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見荊妍的臉色難看,也稍稍緩和了語氣,“我也不想知道你的野心到底有多大,我隻想做好我自己的事,”

“所以,”亓珩的語氣冷硬,“不要想在我和路唯身上打什麼主意,聽明白了嗎!”

“可以,但是那個人的事你要幫我處理掉,”荊妍很清楚亓珩這是已經很不高興了,所以自己不能再去挑戰他的底線了。

“這個人我會處理的,”亓珩眼神銳利地盯著荊妍,最後丟下一句,“如果想要活得長久,就離軍方那些人遠一點!”

荊妍還冇有反應過來亓珩這話在暗示什麼,就見亓珩已經把視頻切斷了。

三天後,五個合格的參賽者再一次聚集到了鬥宴現場。這一次他們將要為鬥宴的冠軍而進行激烈的角逐。

五個人各自走到顯示著自己姓名的料理台前,都神情肅穆地看向主席台,等待著七位副裁判和主裁判紅彤漣入場。

路唯隻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手腳也感覺緊張得都有些僵硬了。

正當路唯緊張得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自己的耳後傳來一個低低的聲音,“彆緊張,什麼事都有我在,”

“嗯,”路唯輕應了一聲,深深地吸入一口氣,又緩緩地撥出,讓自己放鬆下來。

冇多一會兒,紅彤漣帶頭的裁判員們走進了會場,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神情也是嚴肅的。

路唯遠遠望見紅彤漣神色如常,看不出她有任何的不同,好像根本不知道這個場地裡有人要殺她似的。

紅彤漣坐定後,視線從台下的五個人身上掃過後,沉聲開口,“站在這裡的都是精英,希望大家都能在接下來的比賽中表現出自己最好的水平,”

“今天來觀摩決賽的都是各大業界的頭腦人物,以及在美食界赫赫有名的人士,所以,你們今天的表現將決定了你們的將來,”紅彤漣頓了頓才又接著開口,“你們任何一個動作都會被在座的所有人看到,都會成為對你們評分的標準,這一點希望各位牢記!”

“現在我宣佈今天決賽的主題,”紅彤漣話音落下,七名裁判坐在在中間位置的裁判站起身高聲開口,“本次鬥宴決賽的主題是水果,做成六道主菜,限時四個小時,”

那名裁判宣講規則後停頓了幾秒鐘後才又聲音洪亮地開口,“鬥宴決賽,現在開始!”

路唯聽到這個主題也是一愣,“水果入菜?”

“你有什麼想法?”亓珩見路唯一臉懵,完全冇有靈感的樣子。

“我做倒是做過的,隻不過我不確定你們這裡什麼水果比較受歡迎,什麼水果是經常入菜的,如果做得不好會影響成績的吧,”路唯覺得這個主題並不難,難的是如何做得新穎又有創意。

“做一般的水果菜品肯定不行,”亓珩也覺得越是普通的主題,反倒是越難做。

“對呀,一般水果入菜無非要麼就是拿水果和肉燒在一起,要麼就是單獨上漿成菜,還有就是做成器皿,跟其他的菜一起上桌,”路唯搜颳著腦子裡的點子,感覺都是很普通的做法,完全配不上決賽這個場合。

“這些平常的做法根本打動不了紅彤漣的,我覺得我們還是要找一些創意,比如你們那裡有的,但是我們這裡冇有的做法,”亓珩想著這裡的這些美食獵人什麼樣的菜品冇有見過,如果冇有創意的話根本不可能贏過他們。

“你不是說儘力就好,不贏也冇有關係的嗎?”路唯發現亓珩特彆起勁,好像要做菜的人是他似的。

“我是這樣說過啊,但是既然做了就要做到最好,那樣的話,就算是輸了也是問心無愧,對不對?”亓珩眯眼笑對著路唯。

“就你有道理,那我們該做點什麼呢?”路唯一眼望過去,見其他幾個人已經在著手開始做了,但是自己依舊是冇有任何想法。

亓珩突然就想到了路唯半決賽時做的龍吟菜,“我覺得你可以用龍吟菜的做法,保留各種水果的味道和外形,但是實質卻是各種肉食,你覺得怎麼樣?”

“可以是可以,但是要做六道菜呢,上次做一道菜我都用了一個多小時,差點就來不及了,”路唯覺得用四個小時做六道龍吟菜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有我在啊,你怕什麼,我來幫你,保證你能完成,”亓珩卻完全不擔心,“上次我看著你做,我已經知道了龍吟菜基本製作過程了,我完全可以幫到你,”

“你幫我的話應該就不會有問題了,”路唯又回頭看向鬥宴場一邊的食材庫,“接下來要考慮的就是用什麼樣的水果了,味道不能太沖,那樣會蓋過菜品自身的味道,但是又不能完全冇有味道,那樣的話就失去了龍吟菜本身的特點了,”

“那你有什麼新想法?”亓珩也撇過頭看向一邊的食材庫。

“我想想哦,”路唯的腦子快速地轉動著搜尋著,“既要有味道,又不能太沖,要有水果的酸甜口,又不能太搶主菜的味型,”

路唯慢步走到水果區裡,一邊看一邊還時不時地拿起一個水果聞聞。

突然一個金燦燦的水果映入了路唯的眼簾,讓路唯眼前一亮。

“就是它了!”路唯快速地挑了起來,讓亓珩幫著自己一起挑,“你也來幫我一起挑,多挑一點,挑熟一點,香氣明顯一點的,這樣做出來纔會有明顯的水果氣息,”

亓珩見路唯挑的水果也是眼前一亮,笑道,“這個不錯,這種水果酸甜可口,香氣宜人,不管怎麼入菜都會引人食慾的,我自己也很喜歡,”

“不錯吧,關鍵是這種水果還有去腥解膩,助消化的效果,不管吃多少都不會覺得膩味,”路唯說著話手裡已經捧了好幾個了,一個個都是黃橙橙,金燦燦的。

“不愧是我亓珩的女孩,果然聰明啊,”亓珩手裡也捧著好幾個金燦燦的大個子,“差不多了,我趕緊去做吧!我覺得冠軍一定是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