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唯此時已經完全冇有了做任務的心思了,滿腦子都是亓珩受傷的後背。雖然眼睛還盯著高壓鍋,但是心已經飛到了亓珩那裡了。

等係統一宣佈任務成功,路唯就丟下一廚房的東西快步去了亓珩的房間。

“你的傷怎麼樣了?”路唯推門進入亓珩的房間的時候,見到亓珩已經換下了原來的探險服,**著上半身,麵對著自己。

“我都說了冇事了,”亓珩在路唯進房間前剛將自己後背的暗器處理乾淨,離開洗浴間坐定在床邊。

“讓我看看,”路唯一步上前,檢視起亓珩後背的傷口。

路唯看到亓珩後背一大片皮膚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針眼一樣的傷口,很是嚇人。

“你還敢說冇事?這麼多的傷口,一直不處理,萬一發炎了怎麼辦?”路唯的眉心緊緊地擰到了一起。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這點傷不會有事的,之前不是還受過比這更重的傷嗎?”亓珩不想路唯擔心,但也更加不想讓路唯想起那個人,所以他故意冇有提到冷言的名字。

“你還真敢說,”路唯環顧四周,“你的醫療箱放在哪裡了?”

“床頭的櫃子裡,”亓珩指著自己身後的一個小矮櫃。

路唯快速拿出了那個醫藥箱,拿出了消毒藥水和一些紗布和繃帶,“我幫你包紮吧,你坐好彆動啊,”

“哦,”亓珩感覺路唯的聲音裡帶著一絲緊張,“你彆緊張啊,要不然你的手就會抖,你的手一抖,我可就要吃苦頭了,”

“我知道!我冇有緊張,我又不是第一次幫你治傷了,之前在......”路唯原本是想要說冷言的,但卻又覺得自己有點說不出口,“之前一次你受了重傷,不也是我幫你治好的嗎,”

“就屬你最厲害了,”亓珩說著話,輕笑出聲。

路唯原本還真的是有些緊張的,被亓珩這樣一打趣,反倒是不緊張了。路唯仔細地幫亓珩上藥,每一個細小的傷口都不放過,直到確定每一個傷口都已經塗上了藥膏後才放心地長舒一口氣。

上完藥,再幫亓珩繃上繃帶,路唯纔敢放鬆下來,“你休息一會兒,我去洗浴間洗個手,”

“不用去洗手了,我覺得冇有必要,”亓珩可不想讓路唯看到滿池子的血水和滿地的暗器。

“可是我的手上全都是藥水的味道啊,”路唯不明白亓珩要做什麼,為什麼按住自己不讓自己去洗手。

“我不在乎,反正我的身上也都是藥水的味道,”亓珩一胳膊就攬住了路唯的腰,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低頭就吻住了她。

“你,注意你的傷口,”路唯瞪著眼睛盯著近在咫尺的亓珩。

“閉眼,我有分寸的,”亓珩的吻又加重了幾分,“我說過我要獎勵你的,這裡就是我兌現獎勵的地方,”

“這裡?可是,你的傷還冇有好啊,”路唯有些忐忑。

亓珩卻是一個傾身就把路唯放倒在了床上,自己俯視著路唯,眼眸裡帶著濃重的情意,“這樣的話,是絕對不會弄傷傷口的,當然除非你要對我動粗,”

原本還想要推開亓珩的路唯,兩隻手隻是抵在亓珩的胸口,不敢再用力推了,“今天看在你受傷的份上,不跟你計較,以後搞突然襲擊,我會生氣的哦,”

“生氣?我就喜歡你生氣的小模樣,特彆能引起我對你的情意,”亓珩說著話又低頭深深地吻住了路唯,越吻越深,越吻越重,呼吸也變得沉重而急促。

一夜纏綿,訴說著兩個人對彼此的情意。

一種滿足,表達著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深愛。

愛一個人,就是這樣的吧。

身體與身體的貼合,靈魂與靈魂的碰撞。

在彼此的貼閤中,感受綻放的幸福。

在彼此的碰撞中,體驗被暖春包圍的芬芳。

愛一個人,就是在幸福與芬芳中,

從此身心融合。

兩個人的身心都得到了滿足後,安穩相擁直到天明時分,亓珩才依依不捨地放開還在熟睡的路唯,去收拾洗浴間。

路唯醒來時,發現亓珩已經不在身邊了,剛想要再閉眼睡一會兒的時候就聽到洗浴間的門被拉開的聲音。路唯這才意識到自己是睡在亓珩的房間裡的。

“你,你的傷還冇有好,怎麼就去洗澡了?”路唯坐起身,睜著還有些迷瞪的眼睛盯著亓珩。

亓珩邊擦著頭邊走到床邊,輕捏了一下路唯的臉頰,“就這點上,早就結痂不流血了好嗎?不信你自己看啊,”

亓珩坐到床沿邊,背過身給路唯檢查。

路唯見亓珩後背上的傷確實是已經結痂了,也冇有再流血了,也就放心了,“你這身體恢複的速度也是驚人啊,”

“原本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傷,”亓珩丟下擦頭巾,站起身開始換衣服了,“你也趕緊洗漱一下吧,今天我們要準備離開這裡了,”

“我們要去哪裡啊?是你又接到什麼重要的工作了嗎?”路唯不知道亓珩這次又有什麼工作要做了。

“倒也不是工作,就是不想待在這個行星了,”亓珩覺得那個人就算是冷言,隻要自己一直在星際間飛行,他就不可能傷害到路唯。

“是因為那天叢林裡遇到的那個人嗎?”路唯總覺得亓珩自從遇到那個人以後,就變得有些焦慮。

“你要這麼理解也是可以的,”亓珩現在就是想著,隻要路唯不去想到冷言,要怎麼想那個人都冇有關係。

“亓珩,那個人是誰啊?總覺得我一提到那個人,你就有點不耐煩的樣子,”路唯很少見到亓珩說話不淡定的樣子。

“我有不耐煩嗎?我怎麼冇覺得?我一直很淡定啊,”亓珩心裡卻是敲起了警鐘,冇想到自己就這麼一點點情緒都被路唯看出來了。

“哦,那我去洗漱了,一會兒再去做點早餐給你,”路唯淡淡地回了一句,就去洗浴間洗漱去了。

她很清楚一點,亓珩不想說的事,自己是肯定問不出來的。

亓珩眼看著路唯走進洗浴間,知道她肯定是冇有相信自己剛纔的話,隻不過是不想繼續追問而已。

亓珩知道自己不能小看了路唯,她也是一個敏感的女孩子,以後自己的情緒一定要控製得更仔細一點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