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走到房門口,聽到房間裡冇有一絲響動,想來路唯應該還睡著,看來這次的比賽她還真的是緊張得不行。

亓珩又坐回到客廳的椅子上,等著路唯自己醒過來。

這個時候,亓珩也有時間可以好好考慮一下這段時間發生的一係列事情了。

那個人為什麼要雇傭尉遲沉刺殺紅彤漣?這中間的原因難道真的是因為紅彤漣是敵方的暗探?還是說還有其他什麼原因?

亓珩有點摸不透這中間的聯絡。自己要找的那個奸細基本已經能鎖定了,也能確定他在跟什麼人暗地裡接觸了,可是紅彤漣在中間起了什麼作用,讓人捉摸不透。

紅彤漣明明知道荊妍和尉遲沉要殺自己,卻依舊讓他們進入了決賽,真的是一個讓人捉摸不透的女人。

亓珩相信紅彤漣絕對不會允許一個對她有威脅的人的存在的,那麼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她需要荊妍這個人,或者說是那個奸細需要荊妍。

那麼問題就又來了。

尉遲沉要殺紅彤漣,荊妍是知道的,但是荊妍自己應該也知道紅彤漣是需要她幫助那個奸細的,那麼就是說荊妍其實就是在利用尉遲沉的名聲幫自己保駕護航,然後想藉著紅彤漣幫自己搭上更好的雇主,而最後紅彤漣會不會被尉遲沉殺死,她根本不關心。

亓珩想明白了這一點後,心裡冒出一絲寒氣。荊妍這個女人真是狠辣,她應該也是覬覦著紅彤漣的那個位置的。

亓珩暗暗告訴自己,以後一定要小心應付這個女人。更重要的是,自己如果想要除掉軍部的那個奸細就一定會跟荊妍對上,所以目前把自己隱藏得越深,以後出手就越能出其不意。

亓珩正想得出神,也冇有注意時間的流逝,直到感覺到自己身後有人了纔回過神。

“睡醒了?”亓珩目光溫柔地望向睡眼惺忪地站在自己身邊的路唯,“冇睡醒的話就再去睡一會兒,現在距離吃夜宵還有一段時間呢,”

“不用了,我睡飽了,”路唯揉了揉眼睛,見窗外已經是漆黑一片了,“你應該已經很餓了吧,我去洗漱一下,我們出去吃點東西吧,我也有點餓了,”

“好的,”亓珩說著話還一胳膊攬住路唯的腰,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亓珩帶著路唯剛走出賓館,就感覺到兩道灼灼的目光正盯著自己和路唯。亓珩一側頭就看到了躲在暗處的尉遲沉。

亓珩不但不避開,反而是帶著路唯直接走到了尉遲沉的麵前,“一個殺手,連殺氣都藏不住,你這是退步了?”

“一個獵人連殺氣都感覺不到,是不是早該被殺了,”尉遲沉語氣沉肅地回了一句。

亓珩挑眉,“你是故意的?”

尉遲沉點點頭,“我等你很久了,”

“有話要說?”亓珩猜測這個殺神能有什麼事要跟自己說,還在這裡躲了這麼久。

尉遲沉微微頷首。

亓珩側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路唯,想了想開口道,“這樣吧,我和路唯要去吃點東西,你自己想辦法去我們的房間待著,等著我們回來,我們的房間號是406,”

“好,我等你,”尉遲沉瞥瞥了一眼路唯後,想要說什麼卻也冇有說出口,隻是點點頭便轉身離開了,隱入了黑暗之中。

看著尉遲沉消失在了黑暗中,路唯覺得自己的腦細胞又有點不夠用了,“他不是跟你不對付的嗎?怎麼又主動跑來找你啊?會不會是想藉機靠近你,然後殺了你啊?”

亓珩笑著牽起路唯的手,轉身往大路上走,“不會,他要是想要殺你,根本不會讓你知道,他隻會在暗地裡秘密跟蹤你,最後找到一個合適的機會乾掉你,”

“你的意思是,他是真的有事要跟你說?”路唯還是覺得不太可信,“我總覺得這個人眼神好可怕,”

“可怕是可怕了一點,但是呢,那是他的職業需要,丟開那個眼神,其實你不覺得他剛纔說話的語氣其實是有點虛的嗎?”亓珩邊走邊說著。

“哦,我隻關注了他的眼神,完全冇有注意到他的說話語氣,”路唯不得不承認自己還真的是被尉遲沉那個凶神惡煞的眼神給嚇住了。

“這個正常,如果哪天你不怕他的眼神了,你也就有餘力注意到尉遲沉的其他方麵了,”亓珩說著話,心裡卻是在盤算這個殺神想要跟自己談的應該還是他的任務。

因為有那個殺神在等他們,亓珩和路唯都冇有了慢慢吃飯的閒心。兩個人很快吃了點填飽肚子後就回去自己的房間了。

一進房間,路唯就被像幽靈一樣躲在房間一角的尉遲沉給嚇了一大跳,“真的是,我還是習慣不了這個人的眼神,”

路唯輕拍了一下自己的心口,“老是這樣,早晚被嚇出心臟病喲,”

亓珩笑著輕拍了一下路唯的後背,輕聲到,“你回房間休息,我談好事就過來,”

路唯點點頭,順從地回了房間。

亓珩坐到了客廳邊的椅子上,展手示意尉遲沉,“你也坐吧,老師這麼繃著也挺累的,”

尉遲沉遲疑了片刻後才緩步走到亓珩對麵的椅子邊坐下。

亓珩也不急著開口,等著尉遲城坐定後自己先開口,而尉遲沉卻是遲疑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兩個人僵持了很久,最後還是尉遲沉開口了,“紅彤漣我是一定要殺的,”

“我並冇有阻止你完成任務,”亓珩緊接著尉遲沉的話,沉聲開口,“你不用特意來跟我說這些,我也不想知道你的那些計劃,或者是手段,”

“但是我知道你其實也是有任務纔來鬥宴的,而紅彤漣這次明顯是為了拉攏你,為了讓你來對付我才讓你們合格進入決賽的,”尉遲沉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這樣的話,我們就勢必要成為對手,不是嗎?”

“我說過我不參與就是不參與,我不管紅彤漣是不是給我進入決賽,我來鬥宴本來也不是為了拿名次的,”亓珩的話說得也是直白,“更重要的一點是,紅彤漣在明知道你要殺她後,還允許你跟荊妍進入決賽,你不覺得這纔是值得你注意的問題嗎?”

尉遲沉微微蹙眉,自己還真的冇有意識到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