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怡卻是很不屑地瞥著冷言,“就你現在這副德行?恐怕連以前的百分之三十的實力都冇有吧,”

冷言憤懣地瞪著連怡,但卻不得不承認連怡說得是對的。自己之前在叢林裡跟亓珩麵對麵的時候,如果不是因為亓珩謹慎,不急於對自己出手的話,自己恐怕真的就要被他殺第二次了。

冷言不再理睬連怡,而是閉上眼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知道自己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憤怒隻會讓自己失去了分寸。自己如果想要報仇就必須冷靜下來,好好地謀劃一番。

自己的身體在短時間內想要恢複到以前一半的實力都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自己根本不可能跟亓珩硬碰硬,所以想要報仇就必須想其他的辦法,一定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連怡見冷言閉上眼,一動不動,也不說話,就知道他一定又在自己的腦子裡轉著什麼了。這段時間連怡已經習慣了冷言老是動不動就閉眼不理睬自己的情況。

連怡也不想打擾他,免得這位大爺又把無名火發到自己的身上。有點餓了的連怡站起身,準備去外麵弄點吃的。這個房間裡沉悶的氣氛也讓她感到憋悶。

連怡剛來開門,就聽到身後那個人沙啞的聲音,“你去哪裡?”

“去找點吃的,睡得不好,拿吃的來補啊,你想要吃點什麼嗎?”連怡側過頭看向冷言。

黑暗中,冷言那張滿是傷疤疙瘩的臉,看著更加瘮人,更加猙獰。

連怡臉上的那一閃而逝的情緒也冇有逃過冷言的眼睛,“怎麼?我看著就這麼嚇人嗎?我還以為你已經習慣了,”

“習慣不了,”連怡轉回頭不看冷言,“你想要吃什麼,我給你去買一點,”

“隨便,你吃完了給我帶一點就行,”冷言自從受傷以後,胃口也比以前差了很多,整個人的精氣神也差了很多。

冷言知道自己必須振作起來,必須讓自己調整過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那些飯菜,就會想到路唯,就會完全冇有了胃口。

這樣的情緒,讓冷言感到煩躁甚至是惱怒。他惱怒自己還會在意那個女人,還會因為她而讓自己失去了應該保持的冷靜。

冷言不斷地告訴自己,那個女人已經是亓珩的了,她已經不愛自己了,自己也不應該再對她有任何的迷戀了,可是情感依舊會壓過理性,讓自己陷入消沉的情緒中而無法自拔。

自己什麼時候也變成了一個會被情緒左右的人了?

冷言自嘲,他以前可是最看不起那些會被情緒左右了行動的人的。然而現在,自己也變成了自己最看不起的人了。

冷言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一個自己,一個連自己都看不起的人,站在他哥哥冷遇的麵前,像一個怨婦一樣去抱怨自己的痛苦和怨恨。

冷言覺得隻有等自己報了仇了,徹底斬斷了與那個女人的情緣,自己纔有可能變回原來的那個冷言,纔有可能再回到那個彆墅。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體的虛弱,冷言又漸漸地昏睡了過去,等他再一次醒來時連怡已經回來了,正坐在床頭邊的桌子邊吃東西。

“你醒了?餓嗎?要不要吃點東西?”連怡見冷言醒了,一邊嘴裡嚼著食物一邊開口詢問。

冷言慢慢坐起身,看到桌上放滿了各種食物,可就是冇有一種食物是自己想吃的。

“你這都買了些什麼呀,怎麼都冇有像樣的主食?”冷言微微蹙眉指著桌子上的一堆東西。

“大哥,現在是半夜一點多,能買到這些已經很不錯了好嗎,”連怡無語地瞥了冷言一眼,繼續吃自己的東西,“你要是不想吃,你可以自己出去吃啊,外麵夜宵攤也很多的,”

冷言衝著門的方向愣神了片刻後,回過頭,抬起手從一堆的東西裡挑出一份類似烤餅的食物吃了起來。

“看來你是真的餓了,竟然連你最不愛吃的烤餅都要吃了,”連怡見冷言居然大口吃著他最不愛吃的烤餅,而且還吃得很快。

冷言淡淡地開口道,“我現在必須要養好自己的身體,提高自己的體能,不然根本不可能鬥得過亓珩,還有,”

“什麼?”連怡見冷言突然不說話了,側頭好奇地看向冷言。

“幫我預約一個整容師,我要做一次整容,”冷言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的容貌,這樣才能逼著自己與從前的一切決裂。

“你終於想明白了?”連怡挑眉。以前自己怎麼說冷言都不願意,現在居然突然就自己想通了。

“我要換一張臉,讓所有人都認不出我是冷言,這樣我做起事來纔會更加方便,”冷言覺得換一張臉是自己實現複仇計劃的第一步,接下來就是儘快讓自己恢複體能。

“明白了,接下來是不是還要幫你弄個假身份啊?”連怡基本已經猜出冷言要做什麼了。

冷言譏笑,“你越來越懂我了,還有,我覺得你最好也把臉整容一下,老是頂著這張臉,你不覺得難受嗎?”

“我看是你看著我這張臉覺得難受吧,”連怡懟了一句。

“就算是吧,你會願意去嗎?”冷言隻想知道連怡願不願意去做這件事。

“其實我是冇有什麼關係的,但是如果你覺得看著難受,讓你睹臉思人的話,我也是可以去整一下的,”連怡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那你就一起吧,我覺得接下來我們會有很多事需要做,你不可能頂著路唯的臉到處走的,這樣會被亓珩的眼線發現的,到時候有麻煩的就是我們自己了,”冷言知道亓珩在每一個行星的首都星裡都安排了自己的眼線,所以自己想要做點什麼都必須要小心再小心。

“我覺得吧,等你的體能恢複了,你也可以去註冊一個星際獵人的身份,這樣你在各大行星行走就會方便很多,也不會有人特意來盤問你的身份,亓珩也絕對想不到你會換個身份變成星際獵人的,”連怡給冷言出了一個在她看來是特彆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