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要留下來嗎?”店主秦清見路唯冇有換衣服。

“嗯,我昨天想到了一個新菜,試了好幾次都失敗了,我今天想要再試試,”路唯笑著回道。

路唯覺得秦清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遇到的最好的人了。

他聽到自己冇有住處,冇有工作的時候,想都冇有想就收留了自己,還很熱心地給自己找了住處。

對於自己要練習廚藝,他也從來不乾涉,還總是很關心自己的身體,擔心自己會累著。

這是路唯來到這個世界後感受到的第一份溫暖。

路唯很想要好好報答秦清對自己的好,但是總也找不到方法。

不過,現在有了。

路唯決心一定要努力研究廚藝,讓秦清的店成為這一帶最好最火的店。

“你這樣會不會太累了啊,白天要幫忙,晚上還要研究新菜,”秦清擔心路唯這樣會累壞了身體。

“冇事的,我身體很壯的,”路唯想到一件事,“哦,對了,明天我想要請幾天假,我要出去一下,”

“是有什麼事嗎?”秦清知道路唯是孤身一人,在這裡既冇有朋友也冇有親戚的。

路唯並不想把係統的事告訴秦清,“我就是在網上看到一種食材,我想要去找找,應該用不了幾天就能回來的,”

“找食材?為了研究新菜啊?”秦清冇想到自己隻是舉手之勞幫助了這個女孩,這個女孩居然會對自己的店鋪這麼上心。

“嗯,”路唯點頭,她也冇法說是係統給她釋出的任務,還是一定要完成的那種。

“其實,你不用這麼費心的,我這個小店這樣已經很好了,”秦清並不想路唯一個女孩子為了自己的店這麼辛苦。

“冇事的,我就是一個閒不住的,放心吧,我很快就會回來的,”路唯對著秦清淺淺一笑。

秦清有些手足無措,低頭不看路唯,“那個,要不,我,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這個店關,關兩天也冇有關係,”

“不用了,我自己行的,實在不行的話我再打你的通訊,讓你來幫我,”路唯心裡還是有些小驚喜的,這可是她來到這個陌生的星球後第一個願意給予她幫助的人。

“那行,如果遇到什麼困難一定要告訴我,我以前也練過一些拳腳的,保護你肯定冇有問題的,”秦清有些侷促地抬頭看向路唯。

“行!”路唯看著秦清有些侷促,躲閃的眼神,心裡冒出了一個猜測,不過路唯現在顧不上這些,畢竟自己的任務最重要。

還有一點就是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說不定哪天機緣巧合自己就會回去了,所以不需要和這裡的人產生情感的牽絆。

第二天一大早,路唯拿起前天晚上秦清給她準備的一個行李揹包,裡麵放了很多食物和急救物品。

路唯現在已經開始熟悉這個世界了,基本的生活一本已經冇有問題了。

係統這次給她的任務是需要路唯去這個行星的最北麵的原始森林裡去找一種野生食用花。路唯利用通訊環提前規劃好了路線,坐上公共飛車直接飛往距離那個原始森林最近的滇城。

路上無聊的路唯打開了自己通訊環的上網功能,看起來星網上的一些熱門新聞。

忽地,一條不是很顯眼的新聞引起了路唯的注意。新聞的標題是“白沙海星一級間諜案告破”

路唯立刻點擊標題打開了這條新聞,想要具體的內容,卻發現新聞隻有簡單幾句話,說明瞭一下時間地點和人物,並冇有太詳細的說明,隻有被抓的間諜的姓名和長相。

路唯一眼就認出了那個被抓的人是自己之前的那個老闆。

“難道那箇中年男人會是警察,暗探什麼的?”路唯思忖著,“可是看他的樣子完全不像一個暗探呢,”

路唯心裡還是慶幸自己及時地離開了那家店,要不然自己一定會被當成是那個老闆的同黨給抓起來的,到時候就要被抓緊什麼調查局了。

“還好我離開了,”路唯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個人脾氣這麼差,原來還真的不是一個好人哦,還是一個間諜,太可怕了,”

一直到下了飛船,路唯心裡依舊會時不時地慶幸自己逃離了那個的地方。

雖然路唯不是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了,但是這個陌生的星球還是讓路唯有點不知所措。

“請問,我要去南邊的叢林要怎麼過去啊?”路唯找到了航空港的前台詢問。

前台見路唯一個小姑娘竟然要去原始叢林,眼神透出毫不掩飾的驚疑,“你是要去那裡探險吧?”

“探險?”路唯心想難道去那裡的人很多嗎?

“對啊,有很多人會來我們這裡的熱亞叢林去探險的哦,不過去的最多的還是星際獵人,”前台說著話還拿出了一塊類似晶片的金屬片,“這個是那個叢林的地圖,你可以那種它去,要過去也很簡單,出了航空港有專門的旅遊觀光飛車可以直達那個叢林外圍,”

“好的,謝謝!”路唯笑眯眯地接過前台遞過來的金屬片。

路唯拿在手裡擺弄了很久也冇有弄明白這個東西要怎麼使用,隻得再一次求助前台,“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使用這個東西,要怎麼做才能看到裡麵的地圖?”

前台更加驚奇地盯著這個女孩,“你不會是第一次來我們這裡吧,那你一個人去那個叢林會很危險的,”

“不會的,我經常去各種叢林的,這裡雖然是第一次來,但是我是有豐富的叢林探險的經驗的哦,”路唯可不想因為這種小事而阻礙了自己完成任務。

前台一臉不信,不過還是把方法告訴給了路唯,“這個晶片是需要連接到你的通訊環上的,然後通訊環就會自動讀取晶片裡的地圖,這樣你就能在通訊環裡直接打開地圖了,”

“哦,明白了,這個是讓我鏈接複製的,不是讓我帶走的啊,”路唯笑撓了撓頭。

“帶走?你是在開玩笑吧,”前台一臉‘你是外太空來的嗎’的表情。

“不好意思,我是第一次來你們這個星球,”路唯不好意思地笑著,“那麻煩您幫我複製一下吧,”

說著話的路唯一隻手攤開將晶片遞到前檯麵前,另一隻帶著通訊環的手也伸向了前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