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說著話,路唯已經能看到坐在四名裁判身後的紅彤漣了。她依舊是神情嚴肅,一動不動地俯視著那些參賽者,好像她就是這裡的主宰者。

“正麵看到紅彤漣,和在螢幕裡看到的感覺還是不一樣,她給人的壓迫感好強啊,”路唯不禁低聲感歎。

“不強也做不到那個位置,要知道坐在她下麵的那四名裁判也都是資曆身後的美食獵人,說不定都覬覦著她的位置,”亓珩卻是神情平靜,語氣也很鎮定,“那個尉遲沉說不定就是他們幾箇中的一個聘請來的,”

路唯微微搖頭,感歎了一句,“真是江湖險惡啊,”

“放心,有我在,保證你不會被人算計的,”亓珩眼神溫柔而鎮定地與路唯對望了一眼。

當他們站在四名裁判麵前時,那四名裁判也是微微一怔,顯然也是驚愕亓珩居然在保護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

路唯無聲地瞅了一眼亓珩,而亓珩也微微挑眉。

路唯清了清嗓子開口,“各位裁判,我叫梁舒,已經提交了自己的作品,煩請各位裁判為我的表現打分,”

四人中坐在最左邊的一名裁判開口了,“你的表現我們都看到了,菜品方麵是冇有問題的,但是,”

路唯聽著心裡一陣緊張。

那個人頓了頓繼續說道,“作為一名美食獵人,隻會做菜是不行的,那樣的話跟普通的廚師又有什麼區彆呢?所以,我這邊給到你觀察力評價為中等,”

“是,”路唯微微躬身表示接受裁判的評價。

接著是坐在那名裁判身邊的瘦高個裁判在看了一眼亓珩後,才緩緩開口,“你的觀察力不足,你的警惕心也不高,對周邊對手的警惕性全靠你身後的合作者,這樣也是不夠的,所以,我給你的警惕性評價也是中等,”

“是,”路唯不得不承認這兩位裁判給出的評價是事實,自己並冇有這方麵的經驗,所以這兩個方麵確實是不足的。

那名瘦高個的裁判說完後,他身邊的一名打扮精緻的中年女士開口了,“整場比賽中,你的表現力也並不算突出

(本章未完,請翻頁)

也就是說你的菜品雖然很好,但是並冇有吸引人眼球的地方,說白了就是你冇有炫技的過程,這樣不利於你引起雇主的興趣,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路唯點頭。

“明白就好,所以我給到你的表現力評價也是中等,”那名女士說完話後,視線也不自覺地看向了亓珩,見他神情平靜,似乎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情緒。

最後一名裁判也接著那名女士的話開口道,“表現力其實是美食獵人,特彆是以烹飪為主業的獵人的關鍵,不然很難讓大雇主找上門,還給出高價去雇傭你,”

“是,以後我會注意的,”路唯用力點頭。

“我這邊看到你從一開始就很認真地做著自己的菜品,很沉浸,我猜測你根本就冇有想過是不是應該把那些競爭對手除掉吧,”那名裁判說著話,眼神審視地注視著路唯。

“是的,我一旦做起菜來就會沉浸其中,外麵很多事我都會顧及不到,所以我纔會請到亓獵做我的合作者,”路唯明白這位裁判又說到了自己的短板,“我並不是不會暗招,隻是不想影響了自己的節奏而已,”

那名裁判點點頭,“但是這樣,你的職業技能分數就不會很突出,你好歹也是參加過鬥宴的,應該是明白裁判評分的標準的吧,”

“知道,隻是之前幾次都過於關注這方麵的評分,反倒是影響了我菜品的分數,所以這次我才特意找來亓獵幫我,讓我自己能專注於菜品,”路唯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是鎮定的。

那名裁判搖了搖頭,“你這樣說隻能證明你的能力還有欠缺,不能顧及到各個方麵,所以,”

路唯緊張得嚥了咽口水。

“所以,我也隻能給你中等,希望能看到你在半決賽的優異表現,”那名裁判最終還是隻給了一箇中等的評價,“如果進入半決賽後還是這樣的表現,那麼結果你自己肯定也是能猜到的吧,”

“是的,謝謝裁判的提醒,我會更加努力的,”路唯微微躬身表示對裁判的恭敬。

四位裁判分彆給出評價後,一直坐在他們後麵高台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上的紅彤漣才聲音洪亮地宣佈,“梁舒選手,綜合菜品和各方麵表現,可晉級半決賽,半決賽具體時間會以資訊方式通知,現在可以離開會場了,”

路唯還想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亓珩卻是先開口了,“是,感謝紅會長,”

說完話的亓珩就轉身朝著出口的方向走,而路唯也就隻能跟著亓珩離開了。

紅彤漣看得出那個梁舒分明是有話要說,卻被亓珩攔住了你,一股不太好的感覺升起在心頭。

一走出會場,亓珩就開口道,“你剛纔是不是很想提醒一下紅彤漣?”

“我知道是我錯了,以後我不會了,”路唯知道是自己冒失了,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想要提醒紅彤漣,有人要殺她。

“有一點以後一定要記住,”亓珩的語氣變得異常嚴肅,“在這個圈子裡最容不下的就是善良好心,在那些人看來你就是破壞了他的生意,斷了他的財路,嚴重的話那些人是會跟你拚命的,明白了嗎?”

“明白了,我以後一定不會多管閒事了,”路唯低下頭,感覺就像是一個犯錯了小孩子似的,可憐巴巴的。

“走吧,我們回去,一天對著你這樣易容的臉還真的是不習慣,”亓珩牽起路唯的手就快步離開了賽場。

兩個人剛回到房間,亓珩的通訊環就接到了荊妍的視頻通訊的請求。

“這麼著急?”亓珩點開視頻就見荊妍的臉色鐵青,顯然是受了什麼氣了。

“你不是說了會幫我解決問題的嗎?為什麼那些人還是盯著我不放?”荊妍對於自己一直收到那個人的威脅感到很不爽。

“你都冇有確定那個人是誰,我在會場上也是幫你在猜啊,我也不是神,怎麼可能一看就知道呢,”亓珩卻是擺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那你今天看出點什麼了嗎?”荊妍急切地追問。

“我先問你,那個人有冇有在今天比賽現場的看台上?”亓珩不答反問。

“我不是很確定,不知道是不是那個人,以前也冇有近距離跟他接觸過,”荊妍依舊冇有給出肯定的回答。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