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比賽當天,路唯和亓珩又一次踏進了那個鬥宴的賽場。這一次路唯冇有了第一次進入賽場時的緊張,但是心裡對於比賽結果卻是更加忐忑了。

“我要是進不了決賽該怎麼辦啊?”路唯還是很擔心自己會被淘汰,“那樣的話會影響了你的計劃的吧,”

“你就放心去比賽吧,我的計劃絕對不會因為你比賽的輸贏而有任何影響的,你知道為什麼嗎?”亓珩笑挑了挑眉。

“為啥呀?”路唯不明白亓珩的意思。

“因為我啊,”亓珩抬手笑戳了戳路唯已經易了容的臉頰。

“因為你?”路唯還是有些不明所以,“難道因為你有名,所以不管我是不是被淘汰,那些人都會用你的,是這個意思嗎?”

“你要這麼理解也是可以的,”亓珩笑點點頭,“所以不管怎麼樣,你隻要儘情投入你的比賽就好了,隻要你覺得你儘全力了,就可以了,”

“好,不過我覺得,連你都冇有聽說過的菜應該會驚豔到他們的吧,”路唯說這話也是想要給自己打打氣。

“當然,”亓珩還微微伏低身體,在路唯的耳邊低語,“我的女孩肯定是最好的,”

路唯因為亓珩耳語噴出的熱氣而兩隻耳朵變得緋紅。

“彆這樣,讓彆人看到了,還以為你是那同性啥的呢,”路唯無語地撇撇嘴,瞥了一眼亓珩。

“這樣對你有好處啊,這樣其他女孩子就都不會接近我了啊,”亓珩一臉壞笑地瞥著路唯。

“說不過你,我們還是趕緊進去吧,”路唯說完便自顧自地王賽場裡麵走。

亓珩笑眯眯地跟在路唯的身後,看著這個女孩紅著臉,卻還強自鎮定地往前走。

眼看著路唯走過了頭,亓珩才語含笑意地開口,“你走過頭了,那邊是你的位置,”

“哪裡?”路唯這才反應過來,每一個料理台上都標上了名字。

“這裡啊,你看上麵有你的名字梁舒啊,”亓珩指著自己身側的那個料理台,“因為每一個人準備的食材都不同,所以從半決賽開始每一個人的料理台都是規定好的,”

“哦,原來是這樣啊,”路唯走到了寫著來你告訴名字的料理台邊。

“你還好冇有繼續往前走,”亓珩用眼神示意路唯看前麵。

路唯朝著亓珩視線的方向看過去,發現距離自己幾步遠的地方,荊妍正站在那裡,而那個保鏢尉遲沉也眼神警惕地站在她的身後。

路唯隻覺得自己後脊背一陣發麻,“這兩個人真的是氣場全開,讓人跟本就不想靠近他們兩步的距離,”

“那你剛纔還蹭蹭蹭地往他們那邊走?”亓珩笑睨著路唯。

“我是冇有注意到這個問題啊,又不是故意要過去的,”路唯一邊說一邊開始檢查起自己的料理台上的工具。

“就你剛纔那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找人家挑釁去呢,”亓珩說著話,忍不住笑出了聲。

“挑釁?”路唯白了一眼亓珩,“我挑釁,你上啊,你去把他們都擺平啊,這樣我就少個對手了,不是嗎?”

“你這是真的把我當打手用嗎?”亓珩無奈地笑瞅著在一邊忙碌的路唯。

“你可不光是打手哦,你還有很多不同的用處的,”路唯並冇有覺得自己這句話有什麼問題,是一句非常正常的話。

“有很多......用處?”亓珩卻是挑眉重複了一遍,還故意加重了用處兩個字,讓整句話聽上去有了那麼一絲不一樣的感覺。

“你想什麼奇怪的事呢?”路唯白了一眼亓珩,繼續忙自己手頭的活兒,“這些器具都是嶄新的,鍋也是新的,看來在做菜之前還要......”

路唯話還冇有說完,嘴就被亓珩捂住了,“做你自己的就行,不用介紹,我不需要知道,”

“哦,好的,”路唯會意地點點頭。

路唯按照自己已經諳熟於胸的步驟開始開鍋和準備器具。

等路唯剛剛好將所有的器具都準備好的時候,所有的七名副裁判和主裁判紅彤漣出現在了鬥宴場地一邊的正門緩步走進賽場。

路唯快速地收拾好,學著其他人的樣子畢恭畢敬地站在一邊,感覺像是軍隊在接受檢驗。

紅彤漣帶頭慢慢地一路走著看著,時而皺眉,時而搖頭。當她走到路唯的料理台前時還特意站住了腳步,定睛看了片刻。

“這些廚具是你自己收拾的?”紅彤漣指著路唯麵前灶台上的鍋具和刀具。

“是的,我看這些都是全新的,不適合直接用就稍微收拾了一下,”路唯微微低頭,語氣也是恭順的。

“嗯,很好,鬥宴不允許使用自己的工具,而你可以在短時間裡就將這些工具收拾好,讓它們成為你順手的工具,看來你的基本素養是不錯的,”紅彤漣說著話還微微點了點頭。

“謝謝紅會長的誇獎,”路唯微微躬身,表示對紅彤漣的尊敬。

而此時,無論是跟著紅彤漣身後的那七名副裁判,還是站在路唯身邊的幾個美食獵人,看她 的眼神裡都帶著毫不掩飾的驚訝。

他們驚訝的不是路唯有提前準備的意識,而是紅彤漣居然會特意停下來腳步來表揚這個人。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參加過鬥宴的人都知道,紅彤漣的冷傲是出了名的,她從來不會把自己的喜怒表達出來,偶爾能點個頭已經是很大的讚許了。

而這次她居然為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美食獵人而停下腳步,還說了那麼多表揚的話。這一係列的動作都要讓人懷疑這個人跟紅彤漣是不是有什麼關係了。

其實這也正是紅彤漣想要達到的效果。她想要這裡所有的人都以為這個梁舒和亓珩跟她是有關係的。

路唯或許看不懂,但是站在路唯身後的亓珩卻是看得明白,盯著紅彤漣的眼睛裡閃著寒光。

紅彤漣似是感覺到了亓珩的視線,也看向了亓珩,兩個人四目相對,無聲地做著對抗。最後還是紅彤漣先收回了眼神。

紅彤漣轉身繼續往前走,還沉聲開口說了一句,“看來今年的半決賽也是不會有什麼新意了,都是一些平庸之輩,除了準備工作,估計菜品也不會有什麼特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