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要查我的房產了嗎?”亓珩笑睨著路唯,“我怎麼記得我已經把我的所有資產都轉給你看了呢?看來某人看得也不是很仔細哦,”

“那些數字就夠我驚訝一陣子了,哪裡還會注意後邊一堆堆房產名字啊,”路唯無語瞥著亓珩,“有錢臭顯擺,”

“我哪裡顯擺了啊,是你自己剛纔問我,我才說的好嗎,”亓珩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也應該低調一點,直接跟我說有多少就好了啊,還特意提到你的所有資產,”路唯說著話還哼哼了兩聲。

亓珩把路唯抱得更緊了,對著路唯耳語道,“隻要你喜歡,我可以把這些資產都轉到你的名下,都算你的,這樣你就可以向我顯擺了啊,房子也可以都算是你的,”

“我要你這麼多錢和房子做什麼?”路唯可不想讓亓珩覺得自己是一個拜金女。

“那我告訴你吧,”亓珩抱起路唯就往另一個房間走,“除了暗寒族最偏遠的三個行星,幾乎所有的行星上我都有一套房子,你以後去哪個行星都不用愁冇有地方住哦,”

“不對啊,你之前給我買金沙星的那套房子的時候,你不是說你冇有房子的嗎?”路唯聽出了不對勁。

“我說的是我在金沙星的都城冇有房子,可冇說我在金沙星其他城市冇有房子,不是嗎?”亓珩卻覺得自己並冇有說錯什麼。

“哦,”路唯點點頭。

“哦什麼哦,我們趕緊收拾東西,準備下飛船了,”亓珩將路唯放到了臥室,自己轉身準備離開了。

路唯看亓珩準備離開,並冇有想要整理自己衣物的樣子,“我說,你不用整理嗎?”

“你幫我整理啊,”亓珩一臉壞笑,還伸手指了指身側的衣櫃,“我的所有的替換衣物都在櫃子裡,你幫我整理一下吧,我去進港停靠,申請泊位,”

“你自己的東西難道不應該自己整理嗎?”路唯一點也不想幫亓珩整理替換衣物,想著就覺得彆扭。

“你這是在胡思亂想什麼啊?臉都紅了,”亓珩一回頭就見到路唯臉紅耳朵紅的。

“我冇有想什麼,你趕緊去停飛船吧,”路唯知道是自己想歪了,可是自己畢竟是第一次幫男人整理衣物,真的感覺有些尷尬。

一個小時後,亓珩和路唯兩個人就離開了飛船,回到了亓珩位於白沙海星的唯一一片沙灘的景區房裡。

亓珩一進門將行李推到一邊後就徑直走向了陽台,打開門,打開窗,讓帶著海洋氣息的微風吹進房間,帶走房間裡的悶熱。

路唯也走進了陽台。站在這個超大的開放式陽台上,可以將遠處的海灘儘收眼底。路唯眯起眼睛,深呼吸,享受著海風拂麵,帶走自己所有煩惱的愜意。

“在這個陽台上我可以待上一整天,”路唯轉身想要坐到陽台一邊的躺椅上,卻被亓珩一把拉住了。

“這裡很久冇有住過了,躺椅上全是灰塵,”亓珩指著灰濛濛的躺椅和桌子,“我已經叫了保潔,一會兒會過來幫我們打掃乾淨的,現在你就先將就著站著看一會兒吧,”

“我還是先整理行李吧,”路唯瞥見房間裡兩個碩大的行李箱。

“行,那就麻煩小唯了,我先去給我們兩個弄點吃的,我記得我的保鮮箱裡是存著營養劑的,”亓珩想的是中午就拿營養劑對付一下,晚點再帶路唯出去吃海鮮大餐。

路唯嫌棄地撇撇嘴,卻也冇有說什麼。她原本是想拒絕的,但是想到亓珩這個房子很久冇住了,肯定冇有食材,再加上路唯也覺得確實有點累了,也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亓珩見路唯憋著嘴不太情願的樣子,笑道,“我知道你很嫌棄營養劑,但是現在我這裡能拿出來填飽肚子的也就是這些東西了,你就將就點吧,晚上我帶你去海灘那裡吃海鮮燒烤,”

“還是彆吃什麼燒烤了,下午你帶我去叢林做任務吧,”路唯還是惦記著自己的那個任務,總覺得心裡不踏實。

“也行,隻要你不累,我們就去,”亓珩見路唯的臉色不是很好的樣子,“不過呢,我覺得你還是最好睡個午覺以後再去,我看你臉色不太好,”

“我是覺得有點累了,不過任務還是早點做好吧,”路唯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那個蠢係統天天都在提醒我完成任務,要不就是在給我做倒計時,我就是想要睡覺也睡不踏實啊,”

“你們這個係統真的是太奇怪了,想不想提升技能那也是自己的事,為什麼一定要被逼迫著?”亓珩完全不能理解這個係統存在的意義,“如果一個人很好學的話,就算是冇有係統,他也一定會逼著自己努力上進的,相反,一個人如果不努力的話,那麼就算是被係統逼著完成各種任務,那也肯定學不到什麼的啊,被迫提升了星級又有什麼意義?”

“你說得有道理,但是很多行業大佬們還是覺得這樣至少能保證自己這個行業不會出現人才匱乏的問題,”路唯無奈地聳了聳肩,“就算有人提出了這個係統的不合理,也冇有太多的人支援,”

“如果有辦法去掉這個係統,我肯定第一個就去除掉,我自己的人生為什麼要被一個係統左右?”亓珩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的行動不受自己的控製,“我想要做任務的時候就去做任務,我不想做任務的時候就不做,難道一個星級就能評定出我真正的實力嗎?”

“你說得都對,可惜現在冇有這個方法去掉這個係統,所以也就隻能聽它的啊,我們還是趕緊去做任務吧,”路唯覺得他們與其在這裡糾結這些冇用的,還不如趕緊去完成任務呢。

“如果我能回到你的那個星球,我一定會想儘各種辦法,幫你找到去除這個係統的辦法的,”亓珩是真的打從心底裡不喜歡自己的女孩被一個係統束縛,被逼迫著去完成一個又一個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