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動物?”路唯從來冇有見過這種猛獸,嚇得全身僵硬,一動都不敢動。

那隻野獸全身黢黑,連眼珠都是黑色的,身形修長,形似獵豹,但是嘴兩側卻是有巨大的獠牙露在外麵,透著凶狠的威脅之氣。

此時路唯腦子裡的係統列出了眼前這頭猛獸的詳細資訊,包括它的優缺點。

巨齒豹:貓科,身長三米,最快奔跑速度30米每秒。

擅長技能:快速出擊偷襲獵物。

缺點:耐力差。

天敵:巨型黑白熊。

綜合戰鬥力:兩星

路唯快速看了一遍,看到最後都要哭出來了,因為係統給出的那頭猛獸的唯一的短板居然是懼怕這裡的另一種猛獸黑白熊。

無計可施的路唯側頭看向站在自己十步遠的亓珩,“快想辦法啊!”

“讓你不要大聲喊,現在知道後果了吧,”亓珩也眼睛警惕,全身緊繃,隨時準備著和那頭猛獸搏鬥。

路唯眼看著那頭漆黑的巨獸慢慢地靠近自己,腦子裡竟然是一片空白。難道自己要成為這頭野獸的口中食了嗎?

“係統,是你讓我來采什麼花的,現在這樣,你總得想想辦法吧!我要是死了對你也冇有好處啊!”路唯現在隻能求助係統了。

係統很快就給出了一個解決方案:巨齒豹最討厭刺激性氣味,次元環裡有胡椒粉末,可以迫使巨齒豹遠離。

路唯更加是欲哭無淚了,自己的次元環已經被亓珩賣給了一個自己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現在到哪裡去找啊!

路唯環顧四周,想知道這周圍有冇有什麼氣味刺激的植物。

“幫我找找這裡有冇有什麼氣味刺激的植物!”路唯對著遠處的亓珩喊道,“這頭野獸討厭刺激性氣味,”

亓珩點頭,心裡卻是奇怪路唯是怎麼突然就知道這些的。

他一邊警惕著那頭野獸的動向,一邊四處搜找著。

路唯借用係統的搜尋能力,讓係統快速搜找著自己身周的各種植物,結果依舊是一無所獲。

“就冇有其他辦法了嗎?”路唯亦步亦趨地向後慢慢退,想要拉開自己和那頭野獸的距離。

可是,那頭野獸像是知道路唯是比較弱的那一個似的,死死地盯著路唯,朝著路唯的方向一步步靠近。

“快點想想辦法啊!”路唯大聲叫著,不知道是對著亓珩叫的,還是對著係統叫的。

亓珩眼見著那頭巨齒豹慢慢向著路唯靠近,距離自己越來越遠,心裡卻是一點冇有變得輕鬆。

如果隻是他一個人,他會毫不留情地將那頭巨齒豹殺死,而且就自己的身手而言,這也不是難事,但是麵對著路唯,亓珩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種不願意出手的心思,生怕自己跟這個女孩又產生什麼聯絡。

路唯突然想到了秦清在她的揹包裡好像放過一瓶什麼東西,說是遇到危險的時候可以保命。

路唯眼睛一眨不眨地瞪著巨齒豹,兩隻手卻是慢慢地,一點一點地移向身後的揹包。路唯幾乎是一動一停地移動著自己的揹包,把揹包放到地上,自己也緩緩地蹲到了地上。

巨齒豹像是意識到路唯想要反抗了似的,站在原地警惕地盯著路唯,冇有離開,也冇有再前進一步。

路唯慢慢地將揹包打開,伸手進去摸索那瓶東西,眼睛卻是始終盯著巨齒豹的,生怕自己一個疏忽,巨齒豹就猛地跳向自己。

摸了好一會兒路唯才摸到那瓶東西,後背已經因為害怕而出了好幾層冷汗了,衣服都已經半濕了。

“喂,”路唯衝著亓珩叫了一聲,“你想辦法吸引一下它的注意,我把粉末撒到他的身上,”

“你確定你的粉末是有用的嗎?”亓珩冷聲開口,“如果你不能一次成功,你知道你的結果是什麼嗎?”

“你有辦法你為什麼不動!”路唯心裡又是一陣火起,“我看你這個人渣也是想不出什麼好辦法的,”

“如果我是人渣,我會立刻離開,根本不會管你的死活,”亓珩冷嗤,“我能站在這裡幫你分散它的注意力已經是在幫你了,”

“混蛋!”路唯低低咒罵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路唯身上的戾氣激怒了巨齒豹,它突然就又開始向著路唯的方向前進了,距離路唯也就是五六米的距離了。

巨齒豹發出了嗚嗚的低吼聲,像是在警告,又像是在為最後的攻擊蓄勢。

路唯嚇得手心冰冷,冒出一層層冷汗。她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擰開瓶蓋,湊到自己的鼻子下麵聞了聞,一股刺鼻的味道直竄腦門。

“真的好衝啊,這是什麼啊?”路唯皺眉。

不過,她已經顧不得這些了,將瓶子裡的粉末用力對著巨齒豹灑出。

巨齒豹被突如其來的粉末攻擊嚇得後退了好幾步,但並冇有走遠,依舊在路唯五六步遠的距離盯著路唯,還齜起了牙嗚嗚地低鳴,顯然是被路唯那一下給激怒了。

路唯此時也是豁出去了,對著已經後退的巨齒豹又撒了好幾下粉末。

巨齒豹不斷後退,然後轉了一個方向,向著亓珩的方向進攻過去。這一次巨齒豹的速度變快了,像是要速戰速決似的。

亓珩冰藍色的眼睛裡瞬間冒出濃重的殺氣。

在巨齒豹攻過來的一瞬間,他從腰間抽出一把冰刃,一掃一刺後巨齒豹就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了。

亓珩冷眼俯視著巨齒豹的屍體,“殺你本不是我所願,但是隨意攻擊卻是你的錯,”

說完話,亓珩用力一甩,將冰刃上的血跡甩掉,重新插回自己的腰間,轉身就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了,冇有再多看路唯一眼。

路唯被亓珩冰冷而狠厲的招式震驚得很久都冇有回過神來。她原本以為這一次亓珩肯定會受傷,卻不想那隻巨齒豹居然連他的衣服都冇有碰到就被他殺了。

路唯突然就想到了自己被他搶走手環時的情形,那個時候自己也是根本反應不過來他要做什麼,手環就已經被他拿走了。

後來自己問他要身份的時候,自己也是輕易就被他打暈了。

原來他的身手真的是不一般。

有了這個認知的路唯心裡又是一陣憤懣,“既然這麼厲害,乾嘛不早點出手啊!非要等我出手了你再出手,果然是人渣!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