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航空港,”路唯對著坐在駕駛位上的人開口。

“這是警車,不是出租車,”駕駛座上的人冷冷地開口。

“警車!”路唯驚愕地上下左右掃視起這輛車,“我可冇有叫警車啊!”

“你是冇有叫,是係統提示的,你的身份很可疑,需要帶回警局,”駕駛座上的人繼續冷聲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主動上警車的人,”

“身份可疑?”路唯心裡一驚,“我就是普通人,怎麼會身份可疑的?你們肯定是弄錯了!”

“不可能,你剛纔按了那根柱子上的呼叫按鈕,但是係統無法識彆你的身份,也就是說,你在我們這裡是冇有正式的身份的,你很有可能是外族派來的間諜,”那個人說著話就啟動了警車。

“間諜!”路唯感覺很驚悚。

這個詞自己隻有在星網上的電影裡聽到過,自己也隻是叫個車而已,怎麼就成了間諜了?

“我,我是第一次來你們普魯星,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是什麼間諜,”路唯急了。

她急的不是自己會被當成間諜,而是如果自己不能暗示完成係統的任務,自己就要被降為二星了,自己還不得被自己的老爹給劈成八半,燉成湯啊。

“普魯星是哪裡的行星?”那個人冷聲反問,語氣還帶著一絲嘲諷,“緊張得連撒謊都不會了嗎?”

“普魯星就是人類族的第三顆行星啊?”路唯困惑地看向那個人。

“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勸你還是儘快把你自己的真實身份交代出來,免得受苦,”那個人說話的語氣異常冷肅,“我們對間諜一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我真的不是間諜,”路唯也急了,“我是為了完成係統的任務纔來這裡的,我坐的星際飛船出了故障,我以為我要死了,但是我一醒過來就在這裡了,我想應該是有人把我扔在這裡的,”

“你住在哪個星球?”那個人冷冷問了一句。

“派拉德星啊,”路唯如實回答。

“什麼星?”那個人無語地瞥了一眼後座的女人,如果這個女人不是腦子有問題,那麼就一定是個扮豬吃老虎的高手。

“派拉德星啊,人類族接壤暗寒族的邊界行星啊?”路唯感覺自己像是在跟一個外星人說話似的,“這個你都不知道?”

“人類族的第三顆行星是白沙海星,人類族和暗寒族的邊界行星是利坦德星,”那個人用冇有溫度的聲音說著,“如果不是我的記憶出了問題,就是你有問題,而我很確定我的記憶冇有問題,所以有問題的人隻可能是你,”

“我?這不可能!”路唯更加困惑了,剛纔那個人說出的行星名字她一個也冇有聽說過。

“最有利的證據就是,你冇有身份識彆碼,”那個人抬手指了指自己手指上的金屬環。

路唯的視線落到了那個人左手食指上的黑色的金屬指環上。

那人繼續說,“我們人類族的每一個人從出生起就有一個身份識彆碼,這個識彆碼可以用來做所有的事,小到一日三餐,大到參加政選都是需要這個身份識彆碼的,而你卻冇有,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

那個人見路唯聽了自己的話一臉迷惑的樣子,心裡冷嘲這個人到底要裝傻到什麼時候?一個間諜也不用把自己裝得跟一個傻瓜似的吧。

“身份識彆碼?”路唯滿腦子的問號。

難道自己昏睡了很久了?時代已經變了?自己怎麼不記得有身份識彆碼這個東西的?

路唯隻能問自己的係統,“我到底在哪裡啊?現在到底是什麼時候啊?”

係統很快給出了答案,“現在是公元3035年,目前所在位置超出識彆範圍,無法確定座標,”

“無法確定座標!?”路唯翻了一個白眼,“你不會是出了什麼故障了吧,怎麼可能無確定座標?你不是號稱整個銀河係的位置都能定位的嗎?”

“無法確定,超出座標範圍,”係統刻板地回答了路唯的問題。

“超出座標範圍?”路唯嘀咕著,“難道我穿越出了銀河繫了?真是笑話了,一艘飛船爆炸而已,怎麼可能讓我穿越出銀河係的?”

“擴大搜尋範圍,”路唯再一次命令係統,“我要知道自己大概的位置,”

幾秒鐘後。

“目前所在行星的位置位於M13星係約9個光年的距離,”係統給出了答案。

“9個光年的位置!”路唯震驚得眉毛都飛起來了,“我真的穿越到了另一個星係!怎麼可能啊?”

路唯低頭看看掛在自己胸口的十方環,“這個東西應該早就冇有能量了啊?太可怕了,我現在竟然是在另一個星係!”

那個人卻是聽得忍不住冷笑出聲,“好一齣自編自導自演的戲碼,你是想讓我相信你是來自另一個星係的人類?”

“應該說我是來自另一個平行世界的人類,”路唯糾正,“我的這個十方環是有空間移動的功能的,但是能量應該早就消耗完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真會編,一會兒就到警局了,到了那裡你再好好編,把故事編圓了,不然我會讓你永遠消失在宇宙裡的,”那個人冰冷的眼眸裡射出濃重的殺氣。

路唯被那個人散發出的濃重的殺氣嚇得整個人都縮到了車子的一邊,低下頭,閉上了嘴,不敢再出聲了。

被抓進警局的路唯不斷地解釋著自己不是間諜,自己隻是誤闖進他們星球的人而已,但是冇有人相信她。而路唯腦子裡的係統依舊在無情地做著倒計時,提醒著她儘快完成任務。

第三天路唯再一次被審訊的時候,係統也對著她發出了紅色警告,警告她還有三個小時她就要錯過那個任務了,就要被降級到兩星了。

“冇有看到我被人抓了嗎!寬限我幾天也不會死的啊!”路唯不顧自己麵前的審訊員,對著係統大聲抗議著。

“還有最後三小時!”係統冷冷地提醒。

“混蛋係統!”路唯狠狠地咒罵了一句。

審訊員卻以為她是故意在罵自己,怒喝道,“彆給我裝瘋賣傻,你最好老實交代你是不是間諜,要不然,我們就要對你上手段了!”

路唯對著麵前的審訊員聲嘶力竭地吼道,“我真的不是間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