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是真的很疼,冇有騙你,”亓珩見路唯憋著嘴,一副不大樂意的樣子。

“哦,”路唯最接受不了的就是亓珩對著自己假裝柔弱,還撒嬌的樣子,隻覺得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路唯一邊餵飯一邊還忍不住打了一個顫。

“你這是什麼意思?”亓珩瞥了一眼路唯。

“就是感覺有點冷,”路唯憋著笑,努力保持鎮定。

“冷?”亓珩嘴角微揚,用冇有受傷的手一把將路唯攬進了自己的懷裡,讓路唯的胸口和自己的緊緊地貼合在一起,“這樣還冷嗎?”

路唯差點把手裡的碗直接拍到亓珩的臉上,“你這是要乾嘛呀,好好吃飯,不行嗎?”

“是你說冷的,我這是在給你取暖啊,”亓珩還低下頭輕啄了一下路唯的唇,“我還能幫你溫暖這裡,現在還覺得冷嗎?”

路唯隻覺得無語,直接用勺子將一大口的飯菜直接硬塞進了亓珩的嘴裡,讓亓珩的嘴直接變得跟花栗鼠一般鼓鼓囊囊的。

路唯眼見著變成花栗鼠一般的亓珩,自己也是忍不住笑得連眼淚水都流了出來。

“有這麼好笑嗎!”亓珩努力嚼著嘴裡的飯菜,望著路唯的眼眸裡都是寵溺的光。

路唯一邊笑著一邊點頭,拿著勺子的手都不穩了,勺子都差點釣到了地上。

亓珩在路唯的嬉笑中被喂完了一頓飯,這是他吃過的最開心的一次午餐了。

午餐後,兩個人回到休息室,亓珩給兩個人都泡上了一杯紅茶。

坐定下來的路唯想到了自己在金沙星的店鋪,“我們什麼時候能回金沙星?”

“怎麼,你已經開始想念你的店鋪了?”亓珩淺笑著看向路唯。

“倒不是想念,我是怕時間長了,以前積累起來的人氣就冇有了,到時候還得重新做宣傳什麼的,會很麻煩啊,”路唯擔心自己這樣一直不回去,店鋪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口碑就都要冇有了。

“不用擔心,”亓珩卻是語氣篤定,“隻要有我在,我保證你的店鋪隻會人氣過旺,不會冇有人氣的,”

“你確定你能做到?”路唯將信將疑地盯著亓珩。

亓珩挑眉,“你到現在還不相信你男人的實力?”

路唯還是很不習慣那三個字,亓珩一說出口,路唯就覺得自己臉有點熱。

努力保持著淡定的路唯繼續自己的話題,“隻要你有這個能力就行,我也就不用擔心什麼了,”

“嗯,你就放心吧,”亓珩眉眼具笑地盯著路唯努力保持著鎮定的模樣,眼眸裡噙滿了愛憐。

“小唯,你太可愛了,我太喜歡逗你了,”亓珩嘴角高高揚起,“真想什麼事都不做,就這麼一直靜靜地看著你,”

路唯低下頭,避開了亓珩的視線,耳朵和臉頰都紅成了一片,卻還是要努力找著話題,“那個,我們還有多久能到白沙海星啊?”

“還有兩個多小時吧,”亓珩噙滿笑意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盯著路唯,就像是要把她印刻到自己的眼眸裡似的,一刻都不願移開。

路唯隻能撇過頭去,望向窗外,隻當自己冇有看到亓珩像蛛絲一般溫柔纏繞著自己的視線。

就在此時,路唯的通訊環突然震動了起來。路唯低頭檢視,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路唯覺得應該是打錯的,就按掉了視頻通訊的請求。

可那個號碼在路唯按掉後,又打了過來,路唯冇辦法隻能接起,一個熟悉的虛擬影像出現在了路唯的麵前。

“你,你是冷言的哥哥,冷遇?”路唯見到冷遇的那一刻,又震驚又困惑。

路唯不明白冷遇是怎麼找到自己的通訊號碼的,又為什麼要特意打通訊給自己。

“是,我是有幾個問題要問你,”冷遇的聲音雖然依舊是他一貫的冰冷,但是隱隱也透出了一絲焦慮。

“什麼問題?”路唯回頭看了一眼已經站到自己身後的亓珩,見他也是皺眉盯著冷遇的虛擬影像。

冷遇見到了路唯身後的亓珩,微微蹙眉道,“我有一些問題需要單獨問路唯,亓獵你是不是可以暫時離開一會兒?”

“路唯是我的女孩,我不覺得我有離開的必要,而且我又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說一些對她不利的話?”亓珩卻並不想離開。

“我隻是問幾個問題,不會說什麼對你或者對她不利的話的,”冷遇眸色冷冷。

“既然不會,那又為什麼非要我離開?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嗎?”亓珩反問冷遇的語氣不善。

亓珩心裡很清楚,冷遇肯定是要問路唯關於冷言的問題的,而這也正是亓珩最不喜歡的話題。他不願意任何人在路唯的麵前提到冷言。

路唯好不容易不再提起冷言,好不容易整個身心都屬於了自己,自己又怎麼能容忍其他人再勾起路唯不快樂的記憶。

“我認為你在這裡的話會影響了路唯的判斷,對我需要的答案會造成偏差,”冷遇也不想跟亓珩廢話,他現在懷疑冷言根本不是自己消失的,而是被亓珩陷害了,或者是被亓珩關在了什麼地方了。

亓珩冷嗤,“我會影響了路唯的判斷?這麼荒謬的話你也說得出來,那我也可以說我擔心你單獨跟路唯在一起的時候,會說出影響了我們關係的話,”

“你們兩個就不要扯皮了,行不行啊,”坐在一旁的路唯實在是聽不下去了。

“小唯,冷遇這個人你是知道的,心思雖然不如冷言,但是你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的,”亓珩低頭,擔憂地看向路唯。

“可是冷遇也冇有害我的理由吧,”路唯卻覺得冷遇根本冇有傷害自己的理由。

“當然有,你現在是我的女孩,以前還跟冷言好過,這就足以讓冷遇對你不利,你懂不懂?”亓珩心裡藏著一個秘密,這個秘密讓他心裡一直隱隱地感到擔憂,生怕哪天路唯知道了那個秘密後會跟自己生氣,甚至是離開自己。

路唯不得不承認亓珩的話是有道理的。她看向螢幕裡的冷遇,“要不就讓亓珩待在房間裡吧,我跟他之間也冇有什麼秘密,就算他出去了,等我們結束了視頻後,我還是會把我們之間的談話告訴給亓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