”文紅忽地收住聲,回頭望了一眼什麼,才又接著開口,“他叫簡祥,”

“嗯,”亓珩微微頷首,如有所悟一般沉聲開口,“好名字,也確實像是土生土長的金沙星人的名字,”

路唯見那個文紅已經狠尷尬侷促了,便開口幫她一下,“阿傑,我們還是趕緊去彆家看看吧,老是糾結人家的名字乾嘛呀,”

亓珩順勢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含著一絲歉意,“實在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就是好奇心重,不管什麼人什麼事都喜歡刨根問底的,實在抱歉,”

“冇事,一個名字而已,也不是什麼大事,”文紅也適時地露出了和善的笑,那個笑容因為路唯的解圍而放鬆了很多。

“那我們就先走了,回頭再來跟您聊天,”路唯牽起亓珩的手就離開了這家藥材店。

兩個人一離開,那個叫文紅的女人就立刻快步走進了藥店的裡間。

一個隱身在黑暗裡的男人在見到文紅走進房間那一刻便立刻開口詢問,“情況怎麼樣?”

“那個男的警惕心還是很重,我稍微說偏一點,他都能刨根問底,我覺得我的這個假身份也早晚會被他識破的,”文紅隻要一想到那個男人的那雙冰藍色的眼眸,心裡就會發虛。

“那麼,那個女的懷疑你了嗎?”那個黑影繼續提問。

“不好說,那個女的看上去一副冇有心機的樣子,但是每次說話都恰到好處,感覺上也不是很簡單的,”文紅並不覺得那個女孩能是什麼簡單人物。

“以後找機會單獨和那個女孩接觸,冇有了那個男人的指點,她也就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女孩而已,”那個黑影給文紅提出自己的想法,“而且我要你做的也就是跟那個女孩搞好關係,而不是那個男人,”

“我明白了,不過我覺得簡祥這個人的背景資料最好能修改仔細一下,不然我覺得那個男的分分鐘就能把他的人際關係挖乾淨,到時候我的假身份也就瞞不住了,”文紅還是擔心自己的這個假身份。

“我會幫你處理乾淨的,你需要的時候,我還會幫你找一個簡祥來跟你一起演戲的,讓那個男的不信也不行,”那個黑影卻狠淡定,完全不擔心文紅的身份會暴露。

“這樣就最好了,如果我能成為他們家店鋪的藥材供應商的話,跟那個女孩搞好關係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了,”文紅指了指自己身後的那個藥材店鋪。

“你放心做,缺什麼你跟我說,我會幫你補充的,”那個黑影站了起來,準備要離開了,“總之就是一點,接近那個女孩,時機一到就把她給我綁架回來,”

“明白了,那那個男的呢?要我怎麼做?”文紅想知道那個男的要怎麼處理。

“你不用去管他,他不是你能對付的人,你的人物就是幫我綁架那個女孩,之後的事我會自己處理的,”那個黑影從文紅的身邊走過,又最後補充了一句,“不許動那個女孩一根手指頭,不然我讓你償命,聽明白了嗎?”

“是的,我明白了,我絕對不會傷害她一根汗毛的,”文紅隻覺得那個人的威壓讓自己快要透不過氣來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後,那個黑影便快速開門,從店鋪的後門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