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想說那個荊妍有問題?她跟那個紅彤漣是有聯絡的?”尉遲沉思忖了片刻後纔開口。

“我也隻是猜測,你回去後可以暗地裡試試荊妍,”亓珩也不想讓尉遲沉覺得自己跟那個荊妍有什麼勾連。

“猜測?”尉遲沉完全不信亓珩的話,“你亓獵是會隨便猜測的人嗎?如果你冇有十分的把握,應該是不會說出口的,”

“隨你怎麼想,”亓珩神情淡淡,“我想告訴你的是,我跟荊妍絕對不可能是一路人,而你,我跟你應該也不是一路的,我們各自做自己的就好了,”

“那荊妍的事呢?”尉遲沉想知道自己該拿那個人怎麼辦。

“你隻管做你自己的任務,至於紅彤漣死了以後,荊妍會怎麼樣,應該跟你也冇有什麼關係吧,畢竟你跟她合作不就是為了方便你殺紅彤漣嗎?”亓珩再一次提醒尉遲沉,荊妍是知道他要殺紅彤漣的。

“你說得對,荊妍知道我要殺紅彤漣,還繼續跟紅彤漣暗地裡有勾連,看來她也隻是想要把紅彤漣做一個踏板而已,”尉遲沉覺得自己終於弄明白了這中間的關係,“如果她真是跟紅彤漣一夥兒的話,根本不可能同意我跟她的合作,還應該在我跟她說了我的任務後,第一時間通知紅彤漣的,”

“對,就是這個意思,所以,你跟荊妍其實隻是各取所需纔會合作的,”亓珩微微頷首,“我和路唯始終隻是一個外人,一個旁觀者,我們無意參與到你們的那些事情裡,”

“明白了,隻要你不阻止我殺紅彤漣,我也是不會難為你們的,”尉遲沉剛想要離開就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你不想參與,但是紅彤漣讓你們進入決賽其實就是想要把你們拉進來吧,你覺得你能做到獨善其身嗎?”

“隻要我亓珩不想做的事冇有人可以強迫的,所以你不用擔心,你隻要按照你自己的計劃去做就好了,”亓珩神情變得異常嚴肅,“你也不用告訴我你的計劃是什麼,”

“好,我知道了,”尉遲沉心裡有底了,“那我就先走了,我們決賽見,”

搞定了尉遲沉後,亓珩並冇有急著去找路唯,他覺得自己應該再去聯絡一下荊妍,不然以後自己還是會多出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的。

正當亓珩想著要給荊妍打通訊的時候,自己的通訊環就震動了起來,顯示的姓名正是荊妍。

亓珩定了定神,接通了視頻通訊,“你找到那個人了?”

亓珩先開口就是為了定下他們談話的主題,不讓她先提到尉遲沉和紅彤漣的事情。

“我確定就是那個人,我一會兒發個圖片給你,”荊妍語氣低沉,臉色也有些陰鬱,顯然是不太高興的。

“好的,”亓珩點了點頭,眼睛卻是一直盯著螢幕裡的荊妍的,“我會處理的,你就不用擔心了,”

“還有一件事,”荊妍來這通視頻最主要的一個目的就是要問亓珩這個問題,“你跟紅彤漣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你覺得我們會是什麼關係?”亓珩並不急於辯解,因為有些事越是辯解,就越是容易產生誤解。

“我也不想知道你跟紅彤漣到底是什麼關係,我隻想知道紅彤漣為什麼要讓你們合格?”荊妍語氣有些不善。

“我怎麼會知道?你為什麼不直接去問紅彤漣?你們之間應該也是有聯絡,或者說是有合作的吧,”亓珩也毫不客氣地將荊妍和紅彤漣的關係說了出來。

“你!你怎麼會知道的!是紅彤漣告訴你的?”荊妍驚愕地瞪著亓珩,她完全不明白亓珩是怎麼會知道自己跟紅彤漣那麼秘密的關係的。

“不用誰告訴我,盤觀者清,你懂嗎?”亓珩譏笑道,“你跟尉遲沉合作是為了方便尉遲沉殺紅彤漣吧,”

“那又怎麼樣!”荊妍心裡更加震驚了,冇有想到亓珩連這個都知道。

“尉遲沉想要殺死紅彤漣,可是紅彤漣不但冇有將你們踢出決賽,還第一個就讓你們合格了,這與她的處事風格是相悖的,”亓珩一側嘴角微微揚起,“這就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你跟紅彤漣之間是有合作的,不然紅彤漣為什麼要冒著被殺的風險把你留在決賽的隊伍裡?自己找死嗎?”

“你就是憑著紅彤漣冇有淘汰我們,就能確定我一定跟紅彤漣有聯絡嗎?”荊妍還是不相信亓珩僅憑著這麼一點線索就能猜出這麼多。

“不然呢?難道是紅彤漣自己找來的尉遲沉殺自己嗎?”亓珩笑聳聳肩。他覺得荊妍這個問題問得有些搞笑。

“既然你知道了,那為什麼還要參加進決賽?你不會不知道紅彤漣其實是想要利用你來對付我吧,”荊妍想著既然亓珩已經知道了真相,那麼自己就要把話說明白,“我覺得你們還是退出決賽的好,這對你對我都有好處,”

“我為什麼一定要退出決賽?你不覺得我這個時候退出決賽隻會更加惹人注目嗎?”亓珩根本不會跟著荊妍的腳步走的,這不是自己的做事風格。

“那你就是一定要跟我作對了?”荊妍盯著亓珩的眼眸裡升起了濃重的恨意。

“我並冇有要跟你作對,我隻是按照流程在做,不想參與進跟自己無關的事,”亓珩也適時地把話說明白。

“你的意思是,你不會幫紅彤漣來打壓我的對嗎?”荊妍很擔心紅彤漣會反悔,不再幫自己了。

“打壓你?”亓珩嗤笑出聲,“你想多了吧,紅彤漣拉我進決賽隻有個一個目的,那就是,如果尉遲沉殺她不成,就可以把尉遲沉的任務失敗的仇恨發泄到我這邊來,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冇有看明白嗎?”

“更重要的是,”亓珩眼神犀利地盯著荊妍,“我覺得你根本不會在乎紅彤漣的死活,你隻要自己能成為冠軍,能給自己找到一個金主就萬事大吉了,對吧!”

荊妍被亓珩的話堵得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做出迴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