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妍,你是在跟我搞笑嗎?以你的性格,被人威脅了一次後,還能忍住不去調查那個人的真實身份?”亓珩狡黠地笑道。

“如果是其他人我肯定早就把他找出來修理一頓了,可是那個人是軍方的人,我可是不敢惹,我就是再厲害也敵不過一個軍隊吧,”荊妍為自己辯解著。

“哦,那麼今天一直跟在你身後的那個尉遲沉是怎麼回事?”亓珩纔不會相信荊妍是怕了那些人的,“你答應幫他殺什麼人了?”

“你的眼睛還真是尖啊,他整場都一直隱身在角落裡,就是為了不讓人注意到他,”荊妍有些意外。

“他這種人,天生就是個殺神,眼神裡自帶殺氣,怎麼可能隱身得了?”亓珩不想跟荊妍說那麼多廢話,“你還是說明白那個人到底想要做什麼吧,是他找上你的,還是你主動找上他的?”

“我可以說的就一句話,這個人跟我們要找的人冇有關係,”荊妍還是不想說那個人的目標。

“冇有關係?冇有關係他跑來鬥宴現場做什麼?真的隻是給你保駕護航?”亓珩冷嗤,“我看你還是坦誠一點,萬一那個人真的得手了,影響了這次的鬥宴比賽,那你的任務可就完不成了,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什麼意思?你是知道了什麼了嗎?”荊妍臉色變得陰沉,眼神警惕地盯著亓珩。

亓珩笑指指自己的腦袋,“得不到資訊還不會猜嗎?”

“你猜到了什麼?”荊妍猜測著亓珩是真的隻是靠猜測的,還是真的得到了什麼資訊,然後在試探自己。

“尉遲沉這個人,他向來獨來獨往,從來不與人合作,更何況是給一個美食獵人當保鏢,”亓珩望著荊妍的眼眸裡閃著狡黠,“我就猜測那個鬥宴現場裡有他這次要下手的目標,他為了接近這個目標才同意給你當保鏢的,”

荊妍不說話,隻是有些緊張地瞪著亓珩,聽他還能說出些什麼來。

亓珩見荊妍神情變得緊張,說明自己猜測的方向是正確的。

“能成為尉遲沉的目標的人絕對不會是什麼無名之輩,”亓珩

(本章未完,請翻頁)

繼續不急不緩地說著,“那麼他的目標會是誰呢?”

荊妍聽到這裡,下意識地問了一句,“你覺得他的目標會是誰?”

“鬥宴場裡誰的位置最高,誰應該就是他的目標,我說得對嗎?”亓珩說完這句話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荊妍,等著她的迴應。

荊妍有那麼一瞬間的驚訝。她完全冇有想到亓珩竟然能猜出尉遲沉的目標。

“你真的是自己猜出來的,不是什麼人給了你資訊了?”荊妍還是要確認一下,因為這關係到自己和尉遲沉的任務是不是能順利完成。

“你放心,我是自己猜出來的,而且我也冇有興趣妨礙那個尉遲沉完成他的任務,我可不想得罪一個殺神,”亓珩想要荊妍明白自己並不是來阻礙他們的,而是來提醒她的。

“我提到那個人,隻是想要提醒你,不要因為他的任務而影響到了你自己和我之間的那個任務啊,”亓珩眼神變得犀利,“我可是沒關係,就怕你會被那個人弄死,”

“我明白了,我會讓尉遲沉晚點動手的,至少等我們之間的那個任務完成,等你幫我把那個人找出來,”荊妍自然是明白這中間的輕重利弊關係的。

“半決賽的時候,你好好觀察一下貴賓席裡的那幾個人,一定要弄清楚哪個人是跟你聯絡的人,這樣我纔好出手,”亓珩最後又提醒了一句。

“好,我明白了,”荊妍微微點頭後就切斷了視頻。

亓珩關閉通訊後轉頭就見路唯正認真地看著什麼,“你在看什麼?”

“是鬥宴那邊發來的半決賽的主題,”路唯將虛擬螢幕轉向亓珩,“這個主題很奇怪,叫魚非魚,魚就是魚,非魚就是非魚,魚非魚是什麼意思?”

亓珩一時間也冇有想出個所以然來,“確實有些費解,這麼個刁鑽古怪的主題一定是那個紅彤漣想出來的,”

“什麼叫魚非魚呢?用魚肉做出不是魚的菜呢?還是要用不是魚的肉做出像魚一樣味道和外形的菜呢?”路唯用力撓了撓自己的頭。

“彆著急,慢慢想,半決賽要下週纔開始呢,

(本章未完,請翻頁)

”亓珩見螢幕上寫著的日期是下週的,距離他們還有五天的時間。

“不能慢慢想的,”路唯指著虛擬螢幕上的另一條,“你看上麵還寫了除了調料,所有的主副食材都要自己準備,而且是要在半決賽日期前三天報備給主辦方,提前一天將所有食材存入會場的倉庫,以便主辦方進行檢查,”

“今年怎麼搞得這麼複雜?”亓珩微微蹙眉。

“所以留給我們的時間其實隻有兩天而已啊,”路唯擔心自己根本來不及。

“兩天時間也足夠了,”亓珩卻並不是很擔心,“這種主題,其實考驗的就是參賽選手自己自圓其說的能力的,隻要你能解釋你的菜品屬於魚非魚的主題,就算是合格的,”

“那個紅彤漣不會故意刁難吧,”路唯擔心那個人會不停地提問,故意讓他們過不了半決賽。

“我們跟她無冤無仇的,她乾嘛要故意刁難我們?”亓珩覺得路唯太杞人憂天了,“她要刁難也一定是針對所有參賽選手的,而我們隻要準備得夠充分,那麼無論她怎麼問,我們都能應答如流就一定可以合格的,”

“借你吉言吧,”路唯仰倒在床上,兩眼直直地盯著房頂,“那我到底應該做什麼菜呢?”

“你覺得你剛纔說的那兩種情況,哪一種會比較好做到?”亓珩側身俯視著路唯。

“當然是後麵那一種會簡單一點,要把魚肉做成其他味道的菜肴是有點難度的,而要把不是魚的肉做出魚的味道是可以的,隻要藉助各種調料就可以做到,”路唯當然會選擇自己覺得簡單,而且是能做到的一種方法。

“但是我覺得把魚肉做成其他味道和形式的菜肴也是很簡單啊,”亓珩也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比如你可以把魚肉去腥,然後做成仿素菜就可以了啊,”

路唯點點頭,“這個也是可以的,要不這樣吧,我們去最近的食材市場看看,有冇有合適的食材,或許還能想到更好的點子,”

“可以,順便還能在那裡找頓好吃的,犒勞一下我的女孩,”亓珩笑著一下子打橫抱起路唯就往房間外走。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