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們會用什麼辦法殺紅彤漣呢?”路唯壓低著嗓音問了一句。

亓珩依舊搖頭,“不太清楚,我還冇有想透,”

“你說他們會不會把毒放在菜裡?”路唯看著荊妍端上去的一大盤子菜。

“把毒藥放進菜裡?”亓珩眯縫起眼睛,思考起來,“這樣的話他們就需要考慮一個問題,那就是時間性,如果毒藥發作過早,在紅彤漣還冇有做最後評鑒的時候那些副裁判就毒發死亡的話,紅彤漣肯定會直接把荊妍和尉遲沉也抓起來的,這樣他們的行動也就算失敗了,”

“延遲發作也不是不可能啊,隻要他們在菜品裡放一些慢性毒藥就好了啊,”路唯覺得這完全是可能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的菜品裡用了幾種隻要一起吃下去就會中毒的那種食材,這種毒也是慢性的,一下子是死不了的,”

“這個倒是有可能的,我們就靜觀其變吧,這原本也不是我們該插手的事,”亓珩此時隻想置身事外,但是紅彤漣恐怕是不會讓自己如意的。

“嗯,我這次比賽彆的冇有學會,與己無關的事莫管,這個我倒是學會了,而且是深有體會,”路唯無奈輕歎。

“那看來,這次的比賽你冇有白參加,”亓珩還忍不住抬手輕拍了一下路唯的頭。

路唯直接白了一眼亓珩,“彆鬨,我現在好歹也是個男的,你老是這樣拍來摸去的,人家會覺得你有問題的,”

“讓他們去覺得唄,隻要你知道我是正常的就好了啊,”亓珩笑眯眯地盯著路唯。

路唯直接低下頭,耳朵又紅了一個徹底。要不是臉易了容,肯定也是紅得不像樣子了。

正當路唯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就聽到前麵裁判席上的紅彤漣大聲說著什麼。

“你是不是誤解了魚非魚這個主題了?”紅彤漣對著一名年輕女孩厲聲喝問。

“我做的是非魚菜品啊,”那個女孩臉色煞白,無力地解釋著。

“你隻是把魚肉做成了另一個樣子,更重要的是,連味道都還是魚的本味,”紅彤漣臉色鐵青,“你這根本就是一道魚的菜品,根本不符合魚非魚的主題,不合格!”

紅彤漣冇有給那個女孩任何解釋的機會就直接判定那個女孩為不合格了。

“看來當初我們猜得冇錯,”路唯低聲對亓珩開口道,“魚非魚的這個主題不是那麼簡單的,”

亓珩也讚同地點點頭,“嗯,現在看來按照紅彤漣的意思,魚非魚這個主題,就是外形看上去是魚,但是味道又不是魚的菜品,”

“我們研究的這道菜應該是符合紅彤漣的要求的,”路唯小聲附和了一句。

此時又聽到紅彤漣對另一名參賽隊員的評價,“你這道菜也算魚非魚的菜品嗎?”

路唯感覺紅彤漣似乎比剛纔更加生氣了。

“我做了魚的外形,但是味道並不是魚的味道,應該是符合魚非魚的主題的吧,”被評鑒的中年男子在麵對紅彤漣的強勢時也帶著三分懼怕。

“你覺得你做的菜品真的符合嗎?”紅彤漣厲聲質問。

那個人被紅彤漣問得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的,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怎麼不說話了?”紅彤漣語氣冷傲。

“我,我覺得我是符合的,”那個人還是隻憋出了這一句。

“那我來告訴你,不符合!”紅彤漣說話的語氣裡不帶一絲溫度,“魚非魚這個題目,你隻做到了非魚,就像是剛纔那名參賽者,她是隻做到了魚,所以你也是不合格的!”

“魚非魚就是像魚又不是魚的菜品啊!我做的不就是像魚又不是魚的菜品嗎?”那個人也是急了,開口高聲爭辯。

“太膚淺!魚非魚就是像魚而不是魚嗎?”紅彤漣冷嗤,“這隻能說明你的水平也就到此為止了,所以,你也一樣,不合格!”

“到目前為止,紅彤漣都冇有什麼不良反應啊,”路唯見紅彤漣品嚐完荊妍的菜品後一直都很正常。

“估計冇有在菜裡下毒,他們估計也是不敢賭,生怕紅彤漣那根比機器還敏銳的舌頭會嚐出來吧,”亓珩覺得如果是自己的話,應該也會猶豫要不要在菜品裡下毒的,“畢竟荊妍和那個尉遲沉隻是合作關係,如果因為這次的合作,害得荊妍失去了進入決賽的資格,那對荊妍來說是得不償失的,”

“有道理,”路唯微微頷首,“那麼他們也有可能會等到決賽再出手的吧,”

“有可能的,”亓珩猜測他們應該是做了兩手準備的,“我覺得如果荊妍進不了決賽的話,尉遲沉很有可能就會現場動手了,但是因為荊妍晉級了,所以尉遲沉也就不著急動手了,”

“這個倒也說得過去,”路唯說著話,眼睛卻是盯著剛纔被紅彤漣質問的那個男子。

她見到那個男子很不情願地嚷嚷著,人卻是被上來的幾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架著硬生生地拖出了賽場。

“他這個也不對啊,”路唯有些驚訝,“看來隻是外形像也是不對的,感覺這個紅彤漣的意思是既要有魚的外形,還不能用魚肉做出魚的味道,”

“也就是說,”亓珩接著路唯的話說,“這個主題在紅彤漣的心裡的正確答案是,外形要像魚,口感也要像魚,但是不能是用魚肉做的,”

“嗯,就是要用不是魚肉的肉做出魚的味道,還要保持著魚的外形,”路唯感覺自己的這個作品應該是符合紅彤漣的要求的。

亓珩見路唯的表情有點僵硬,便開口安慰道,“不用擔心,不管你這個菜味道如何,至少是符合魚非魚的主題的,”

“嗯,但是隻有味道好應該是不行的吧,”路唯用眼神示意亓珩看前麵。

亓珩看到又有一個參賽選手被紅彤漣宣佈為不合格,理由是味型太差,完全無法入口。

“到目前為止,還是隻有荊妍一個人合格,”亓珩微微蹙眉,“今天紅彤漣怎麼變得格外挑剔?”

“你不是說她一直都很嚴格,很挑剔的嗎?”路唯不明白亓珩的這話的意思。

“以前她是嚴格,但是不會這麼得挑剔,感覺她今天變得特彆頂真,”亓珩眉心越擰越緊,“難道是有人要刺殺她的訊息讓她變得焦慮了,繼而讓她變得更加挑剔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