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叢林的地圖後,路唯走出了航空港,找到了觀光飛車。兩個小時後路唯到達了她此行的目的地熱亞叢林。

路唯發現還真的有很多人穿著全套的探險服,揹著探險包進入叢林。路唯低頭看看自己簡陋的連衣褲,又顛了顛秦清給她準備的揹包,心想自己不會真的是準備不足吧。

“算了,來都來了,說不定很快就能找到那種花了,根本不用過夜呢,”路唯在心裡安慰自己。

路唯漫步走進叢林,發現這裡還真的就是一個原始的,冇有被人類開發過的地區。高大的樹木,低矮的灌木,貼著地的草叢,讓路唯幾乎分辨不出方向了。

路唯發現自己已經跟不上前麵那些專業探險的人了,隻得自己打開地圖定位自己的位置。路唯原本以為自己走了這麼長的路,一定已經到了叢林的深處了,冇有想到地圖顯示她還在從林的邊緣地區。

“纔剛走了這麼點啊,”路唯有些泄氣,“要到地圖上的位置還要走好久啊,不會真的要在這裡過夜吧,”

“你是第一次來這裡?”路唯的身後突然冒出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路唯嚇了一跳,回頭見是一個全副武裝,還帶著護目鏡的男人。

“對的,我要去叢林采一種花,可以當食材用的,”路唯神情有些消沉地望向叢林深處,“我以為這個叢林並不大,一天足夠來回了,冇想到來了這裡才發現這裡居然這麼大,”

“這裡可是這個星球最大的原始叢林了,”那個男人指了指這片從裡,“很多人都會來這裡探險,有些是為了鍛鍊自己,有些是跟你一樣為了采集一些稀有植物,像你這樣的女孩,我還是頭回見,”

路唯聽了這個人的話立刻追問,“照你這麼說,你以前來過這片叢林啦?”

那個人點頭,“嗯,我來過幾次,”

“那能不能帶帶我啊,”路唯笑眯眯地看向那個人。

“你要食材為什麼不在獵網上釋出?這樣可以讓星際獵人來幫你啊?”那個人語氣平和,卻並冇有接路唯的話。

“哦,一個原因是我窮,雇傭不起那些獵人,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喜歡自己親自找食材,自己找到的食材纔有成就感啊,”路唯笑著說著,心裡還是懷著期待的,希望這個人能帶帶自己這個小白,可是這個人帶著護目鏡,根本看不出這個人的想法。

“你這種冇有經驗的人進入這樣的叢林是很容易喪命的,你知道嗎?”那個男人的語氣變得冷肅。

“應該......不至於吧,”路唯撓了撓頭。

“這裡麵不僅有珍稀的植物,也有有毒的植物,還有野獸,”那個人掃視了一眼路唯,“一看你就是不會體術的,你覺得你能逃得過那些野獸?弱者逞強,隻會死得很慘!”

“你!”路唯一聽到這句熟悉的話,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你是,你是誰!”

那個人慢悠悠地拿下護目鏡,一雙冰藍色的眼睛裡透著冷傲,“自然是我,亓珩,”

“怎麼是你!你來做什麼!我已經冇有東西可以給你了!”路唯憤怒得雙臂張開,一副隨時要跟他乾架的樣子。

“我來做什麼與你無關,你來做什麼也與我無關,所以,你不要指望我會幫你,”亓珩把護目鏡又戴了回去。

“我不稀罕!”路唯對著亓珩怒吼,“你離我遠一點!我不想再見到你!”

“正確的決定,再見到我就意味著你會成為我的獵物,”亓珩邁步從路唯身前走過,“還有,提醒你,在叢林不要大聲吼叫,很容易引來猛獸的,”

“我當然知道!你離我遠一點!”路唯怎麼也冇有想到,冤家路窄,居然在這裡遇到了亓珩。

瞪著亓珩的背影,路唯突然想到了之前肖梓木跟她說的話。亓珩是星際最強的星際獵人,冇有他得不到的東西。

既然是獵人,那麼亓珩在這裡出現,就意味著這裡有他必須要得到的東西。

路唯很想知道那個人渣亓珩想要得到的是什麼,如果自己能提前毀掉,那麼他就完不成任務了,這樣自己也算為自己出口惡氣了。

路唯決定悄悄地跟在亓珩後麵,看看他到底要去哪裡。路唯已經忘記了自己來這個叢林的目的了,現在就是一心想要報複一下亓珩。

路唯自以為很輕的腳步,在亓珩聽來簡直就跟噪音冇有什麼區彆,所過之處所有的小型動物和昆蟲都被路唯嚇跑了。

走了一個小時後,亓珩實在忍無可忍,回頭對著躲在一棵樹後,自鳴得意的路唯喊道,“出來!彆再跟著我了!聽到冇有!”

路唯冇有想到自己這麼遠跟著他,他都能發現。

路唯當然是不會承認自己是在跟蹤亓珩,“我冇有跟蹤你啊,跟蹤你這個人渣乾什麼?我是跟著地圖走的,正好跟你走的是同一條路而已,”

“我不管你是不是跟著地圖走的,請你不要再跟在我的後麵,這樣,我想要找的東西都被你噪音一樣的腳步聲給嚇跑了!”亓珩鐵青著臉,冷聲警告。

“我的腳步是噪音!”路唯氣結,“這裡滿地都是草和灌木,怎麼可能不發出一點聲音?莫名其妙!”

亓珩不想跟路唯糾纏不清,“總之,你不要再跟著我了,我警告你,再跟著我,我不介意把你當做是要攻擊我的野獸給除掉!”

“殺人是犯法的!”路唯並不覺得亓珩真的會殺自己,無非是嚇嚇自己而已。

“這裡是原始叢林,誰知道你是怎麼死的?”亓珩語氣冰冷,冰藍色的眼眸裡也閃著極地寒冰一般的寒氣,“每年死在這裡的人可以說是不計其數,如果你不想變成他們那樣的屍體,你就彆再跟著我了,”

說完話的亓珩轉身準備繼續向前,卻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不屬於人的腳步聲。

“不跟就不跟,有什麼了不起!”路唯吼完轉身就朝著另一個方向走。

“站住!”亓珩厲聲吼道。

路唯充耳不聞,繼續自顧自走著,還加快了腳步。

“我叫你站住,你冇有聽到嗎!”亓珩又大聲吼道,“有野獸靠近!你站住彆再動了!”

“你騙誰啊!”路唯剛吼完就見自己的不遠處的草叢裡走出一隻碩大的野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