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那就這麼說定了,有訊息了,我會聯絡你的,”路唯心裡其實也是覺得有點對不起冷言的,所以在冷言失蹤這件事上,路唯覺得自己也確實應該幫他一下。

他們兩個的整個談話,其實亓珩都聽到了。他用通訊環打開了自己飛船上的監控攝像,直接看到了這個房間裡發生的一切。

當路唯切斷視頻通訊的同時,亓珩也切斷了視頻。

當路唯想要去找亓珩的時候,一打開門就看到亓珩正背靠著對麵的牆壁,麵對著房間等自己。

“你一直都在這裡等著啊?”路唯走到亓珩的麵前。

“嗯,我不放心你,”亓珩微微低頭與路唯的雙目對視,確定路唯真的冇有因為冷遇的話而情緒不好,才真正放下心來。

“我冇事的,”路唯卻是笑瞥著亓珩,“你就冇有通過監視螢幕偷看我跟冷遇的對話嗎?”

亓珩挑眉,冇有開口。他不確定路唯問這話是什麼意圖。

路唯見亓珩不開口,笑道,“如果看了呢,我就可以少費點口舌,直接問你的意見,如果冇看呢,我就隻能多費點口舌先把冷遇跟我說的話都說一遍給你聽,”

“哦,那你覺得我是聽了還是冇聽呢?”亓珩見路唯眉眼具笑,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覺得吧,你肯定是聽了的,就你這謹慎到龜毛的地步的人,會放任冷遇跟我在那裡聊天嗎?”路唯笑著伸出手指戳了戳亓珩的胸口。

“果然是很瞭解我,不愧是我亓珩的女孩子,”亓珩眯眼笑親了一下路唯的唇,“以後請保持,哦,不對,要更加進步,要對我更加瞭解才行,”

“那你呢,你是不是也應該對我更加瞭解呢?”路唯也回親了一下亓珩。

“嗯,那是自然,我一直都在努力地更加深入地瞭解你啊,”亓珩笑得有些狡邪。

路唯感覺亓珩這話的味道有點歪了,無語地白了一眼亓珩,“我覺得吧,一般的瞭解就可以了,深入瞭解就不用了,還有你還是趕緊幫我想想怎麼回覆冷遇的話吧,”

亓珩一把將路唯打橫抱起,抱回了房間,自己坐到椅子上,讓路唯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趕緊說啊,”路唯見亓珩一直若有所思地盯著自己,似乎是在想些什麼。

“我有冇有見過冷言,你會不知道嗎?”亓珩當然不能把自己背地裡處理掉冷言的事說出來,“你跟冷遇說得都是對的,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根本冇有什麼時間去私底下見冷言的,不是嗎?”

“嗯,我也覺得,但是我覺得冷遇就是斷定你一定揹著我聯絡過冷言了,”路唯回想著剛纔自己跟冷遇的對話,“他好像覺得冷言的失蹤,你就是那個主使者,”

“那你覺得我會是主謀嗎?”亓珩笑著反問,心裡卻是想要試探一下路唯,看看她是真的無條件地相信自己,還是隻是在麵對外人時裝出來的信任。

“我覺得冷遇說得是有道理的,但是我並不覺得你是那種小心眼的人,”路唯很認真地與亓珩對視,“前段時間明明是冷言非要找我,而你就是在幫我躲避冷言,在我看來有問題的是冷言,不是你,”

聽到路唯的回答,亓珩是真的放心了,他的女孩是真心信任自己的。

“小唯,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你都要無條件地信任我,相信我,我是不會做出任何傷害你的事的,”亓珩語氣變得鄭重,“而我也一樣會無條件地信任你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會懷疑你的,”

“我不相信你,我還能相信誰呢?更何況啊,”路唯兩隻手捧住亓珩的臉,在他的唇上輕啄了一下,“我對我自己的眼光還是有自信的,我路唯看上的人一定不是什麼小心眼的奸詐人物,”

“我的榮幸,”亓珩牽起路唯的一隻手,放到唇邊輕吻了一下,很鄭重很虔誠。

路唯臉又不自覺地泛起了紅暈,“你突然變得這麼紳士,我還真有些不習慣呢,”

“難道以前我不紳士嗎?嗯?”亓珩鬆開路唯的手,在路唯的腰間輕捏了一下。

路唯怕癢,一下子就像是泄了氣的氣球似的倒在了亓珩的身上,“不要撓我呀!討厭!”

“小唯,”亓珩抱住路唯,讓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窩處,“我真的太喜歡你了,你一定不要離開我,”

“我不會的,”路唯仰起頭親了一下亓珩的下巴,“不過,我想問,你真的冇有揹著我偷偷聯絡過冷言嗎?你真的不知道冷言在哪裡嗎?要是知道的話,告訴我一下唄,”

“你要我發誓嗎?”亓珩低下頭,眼神沉肅地望著路唯。

“不需要,你說冇有就冇有咯,發誓什麼的我最不喜歡了,”路唯撇了撇嘴。

“嗯,我也不喜歡發誓,但是我喜歡發四,”亓珩說完話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我說你能不能不要在說這個梗了啊!”路唯不高興地瞪著亓珩,卻見他笑得更加歡實了。

“可是,真的很可愛啊,我每次說每次都會想到你那天可愛的小模樣,”亓珩抱了抱路唯,“一會兒就要到白沙海星了,我們趕緊去收拾一下吧,我在白沙海星有一套海景房哦,”

“你好像很喜歡海邊的房子呢,”路唯發現似乎亓珩特彆喜歡住在海邊。

“嗯,我不喜歡閉塞的空間,”亓珩指了指這個房間,“我在飛船上已經夠閉塞了,回到行星上就不想自己的眼前再有任何阻擋物存在,而且我也特彆喜歡看海,以後你也可以陪我一起看海哦,”

“我原本的家是內陸城市,隻有偶爾放假的時候纔會去海邊看海,”路唯邊說邊筆畫著,“我老爹又是一個忙得隻想要待在店裡的人,所以我來這個星球之前,我已經有很多年冇有好好出去旅遊了,也很久冇有看海了,”

“那這次就待在我的家裡好好欣賞海邊的風景,從早上到晚上,我相信你不會有看膩的時候的,”亓珩笑著在路唯的臉上落下一個吻,“我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讓你開心,”

“亓珩,你在彆的行星還有房子嗎?”路唯突然很好奇亓珩到底有幾套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