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從賽場的中間穿過,路唯一路走一路看,發現有些獵人做得很投入,有些則是眉頭緊鎖,似乎是在考慮什麼很嚴重的問題。

“預賽有時間限製嗎?”路唯低聲問亓珩。

“冇有時間限製,但是合格的名額滿了,也就代表著預賽結束了,所以速度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亓珩邊走邊低聲解釋著,“還有就是,越早給裁判評判菜品,和其他人重合的概率也就越低,”

“不能重複主題嗎?”路唯追問。

“可以啊,但是就會有比較了啊,”亓珩微微撇頭示意路唯看一邊,“那個人做的就是跟你差不多的菜品,也是用香菇作為肉的替代品,但是他做的不是鱔絲而是仿肉糜,”

路唯順著亓珩的視線看過去,看到那個人正在用香菇和其他蔬菜混合做成肉丸的樣子。

亓珩繼續說著,“因為有你的作品在前,他的作品就會被拿來跟你的比較,那樣的話即使他的作品跟你的差不多,也會因為先入為主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會被判定為比你的作品要差一些,”

“有道理,評定一個菜品的好壞原本就是很主觀的,如果有了先入為主的概念,那麼想要得到很高的評價就會比較難了,”路唯附和著點點頭。

兩人走著走著就走到了荊妍的料理台前。

亓珩見荊妍身邊站著的是一個有名的賞金獵人,是以心狠手辣出名的人。

“這個人的眼神好凶啊,感覺誰靠近他,他就要把人家吃掉的節奏啊,”路唯隻跟那個人視線對上了一秒鐘就移開了。

“這個人叫尉遲沉,是一個賞金獵人,專職幫人抓a級罪犯,以及幫人殺一些窮凶極惡的人的,隻要肯出錢,就是閻王老子他都敢殺,”亓珩說著話,盯著他的眼神也變得警惕。

“這麼牛逼啊!”路唯驚歎荊妍居然找到了這麼一個厲害的角色。

亓珩不自覺地腳步加快了幾分,他很不喜歡這個人看人的眼神,“也不知道荊妍是怎麼能說動他來合作的,這個人向來獨來獨往,從來不與人合作,也從來不屑做什麼人的保鏢,”

(本章未完,請翻頁)

“應該是出了很高的價格吧,”路唯也收回眼神,不再看那個羅刹一般的人。

“我覺得應該是荊妍許給他了什麼他很想要的東西,而那個東西一定不是錢,”亓珩心裡很清楚,這個人絕對不是錢能打動的。

“總不會是幫他殺什麼人吧,”路唯隨口接了一句。

亓珩卻因為路唯的一句話而挑眉,“你說的或許是對的,但是應該是他想要殺什麼人但是一直冇有接近的機會,而荊妍給了他這個機會,”

“殺人?這裡能有什麼人是他想要殺的?”路唯環顧四周,覺得這裡都是美食獵人,應該冇有什麼大人物隻得他動手的。

“一定是位高權重,很難靠近的人,”亓珩飛快地盤點著這裡的人。

他很明白那個尉遲沉是不會為了殺一個美食獵人而特意跑到這裡來當一個保鏢的。既然不是美食獵人,那就應該是這裡的某位裁判。

哪位裁判吸能引得了尉遲沉的目光呢?

“難道會是紅彤漣?”亓珩猜測也隻有這個人的身份足夠引起他的興趣了。

“那個尉遲沉要殺紅彤漣?”路唯不可思議地瞪向亓珩,說話的聲音也不自覺地提高了。

亓珩立刻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彆讓彆人聽到了,不然會有很多麻煩的,”

路唯立刻抬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也是太驚訝了,難道是紅彤漣的仇家?”

亓珩冷哼了一聲,“能做到這個位置的人,怎麼可能冇有一個兩個仇家?”

“那我們要不要提醒一下紅彤漣?”路唯想著是不是應該提醒一下那個人。

“你想跟那個尉遲沉為敵嗎?”亓珩語氣變得沉肅,“你這樣做是在破壞人家的生意,這在我們星際獵人圈裡是違反職業準則的,”

“哦,這個我倒是冇有想那麼多,”路唯心裡暗自慶幸亓珩提醒了自己,要不然自己就要給自己弄出一個敵人來了。

“我們星際獵人是有規矩的,你可以不接獵網上的任務,但是不能因為你不接而去破壞其他人的任務,這樣做是會被星際獵

(本章未完,請翻頁)

人的管理會人員協查抓捕的,更嚴重的會直接把你處理掉的,”亓珩的神情也變得嚴肅。

“那我們就隻能看著嗎?”路唯心裡還是覺得有些彆扭,“畢竟是殺人啊,”

“你以為那個紅彤漣就是個好人?你以為她是兩手乾乾淨淨地就坐上這個位置了?你怎麼就能確定想要殺她的人不是因為被她害了纔想要反擊的呢?”亓珩反問路唯。

他想要路唯明白,像紅彤漣這樣的人一定是踩著很多人纔上到如今的位置的。

路唯被亓珩問得無言以對。她不得不承認亓珩說得有道理。她隻是看到了表麵,隻是看到了有人要殺她,卻冇有意識到這個動作背後的意義。

更何況自己對那個紅彤漣一點都不瞭解,根本無從判斷這個人是好是壞,那麼自己又有什麼權利去評判那個尉遲沉的刺殺是不是正確呢?

“明白了,那我們就不去管他們的事,我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對吧,”路唯想明白了以後,覺得他們隻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對,我們做好自己的事就足夠了,更重要的是,我也有任務要做,你忘記了嗎?”亓珩提醒路唯。

“對哦,你也有很重要的任務要做呢,”路唯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我還真是糊塗,你觀察下來,發現了什麼冇有?”

“在第一排的幾個貴賓席裡,我確實看到了幾個人類族軍部的人,但他們是不是有問題,我還不能確定,”亓珩想的是,現在還隻是預賽,這些人就算有想法應該也還隻是出於觀望的狀態。

“他們想要選人合作的話應該也會等到半決賽或者決賽的時候吧,”路唯又想到了自己這麼快就做好了主菜,“亓珩,我們這樣會不會太惹眼,會不會被他們盯上啊?”

“應該會的,”亓珩又望向貴賓席裡的幾個人,“我們今天回去賓館後,應該就會有人聯絡我們了,”

“嗯,”路唯笑點點頭,“畢竟你亓珩可是很出名的,那些人的眼睛肯定都盯著你呢,”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亓珩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狡邪的笑。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