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交給我吧,我會幫你想辦法的,總會幫你回去你的世界的,”亓珩看得出路唯還是很期待的。

“嗯,”路唯抬頭衝著亓珩甜甜一笑,“交給你亓獵的事,我放心,不過呢,”

“什麼?”亓珩見路唯壞笑的小模樣,“你想乾啥?”

“為了讓亓獵更好地幫我,我決定在獵網上釋出一個專屬於亓獵的雇傭單,”路唯笑眯眯地說著,還順手點開了自己通訊環的網頁,搜出了獵網,“這樣呢,我就不怕亓獵會不幫我了哦,”

“那你把期限填的長一點吧,”亓珩也俯下身和路唯一起填起表格,“最好是填無限期限,”

“那費用也會很高吧?亓獵?”路唯瞥著身邊的亓珩,“我可不想破產啊,”

“能回去的話,就算在這個世界破產了,應該也冇有關係吧,”亓珩笑捏了捏路唯的臉頰,“你是傻了嗎?難道你還指望把這裡的錢帶到那個世界去用?”

“倒也是,”路唯也就把表單上的日期改成無限期,價格選成了無限期裡最高價,“這樣可以嗎?不會跌了你亓獵的身價了吧,”

“嗯,這樣可以的,還有雇傭人寫匿名,不要實名,不然彆人一看就知道這是自家在做自家的生意了,”亓珩指著路唯表單上雇傭人名字一欄。

路唯依照亓珩的要求改成了匿名,“這樣不會讓彆人猜到是你亓獵在故意抬高自己的身價了吧,”

“我哪裡抬高身價了?我的身價一直都很高,不需要抬高好嗎,你忘記了我是星際第一嗎?”亓珩得意地瞥著路唯。

“就你厲害,行了吧,”路唯點擊了一下釋出,冇好氣地開口,“星際第一的人,趕緊接單啊,”

“不著急,讓它在那裡掛一會兒,這樣才顯得自然嘛,”亓珩說著話自己都覺得很好笑。

“我看你就是單純地想要顯擺一下吧,”路唯無語地白了一眼亓珩。

“答對了,讓我嘚瑟一下應該也冇有關係吧,”亓珩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唇,“更何況我得在木錫星待很久,不接一點任務怎麼行呢?”

路唯挑眉,似乎是明白了亓珩的用意了,“那你除了接這個任務,還會接彆的任務嗎?”

“看情況啊,我亓珩從不隨便接任務的,這個很多人都知道,但是隻要是我接下的任務,就冇有完不成的,”亓珩說著話還衝路唯笑眨眨眼。

“又在臭屁了,你還是趕緊去做你自己的正經事吧,”路唯嫌棄地想要推開亓珩,可是亓珩卻一隻手攬住了自己,讓路唯根本推不動。

“你是推不開我的,這輩子你都彆想了,”亓珩在路唯的耳邊低語,聲音極近蠱惑,讓路唯的耳朵瞬間變成了粉紅色。

路唯憋著嘴,低頭默不作聲,任由亓珩說什麼都不理睬。

“還有告訴你一件事,”亓珩坐直身體,“紅彤漣死了,”

“真的死了啊!”路唯聽到這個訊息還是有些驚訝。

“嗯,聽說是死在醫院裡的,死因是食物中毒,”亓珩意味深長地看向路唯。

路唯一開始還冇有明白亓珩看著自己是什麼意思,反應了幾秒鐘後才明白過來,“難道協會的人覺得是我在菜裡下了毒?”

“不止你,還有荊妍,畢竟紅彤漣死前隻跟你們兩個有接觸,不是嗎?”亓珩指了指路唯的臉頰,“但是好在你是易容的,用的也是另一個人的名字,所以協會名義上要調查的也不是你路唯,而是荊妍和梁舒,”

“梁舒不是已經死了很久了嗎?”路唯有些擔心,“如果他們查出梁舒死了很久了,就肯定會懷疑那次比賽是有人冒名頂替了梁舒的名字的吧,”

“那又怎麼樣?協會那幫人最多就是來問我,我會告訴他們那天來參加比賽的就是梁舒,”亓珩卻覺得這件事根本牽連不到他們,“我隻要咬定那天來的就是梁舒,協會的人就拿我們冇有辦法,就算心裡知道那個梁舒是假的,是你假扮的,也冇有調查你的理由,所以你就放心吧,”

“明白了,反正就是你會擺平這一切的對吧,”路唯聽了半天覺得這件事跟自己也冇有什麼關係,“那你告訴我這件事是為了什麼呢?”

“我告訴你這件事就是想要你知道,你這段時間也要低調,有很多人是知道你的,如果你不低調,很有可能就會惹來那幫協會的人,到時候說不定我們就真的會有麻煩了,”亓珩提醒路唯。

“懂了,這段時間我們兩個都要低調,最好是讓所有人都忘記我們,對吧,”路唯覺得自己明白亓珩為什麼要特意說這件事給自己聽了。

“對,那個尉遲沉雖然完成了任務,但是那天他的那個樣子你也是見到的,我們還是避開這位殺神比較好,我也不想因為一個紅彤漣而跟這樣的人樹敵,”亓珩最不願意招惹的就是這批賞金獵人了,他們都是心狠手辣的人,殺人不分緣由,隻看是不是有賞金。

“明白了,”路唯長長地撥出一口氣,“怎麼感覺從我們離開金沙星到現在為止,已經惹了很多人了呢,心好累哦,”

“哪裡惹了很多人了?也就是荊妍和尉遲沉吧,軍方的人目前還是我們的靠山,不能算是敵人,至於冷家嘛,隻要冷遇不來找我麻煩,我也是不會自尋煩惱的,”亓珩因為冷言的事,不自覺地就說到了冷家。

“冷遇?他來問你冷言的事了?”路唯卻是覺得奇怪,亓珩怎麼好好的就提到了冷家了。

“冇有啊?”亓珩見路唯用疑惑的眼神盯著自己,意識到是自己多話了,把不該說的也說出來了,“我也就是這麼一說,現在跟我們有聯絡的,能找我們麻煩的也就是那幾個人了,”

“冷言還冇有找到嗎?這傢夥到底跑哪裡去了啊?”路唯一想到冷言,心裡多少還是會覺得過意不去的,“冷遇那邊也冇有來聯絡過我了,估計也是知道從我這裡是得不到什麼資訊的,”

“怎麼?你還期待冷遇會主動來聯絡你嗎?”亓珩覺得路唯這話說得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