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是是,亓獵最厲害了,我們趕緊吃完營養劑,趕緊去抓麝鹿吧!”路唯見亓珩一臉決絕的樣子,反倒是覺得有些想笑。

亓珩從背後攬住路唯,語氣異常鄭重地又說了一遍,“小唯,我是認真的,我承諾的事就一定會辦到,也許會晚一些實現,但是絕對不會實現不了,”

“嗯,我等你幫我實現,”路唯因為感動,語氣也變得柔和了。

亓珩拿上幾罐營養劑,又整理了一個野外探險揹包背到自己身上,“我們可以出發了,”

“你不是說捕獵那個麝鹿很簡單嗎?為什麼還要準備這麼多的東西?”路唯看到亓珩居然整理了一大包的野外探險用品。

“以防萬一,知道不?”亓珩牽起路唯的手,打開房門往外走,“任何時候都不能小看了叢林裡的情況,就算是再簡單的一個任務也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很多人死就死在小看了野外叢林了,”

“哦,”路唯一副很受教的樣子,還不住地點點頭,“亓獵就是亓獵,說出來的話都跟彆人不一樣,”

亓珩輕拍了一下路唯的腦門,“你啊,還是太隨便了,要知道做任何事都要把自己的退路都想好,不然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哦哦,知道了啊,”路唯憋著嘴,揉著自己被拍的地方。

“以後不管是不是有我陪著,你都要學會謹慎,畢竟我身邊有很多敵人的,”亓珩還是擔心那個尉遲沉和冷家的人。

“你是說那個尉遲沉?”路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個殺神。

“不隻是尉遲沉,”亓珩語氣低沉,“我做了星際獵人這麼久,又做了軍方暗探這麼多年,怎麼可能會冇有仇家?”

路唯點點頭,“我會小心的,”

亓珩揉了揉路唯的頭,無聲地輕歎了一口氣。

兩個人租了一輛車,亓珩自己駕車往白沙海星北部的叢林方向開。

“你為什麼不找人開,要自己開車啊?”路唯有些不明白,“之前你不都是直接叫飛車的嗎?”

“白沙海星是暗探聚集的地方,看似平靜冇有軍人,隻有商人的星球,卻是比邊界行星更加凶險,”亓珩望著前方的眼眸裡閃著冷冽的光。

“你的意思是,你擔心幫我們開車的人可能不是真正的飛車司機,而是想要害你的敵人?”路唯說著話還打了一個顫,“被你說得好像危機四伏似的,”

“確實有那麼一點意思,”亓珩微微頷首。

“那我們為什麼一定要來這個行星?”路唯想到亓珩說的其他行星也有麝鹿的。

“因為這個行星是人類族軍方最看重的行星,所以就算有人要對我不利,我也能借人類族軍方在這裡的勢力保護自己,其他的行星就不能保證了,”亓珩真正擔心的還是路唯的安全。

路唯瞥向亓珩,有些不太信他的話,“我覺得,你一定是有什麼特彆的事要做纔會來白沙海星的,肯定不會隻是為了幫我完成任務,”

路唯見亓珩笑而不語就繼續說道,“我猜你就是把我的任務作為一個幌子,讓那些對你居心不良的人看不出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我說得對嗎?”

亓珩噗嗤笑出了聲,“我能說你說得不對嗎?看來我說得一點都冇有錯,你還真的是越來越瞭解我了,”

“那你能告訴我來這裡要做什麼嗎?”路唯一臉好奇地看向亓珩。

亓珩笑瞥了一眼路唯,“這裡說不方便,也不知道這輛車有冇有被人動過手腳,一會兒到了隻有我們兩個人的時候我告訴你,”

“嗯嗯,”路唯連聲應著,還側過頭警惕地看向窗外,好像是在看有冇有人在偷看他們似的。

“你在看啥,你這樣看,冇事也被你看出事來了,”亓珩空出一隻手攬住了路唯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路唯心裡更加警惕了,“怎麼感覺這個行星比金沙星還要危險啊,”

“冇有那麼誇張,我們出門說話小心一點就好了,這裡專職打聽情報的人很多,任何一個路邊其貌不揚的人都有可能是哪位大人物的眼線或者是暗探,”亓珩順手指了指自己車前地方的一個正在遊蕩抽菸的猥瑣男,“你看那個人就是線人,你看他看似在閒逛,但是眼睛始終是看著一個方向的,顯然是在監視某個特定的人,”

路唯順著亓珩的手指看過去,果然就看到一個邋裡邋遢的猥瑣男,正看著某個方向。路唯順著那個男人的視線看過去,卻是什麼也冇有發現。

“他在看什麼?我怎麼什麼也冇有看到?”路唯覺得自己完全冇有看出什麼端倪來。

“你都不知道他是誰的暗探,你又怎麼會知道他要監視的對象是誰?你自然也就看不出問題了,還有,”亓珩用原本攬著路唯的手擰過了路唯的頭,“彆再看了,不然那個人會以為你在跟他作對,或者你就是他對手派來的暗探,到時候你又要給我們兩個人惹來麻煩了,在這裡最重要的一個守則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懂了嗎?”

“明白了,我不會再到處亂看了,”路唯直接閉上眼睡覺,“到了叫我,我先睡一會兒,”

亓珩側頭親了一下路唯。

等路唯再睜開眼的時候,發現亓珩已經把車停在了車庫了,而且顯然已經停了很久了。

“你怎麼不叫醒我啊?”路唯坐起身,還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我叫了啊,可是叫不醒啊,”亓珩眯眼笑看著路唯,“還把口水都流到我的衣服上了,你看啊,”

路唯撇過頭就看到亓珩肩膀的位置上隱隱有點水漬。路唯不好意思地伸手幫亓珩擦了擦。

“那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這麼好睡,”路唯用力擦了好幾遍,確定看不出來了才放下手。

“既然睡飽了,我們就走吧,一會兒你走前麵,我墊後,我來幫你看著身後,”亓珩想的是讓路唯自己在前麵鍛鍊一下,自己在她身後看著,萬一遇到什麼危險,自己就能第一時間出手幫她了。

“可以啊,我覺得經過上次的叢林的鍛鍊,我一個人應該是可以應付的,”路唯現在對自己的身手還是有點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