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穿著軍官製服的人小跑著到了那個人的麵前,立正向他敬禮,“甄部長!出口已經全部封鎖!我還帶了一個小隊隨時待命,”

“好!陳晨你負責現場警戒,任何反抗的人就地抓捕!”甄倫下令。

“是!”陳晨轉過身對著跟在他身後的一隊人命令道,“全體都有,以縱列為小組,分散警戒!”

所有的士兵立刻快速而有序的散開,站在了鬥宴場料理台的四周,將現場所有人都圍在了其中。

“甄部長,你這是要做什麼!”杜平臉色鐵青,走到了甄倫的麵前,“難道是要把我們都抓起來嗎?”

“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會都帶回進行審問,”甄倫神色異常嚴肅,說話的語氣都帶著軍人特有的冷冽,“任務會威脅到人類族安全的人,我都會毫不留情地將他們除去,寧可錯殺,絕不放過!”

“你以為就憑你這些人就能拿得下我們這裡的人嗎?”杜平心裡一陣緊張,臉上卻是強自鎮定著。

“一個人再強也強不過一個軍隊,請你自重!”甄倫盯著杜平的眼神裡透著冷傲與肅殺之氣。

杜平被甄倫的話堵得一時無語,隻能閉著嘴,怒瞪著她。

甄倫也不再理睬那個人,眼神淩厲地環顧這裡所有的人後開口道,“我接到可靠訊息,這裡有暗寒族的內奸,還試圖雇傭美食獵人對我們人類族的高層領導實施不軌的舉動,”

“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將這些人的陰謀扼殺在萌芽裡!”甄倫越說越高亢,眼睛也瞪得圓圓的,“我相信,給紅會長下毒的人肯定是那些企圖破壞人類族形象的奸細所為,今天我一定要將這些毒瘤全部清除!”

亓珩冷眼看著甄倫在那裡唱戲,顯示著自己的英明和公正。

“那個紅會長好像冇有剛纔那麼虛弱了呢,”路唯一直盯著台上的那位,發現自從那個甄倫下來主事了以後,她的臉色看上去像是慢慢緩過來了。

“她肯定在暗地裡幫自己解毒,就算一時解不了,也可以壓製一時,讓自己不至於毒發身亡,”亓珩冷冷瞥了一眼紅彤漣,“她要是這麼容易就死了,那她早就死了八百回都不止了,”

“果然厲害啊!”路唯禁不住感歎,“就短短這點時間,她就能壓製住尉遲沉給她下的毒,看來尉遲沉這次的任務要失敗了哦,”

“那也未必,”亓珩見站在一邊的尉遲沉神情淡然,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任務會失敗,“你看尉遲沉那麼冷靜,哪裡像是在擔心任務會失敗的樣子啊,”

路唯點點頭,“他應該對自己下的那個毒很有自信,覺得紅彤漣自己是解不了的,”

“我們就等著看吧,這裡已經冇有我們什麼事了,我們隻要把自己的存在感壓到最低就好了,”亓珩現在隻想看他們兩邊自己鬥。

路唯會意地點點頭,視線轉向了甄倫那邊,見他已經走到了杜平和歐燕的麵前,眼神犀利得像是要把他們射穿一般。

“杜平,歐燕,”甄倫走近這兩個人,讓他們處在自己的威壓之下,“你們有什麼要跟我說的嗎?”

“什麼,什麼意思?”杜平因為甄倫的威壓,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對,對啊,”歐燕說話也變得結巴,“我們,我們有什麼問題嗎?”

“你們覺得我會無緣無故找上你們?”甄倫語氣裡帶著上位者的威嚴,“我勸你們最好老實一點,不然我就要請你們換一個地方說話了,”

“我們,我們......”杜平說著話,視線不自覺地瞥向了貴賓席上的另一個人。

“怎麼?”甄倫看到了杜平的這個小動作,厲聲質問,“那邊貴賓席裡有你們的上線?”

“不是!”歐燕立刻急急地否認。

歐燕的這個急急否認的舉動,反而成了不打自招。

“哦,不是啊,那是什麼樣的?”甄倫冷笑地看向歐燕。

甄倫的那一眼,看得歐燕後脊背一陣發寒,汗毛直立。

“冇,冇什麼啊,我真的什麼都不清楚,”歐燕隻覺得自己手心冒汗,額頭也在冒冷汗。

“不清楚?”甄倫又看向杜平,“她說她不知道,那你一定知道吧,不然你們兩個的舉動根本無法解釋,我勸你們還是趕緊說出來,還能少受點罪,”

杜平和歐燕相互對視了一眼後,依舊極力保持著沉默。

“還是不說?”甄倫冷哼了一聲,又看向了另一個副裁判,“韓雨沫,你跟杜平和歐燕也是一起的吧,要不你來替他們說說?”

“我?”韓雨沫心臟一陣狂跳,緊張得臉色瞬間變得煞白,“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

“不是一夥的?”甄倫一步步慢慢地走到了韓雨沫的麵前,“那你能告訴我,你剛纔為什麼要幫那個荊妍嗎?”

“我就是......就是收了......收了她的好處,纔會......纔會幫她的,”韓雨沫也是緊張得說話結巴,“真的......真的跟內奸什麼的......冇......冇有關係!”

“哦,收了好處了,”甄倫微微頷首,“收了好處了,那你知道荊妍得了第一名後會怎麼樣嗎?”

“被,被大金主雇傭吧,”韓雨沫結結巴巴地回答。

“然後呢,那個大金主會讓她做什麼?還有你覺得這裡誰是你說的那個大金主?”甄倫循循善誘地問著。

“應......應該是讓她做菜吧,那個金主......”韓雨沫也下意識地側頭想要看貴賓席,但是頭轉到一半又停頓了下來,“那個......金主是誰,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知道,隻是你跟那個杜平還有歐燕一樣,屬鴨子的,嘴硬不肯說,對吧,”甄倫語氣裡含著明顯的怒氣,“看來是我的手段太溫和了,”

“陳晨!”甄倫轉回身快走回到了杜平和歐燕麵前幾步的位置。

“是!”陳晨小步跑到了甄倫的麵前,向甄倫敬禮。

“把你最輕的手段拿出來給他們看看,不然他們會覺得我們軍部的人都隻會動動嘴而已,”甄倫對陳晨下達了命令。

“是!長官!”陳晨向甄倫敬禮後,轉身對著自己一側的幾名士兵下達命令,“將杜平,歐燕和韓雨沫帶到一邊,先打二十軍棍!”

“是!”一隊士兵齊齊地高聲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