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唯,你怎麼了?到底在難過什麼?”亓珩覺得路唯的情緒有點不太對勁,說著話還輕拍著路唯的後背。

“冇什麼,是我自己胡思亂想了,”路唯啞著嗓子,深呼吸,讓自己從那種莫名的低落情緒裡走出來。

亓珩輕撫著路唯的後背,還低頭輕啄了一下路唯的頭頂,“我的傻小唯,我知道你是在心疼我,但是看到你難過,比我自己受傷了還要痛,你要是真的心疼我呢,以後就不要再難過流眼淚了,這樣呢我也就能少痛一點了哦,”

“嗯,我知道,是我自己不好,莫名就難過了,”路唯感覺自己已經從剛纔的情緒裡走出來了,慢慢坐起身,低著頭,也不敢看亓珩的眼睛。

亓珩輕捏了一下路唯微微泛紅的鼻子,輕笑道,“以後不許哭鼻子了,趕緊去給我做點好吃的,我有點餓了,再過兩個小時我們就能到人類族的行星白沙海星了,那裡也有美麗的海灘,我們完成任務後可以在那裡繼續我們的行程,”

“好呀!”路唯也展顏而笑,“我去給你弄吃的,做好了叫你過來啊,”

“好,去吧,”亓珩親了一下路唯的唇。

路唯離開控製室後,亓珩就撥通了甄倫的音頻通訊。他自然是要假裝不知道前天鬥宴現場的那個人就是自己的接頭人的,所以必須要跟他彙報一下自己這邊的進展。

“你這邊情況怎麼樣了?”一個變了調的聲音冒了出來。

“已經找出那個人了,”亓珩語氣淡定,“那個人已經在鬥宴現場被那個甄部長給帶走了,我覺得他應該有能力問出他的上線和下線的,”

“你確定內奸就隻有他一個人嗎?”那個人繼續提問。

“這個不能確定,但是我相信那個甄部長既然抓了那個叫左洲的人了,就應該能挖乾淨他周邊跟他有聯絡的人吧,”亓珩自然是你不說我也不會主動給自己攬活乾的人。

“那個人我知道的,甄部長也已經在問了,我現在想知道的就一件事,我們人類族軍部或者是協動隊那邊,還有冇有被暗插間諜,或者被收買了的內奸,”那個人是不會讓亓珩這麼輕鬆的。

“這個目前我還冇有摸清楚,”亓珩語氣依舊是淡淡的,“你這麼問,是不是你這邊又聽到什麼風聲了?”

“我這裡目前冇有什麼風聲,我是出於謹慎,我覺得他們不會就隻是簡簡單單地收買左洲一個人的,”那個人就是要亓珩幫自己暗地裡徹查一下。

“你既然這麼說了,我可以幫你去查,但是我也有個要求,”亓珩適時地提出了自己的一個要求,“這件事做完後,我想要退出一段時間,不想再做你的暗探了,”

“為什麼?因為那個女人?”那個人語氣有些不悅。

“不全是因為她,主要還是因為我有點厭倦這種生活了,我想要讓自己休息一段時間,過一過普通人的生活,”亓珩可不想路唯成為他們之間問題的矛盾點。

“好的,我知道了,這件事我也需要考慮一下,”那個人冇有拒絕也冇有同意,“你先幫我做這件事,就算我同意了,我也要找到替代你的人以後,你才能退出,”

“那你儘快吧,我希望我做完這件事後,你這邊能有個乾脆點的決定,”亓珩又怎麼會聽不出那個人是以退為進的計謀,自己是不會讓他稱心如意的。

“看你這次任務完成的結果,我會考慮的,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那個人語氣變得冷肅,還帶著一絲警告,“不要被情愛衝昏了頭腦,你自己是什麼人你自己要明白,彆忘了是誰幫你走到現在的,你的女人知道你的那些過去嗎?”

亓珩最聽不得的就是有人戳他的黑曆史,提醒他從不願意多想的過去。

“這個不用你提醒!你答應過我的事最好也不要反悔!”亓珩惡狠狠地丟下一句話後就切斷了音頻。

切斷音頻後,亓珩立刻打開了監控螢幕,看看路唯在哪裡。他是真的擔心路唯會聽到自己和那個人的談話,會追問自己的那些過去。

亓珩覺得自己還冇有準備好讓路唯知道那些事。自己和路唯纔好了冇有多久時間,感情基礎並冇有十分深厚,自己並冇有把握路唯能接納以前那樣不堪的自己。

亓珩想著等自己和路唯再生活一段時間,等兩個人的情感更深厚一些後,自己再想路唯坦露自己的過去,把完整的自己都展示在路唯的麵前。

正當亓珩想得出神的時候,自己的通訊環震動了起來。

“你可以過來吃飯了哦,”路唯輕快的聲音從亓珩的通訊環裡傳出。

“好,我來了,”亓珩切斷通訊,走出控製室。

亓珩根本不忍心去打破這樣美好的時刻,不想讓這麼快樂的氣氛變得凝重。

亓珩走進餐廳時,看到路唯已經坐在了餐桌的麵對,桌上擺著三道菜和一碗湯,還有一碗米飯。

“這麼豐盛啊!”亓珩笑眯眯地坐了下來,拿起筷子就大口吃了起來,“你的廚藝又精進了嘛,燒出來的菜很對我的胃口,”

“喜歡就好,”路唯也笑眯眯地望著亓珩大快朵頤的樣子,感覺很滿足。

“你怎麼不吃?”亓珩見路唯冇有動。

“我不餓,晚點再吃,你先吃吧,”路唯還拿起筷子夾了一點菜放到了亓珩的碗裡。

亓珩吃得好好的,突然就皺眉放下了筷子。

“怎麼了?”路唯見亓珩很痛苦的樣子,“你這是哪裡不舒服了嗎?”

亓珩點頭,“我的手很痛,剛纔拿筷子扯到了傷口了,”

路唯見亓珩裹著紗布的手,舉在半空中,好像很難受的樣子,隻能起身坐到了亓珩的身邊,“手這麼痛的話,那還是我來餵你吃吧,”

“麻煩我的小唯了,”亓珩笑吟吟地低頭想要親路唯,卻被路唯撇頭躲開了,“嘴巴油膩膩的,彆碰我啦,”

“哦,那吃好了再親,作為對我們家小唯的獎勵,”亓珩還很配合地張開嘴,等著路唯把飯菜喂進來。

路唯無語地白了一眼亓珩,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被亓珩給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