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洗漱完走進廚房,見到廚房裡擺著的一堆東西,才意識到自己昨天做完任務後就冇有收拾過。這要是放在以前跟老爹在一起的時候,肯定是會被老爹痛罵一頓的。

收拾完廚房,路唯看著一桌子冷了的菜,有些捨不得倒掉,畢竟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做出來的。

“這些菜怎麼弄?”路唯拍了一張照片給亓珩,想問他這些菜他還要不要。

“熱一熱應該還能吃吧,先放著吧,”亓珩也是不想白白浪費了路唯做的這些菜。

吃完早飯,路唯見亓珩又要回控製室,便又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我們這次要去哪個行星?”

亓珩回頭盯著路唯思忖了片刻後開口,“我們去木錫星,然後做公共飛船回去金沙星,繼續經營我們的小店,”

“啊?”路唯驚愕地瞪著亓珩,“你不去調查內奸的事了?你不是說有人要在年會對高層動手的嗎?”

“距離年會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裡我們不能太招搖,也不想讓太多人知道我的行跡,”亓珩覺得自己需要隱匿一段時間,讓鬥宴引起的騷動平息下來。

“這又是為什麼呢?”路唯不太明白亓珩的意思。

“經過那次鬥宴,有太多人太多雙眼睛盯著我了,我到哪裡都會有人知道,這樣對我的行動是不利的,”亓珩耐心地解釋給路唯聽,“我們這樣的工作應該是越低調越好的,最好是冇有人知道我在哪裡,所以我需要讓自己消失一段時間,這樣等到宴會那天我再潛入宴會就會方便得多,”

路唯點點頭,有點明白亓珩的意思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現在到哪裡都會有人盯著,這樣會讓那些暗探聞風而靜,他們不動了,你也就找不出他們來了,對吧,”

“嗯,就是這個道理,”亓珩把自己的打算也一同告訴給了路唯,“我的飛船也很惹眼,所以我把飛船停靠在木錫星不動,讓所有人以為我亓珩一直都待在木錫星,然後我用假身份離開木錫星,回去金沙星,這樣想要找我的人也就找不到了,”

路唯終於明白了亓珩的意圖了,“懂了,那我是不是也要換個名字啊?”

“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假身份了,畢竟那次鬥宴上你也很出名了,”亓珩自然是要做到萬無一失的。

“那次鬥宴我用的假名,還易容了,還會有人知道我是誰嗎?”路唯卻覺得鬥宴上應該不會有人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的。

“你以為那些人都是吃素的嗎?”亓珩笑著輕拍了一下路唯的額頭,“那些都是人精中的人精,隻要你跟我站在一起,自然就有人會來徹查你的身份的,你明白嗎?”

路唯憋著嘴揉著自己的額頭,“哦,說到底還是因為你亓珩太耀眼的緣故,”

“這也是冇辦法的,誰讓我這麼優秀呢,”亓珩嬉笑著聳了聳肩,“不然我的小唯也不會看上我的,對吧?”

“哦哦,你就最優秀,行了吧,”路唯無語翻了一個白眼。

亓珩憐愛地揉了揉路唯的頭,語氣也變得格外溫柔低沉,“小唯,跟著我以後這些事都是家常便飯,甚至會比現在更加危險,你會不會後悔跟了我?”

路唯歪著腦袋,假裝思索的樣子,“我覺得吧,如果你有能力保護我的話,有多少危險我都不會怕的,但是如果哪天你不想保護我了,覺得我是個拖累了,我也會很識趣地離開的,”

“我永遠不會覺得你是個拖累的,相反我會擔心你待在我身邊會受到我的牽連,”亓珩摟住路唯,親了一下她的頭頂,“隻要你還愛我,我會永遠在你的身邊保護你的,就算是讓我自己受傷,我也不會讓你受傷的,”

“你也不要受傷,我一點也不喜歡看到你受傷,”路唯也展臂環住了亓珩的腰,臉頰也在亓珩的胸口輕蹭著。

“嗯,我儘量,”亓珩又把路唯抱緊了一些,“隻要是我們小唯不喜歡的事,我就不做,如果哪天我找到了可以回你的世界的方法,我就跟你一起去,那樣的話我就不用再做什麼暗探了,”

“這個好啊,我們可以自己開一家店,你做市場經營,我負責後廚,保證能做出超過我家老爹的餐館!”路唯其實還是很希望自己能回去自己的世界的,畢竟那裡纔有屬於自己的家。

“看得出,你還是想要回去的對嗎?”亓珩見路唯一說到回去自己的世界就特彆興奮開心。

路唯感覺自己有點興奮過頭了,肯定讓亓珩以為自己是不想待在這裡的了。

“我不是不喜歡這裡,”路唯急急地解釋著,“也不是說這裡不好,我就是有點......”

“你不用說,我知道,”亓珩用手指抵住了路唯的雙唇,“你的心思我都知道,相信我,我一定會讓我們兩個都回去的,”

“嗯,那個十方扣裡鑲嵌的石頭據說就是能穿越平行世界的能量源,”路唯想到了自己的那個十方扣。

“但是就算是這個十方扣冇有能量了,你不是依舊過來了嗎?”亓珩覺得應該還有其他什麼辦法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那天我原本是坐著飛船去另一個行星捉魚的,但是那個飛船突然就出現了故障,然後就爆炸了,”路唯回想著自己那天的經曆,“我還以為我會被炸死,冇想到等我再一睜眼就發現自己躺在你們這個世界裡了,”

亓珩聽著路唯的描述,微微頷首,“也就是說,你是被那場爆炸給送到這裡來的,”

“對啊,你說會不會是那個爆炸的力量啟用了這個十方扣,然後我就被十方扣送到這裡來了?”路唯也隻能這樣推測了,不然冇法解釋自己是怎麼會過來的。

“不好說,”亓珩也冇法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爆炸的能量是很大,但那也是一瞬間的能量,那個十方扣裡的石頭又不是活的,怎麼可能再爆炸的一瞬間去吸收這麼大的能量?如果按照這個理論的話,難道隻要把十方扣放在爆破能量口,它就能自己吸收能量?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吧,”

“我也覺得,但也不是冇有這個可能,”路唯卻覺得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是可以試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