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規定出來旅遊就不能穿短裙嗎?”那個女孩說著話還拉了拉自己的短裙。

“有誰外出長途旅行還穿高跟鞋的嗎?”亓珩瞥了一眼那女孩的高跟鞋,“關鍵是你看你的手上還帶著這麼多的首飾,這怎麼看都不像一個單獨出來旅行的人該有的樣子,”

“每一個人的習慣不同而已,你看上去也不像是一個來旅行的,”那個女孩冷傲地掃了一眼亓珩。

“確實,我跟我女朋友確實不是來旅行的,我們隻是出門辦事的而已,”亓珩說著話,眼睛已經看到從遠處走過來的路唯了,“我們不需要旅行同伴,如果你需要請去找彆人,失陪了,”

亓珩說完話便拉起身邊的行李,向路唯的方向離開了。

“怎麼買了這麼多?你是把晚飯也一起買了嗎?”亓珩拖著行李箱走到了路唯的麵前。

路唯關心的卻是那個女孩有冇有問題,“那個人有問題?”

“有七成的可能,所以,我們還是離她遠一點比較好,”亓珩覺得這個時候越少惹事越好。

路唯會意地點點頭,視線卻瞥見那個女孩轉過身,正在衝自己揮手。路唯也回以一個禮貌的微笑。

“她這麼主動來靠近你,肯定是有什麼問題的,我們還是換一個地方等飛船吧,”亓珩牽起路唯的手就往另一邊的休息區走。

路唯走了兩步,又回過頭,見那個女孩依舊笑眯眯地望著他們這邊,便開口道,“她還在看著我們呢,”

“冇事,隻要她冇有繼續靠近我們就行,”亓珩不回頭看都知道那個女孩肯定是盯著他們的。

“怎麼感覺我們到哪裡都會遇到想要坑我們的人啊?”路唯無奈歎氣,“星際第一的人,麻煩也是星際第一多的,”

“感謝表揚,”亓珩眯眼笑了起來。

“我那是在表揚你嗎啊?”路唯無語翻了一個白眼,換了一個話題,“我說我掛在獵網上的雇傭單,你怎麼還冇有接單啊?”

“急什麼?反正是給我個人的,彆人也不能接受啊,”亓珩卻是完全不著急的。

“可是,我會很麻煩啊,”路唯皺眉瞥著亓珩,“你知道嘛,我已經接到好幾個星際獵人的申請單,希望我把這個雇傭單給他們,費用還隨便我開,”

“好幾個?”亓珩挑眉,有些不可思議,“居然有人敢跟我亓珩搶雇傭單了,膽子不小啊?給我看看都是些什麼人?”

“不行,”路唯果斷拒絕了,“讓你看到了,人家還活不活了?就你這個小心眼還不把人家都給滅了啊,”

“你還真是瞭解我啊,”亓珩眯眼笑睨著路唯,“那我現在就去接單,”

亓珩將手裡的行李箱交給路唯,然後就慢悠悠地點開了自己通訊環的虛擬網絡,在獵網上找到了路唯下的那個雇傭單後,點擊接受雇傭並簽名。

“這樣應該可以了吧,”亓珩瞥見路唯一直偷瞄著自己。

“嗯,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人再來煩我了,”路唯見到亓珩終於接單了也就安心了。

“我可不這麼覺得,”亓珩意味深長地挑了挑眉。

“啥意思?難道還有人趕來撬你的雇傭單?”路唯感到不可思議,“你不是號稱星際第一的嗎?”

“誰不想做星際第一?你不想嗎?”亓珩煞有其事地解釋起來,“既然想,那麼最快的方法不是自己去完成什麼難度極高的任務,而是去撬那個所謂星際第一的人的雇傭單,讓那個人的名字進入失信獵人名單,這樣就能輕輕鬆鬆地取代那個人成為星際第一了,”

“啊?還能這樣操作啊?”路唯驚愕地微張著嘴,“那你在完成任務的同時還得防備著其他人撬你的雇傭單?”

“對啊,你以為星際獵人都是安分守己的好人?”亓珩嗤笑,“星際獵人都是一些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人,所以說你還是太天真了,”

“那按照你的意思,我這邊還是會接到其他獵人的資訊的了?”路唯冇有想到下個雇傭單也會這麼麻煩。

“應該會的,”亓珩點點頭,“一般的雇傭單是不會有人搶的,那些傭金越高的雇傭單,還有就是像我這種比較耀眼的人的雇傭單,經常會被人撬,而最好的做法就是接到雇傭單後儘快完成任務,或者就是將那些擋道的全部除掉,”

“除掉!”路唯又一次被震驚到了,“你們好暴力啊!”

“敢搶彆人雇傭單,就要做好被人除掉的風險,而且是死有餘辜,不會有任何人會去同情這種人的,”亓珩說著話,眼眸裡閃過一絲寒氣。

“那有人搶過你的雇傭單嗎?”路唯好奇追問。

“多如牛毛,”亓珩眼睛望向了另一邊,“但是我的雇傭單可不是那麼好搶的,我是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你就一次也冇有被搶過嗎?”路唯試探性地問了一句。

亓珩轉回頭深深地望了一眼路唯後,沉沉地開口,“隻有過一次,卻足以讓我終生難忘,我對自己發誓,這樣的事絕對不會允許發生第二次,就算是要我死,我也不會允許發生第二次的,”

路唯停下腳步,被亓珩的眼神所吸引,直愣愣地望著他那雙冰藍色的雙眸,許久纔開口,“你說的是哪一次?”

亓珩移開視線,轉回頭,又看向了另一邊,“你不需要知道,你隻要知道我再不會出這樣的錯誤就行了,”

路唯總覺得亓珩話裡有話,好像說的是雇傭單,又好像說的不是雇傭單的事似的。

“愣著乾嘛?快點走了,”亓珩發現路唯因為自己的話而愣在原地,便伸手攬住了路唯的肩膀,帶著她繼續往前。

路唯仰頭望著亓珩的側臉,總覺得他剛纔的情緒有些不太對。路唯想著難道是自己的話戳到了他的什麼不願意想起的過去了?

亓珩卻像是猜到了路唯的心思似的,忽地轉回頭笑眯眯地開口道,“我冇有不高興,有你在我身邊,我不會有任何的不開心的哦,”

“嗯,”路唯也對著亓珩展顏而笑,“那我們以後就要一直在一起,永遠不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