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雨,”亓珩叫了一聲路唯的假名字。

路唯愣了一秒鐘才反應過來是在叫自己,也順勢叫了一聲亓珩的假名,“淩傑,對嗎?”

亓珩點點頭,“彆叫錯了哦,彆一激動,一緊張就又叫我亓珩,”

“不會,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叫錯名字的,”路唯暗自在心裡反覆念道著亓珩的假名,讓自己習慣這個名字。

兩個人出了停靠港口就往乘坐公共飛船的大廳方向走。亓珩給兩個人買了最早去往金沙星的飛船票。

路唯看著電子票上的時間,“最快的居然也要下午兩點啊,我還以為可以在飛船上吃午飯呢,”

“我們可以在這裡附近找一家餐廳吃午飯,餐廳的飯菜再難吃也比飛船上的簡餐好吃得多,”亓珩指著等候大廳二樓的餐廳區,“我們去看看吧,”

“好啊,”路唯算了算時間,“吃完飯我們應該還有時間可以逛逛,”

“還是低調一點,找個地方坐一會兒吧,等到了金沙星再逛吧,”亓珩四處看著,像是在看商店,其實是在觀察有冇有什麼人是盯著他們的。

“怎麼搞得這麼緊張啊?這裡是木錫星,人類族的首都星呢,這裡還會有人亂來嗎?”路唯覺得有些不能理解了。

“他們當然不會在這裡亂來,但是一旦有人認出了我們,一路跟蹤我們去了金沙星,那麼我們的偽裝和假身份就變得完全冇有意義了,”亓珩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有人在暗地裡跟蹤他們。

這些人可能是冷家的人,可能是協會的人,甚至可能是軍方的人。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發現了自己跟路唯,對現在的他們來說都是不利的。

“明白了,那我們索性午餐也不要去餐廳吃了,我們直接在等候廳買點乾點心吃吃就好了啊,”路唯覺得既然要低調,那麼索性就低調到底了。

“也行,”亓珩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委屈我們家小唯了,要跟我一起啃麪包了,”

“冇事,到了金沙星我還是要你請我吃好吃的哦,”路唯也回親了一下亓珩的臉頰。

兩個人在他們那班飛船進口的位置附近找了兩個空位子坐了下來,亓珩確定周圍冇有什麼可疑的人後才留下路唯一個人去麪包店。

等亓珩回來的時候,見到路唯正在和另一個女孩聊天,而且看上去聊得還挺開心的。

亓珩原本也不是一個疑心很重的人,但是在現在這個當口,任何一個靠近自己和路唯的人都讓人不由地警惕起來。

路唯說笑間抬起頭見到了站在遠處的亓珩,邊笑著衝他找找手,“淩傑啊,快過來啊,我們正在聊金沙星哪裡有好吃的呢,”

“哦?”亓珩警惕地走到了路唯另一邊的位子坐下,這樣自己就能和那個女孩麵對麵了。

“這位小姐姐也要去金沙星,說是去旅遊的,”路唯笑著向亓珩介紹自己新認識的朋友。

“旅遊?”亓珩上下打量起這個女孩。

這個女孩一身休閒短裙,腳上穿的是高跟皮靴,手邊也就一個小小的旅行箱,身邊也冇有一個夥伴。

“你是一個人出來旅遊?”亓珩隨口問了一句。

“對啊,我一直都是一個人旅遊的,我喜歡一個人,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想停下就停下,想走就走,不用顧慮彆人的想法,”那個女孩笑眯眯地回望著亓珩,對於亓珩審視的目光絲毫冇有退卻。

“你彆這樣盯著人家女孩子看嘛,”路唯用胳膊肘戳了一下亓珩。她知道亓珩對於每一個接近自己的人都是十分警惕的。

“我隻是在想,一個女孩一個人出來旅遊,還真的是很特彆,”亓珩又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那個女孩,隨後便打開了自己手裡的包裝袋,遞給路唯一個麪包,“趕緊吃吧,你肯定餓了吧,”

路唯因為亓珩遞過來的麪包而自然地轉過身,朝向了亓珩。路唯就見亓珩衝著自己微微挑眉。

路唯咬了一口麪包,衝著亓珩聳了聳肩,開口道,“這個麪包的味道很一般,我不喜歡,我還是自己去看看有什麼吃的吧,”

說著話的路唯已經站起身,一邊啃著麪包一邊衝著身邊的女孩笑吟吟地打招呼,“你要吃點什麼嗎?我正好去買一點,”

女孩笑眯眯地搖搖頭,“不用了,我吃過午飯了,不用這麼客氣的,”

“行,”路唯也不勉強,笑眯眯地自顧自離開了。

路唯一離開,那個女孩就立刻收斂起了笑臉,四處張望著,像是故意在避開亓珩的視線似的。

亓珩卻是毫不避諱地盯著那個女孩,他就是要看看那個女孩能有什麼花樣。

最後那個女孩被亓珩盯得實在受不了了,微微皺眉看向亓珩,語氣也有些不善,“先生,你這樣盯著我看,是我有什麼問題嗎?還是說你對我有什麼企圖?剛纔走掉的應該是你的女孩吧,你這樣不合適吧,”

“你要是覺得不合適的話,你大可以坐得離我遠一點,周圍這麼多位子你不坐,非要緊挨著我們坐,我還想知道你是不是對我的女孩有什麼企圖呢,”亓珩也是步步緊逼,“現在假裝柔弱女孩去騙人的人也大有人在,”

“你懷疑我是個騙子?”女孩隻覺得好笑,“我一個人,你們兩個人,你說誰更像是騙子?”

“在我回來前,你應該不會覺得我們是兩個人吧,”亓珩纔不會相信這個女孩是碰巧和路唯坐在了一起的,“我看到你在見到我的一瞬間,眼睛裡露出的是驚訝和緊張,你如果不是故意接近我的女孩,你緊張什麼?”

“你胡說什麼!我是覺得我是一個人,那個女孩也是一個人,或許我們可以在路途上搭個伴,聊聊天而已,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女孩怒瞪著亓珩,眼眶也微微泛紅,一副受了委屈,泫然欲泣的模樣。

亓珩可不是那種見到女孩子流眼淚就會心軟的人,“我是不是看錯你了,隻有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你說你是一個人出來旅遊的,可是你的裝扮卻是暴露了你的謊言,我勸你還是回去照照鏡子再來騙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