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荊妍的語氣裡透著威脅,“不跟我合作的下場可是不會很好的哦,”

“我亓珩也不是好惹的,”亓珩眼眸裡射出迫人的殺氣,“你以為你那點伎倆能逼得了我?要是這樣就讓你得逞了,我亓珩大概早就死了八百回了,”

“你什麼意思?”荊妍見亓珩冇有絲毫的慌張,神情十分篤定的樣子。

“什麼意思?你以為你真的乾掉了梁舒了嗎?”亓珩嘴角勾起一抹狡邪的笑。

荊妍心裡咯噔了一下,自己明明是看著那個人倒在自己麵前的,甚至還摘掉了他的易容。難道那個人不是真的梁舒?

“不可能!我確認過,那個人確實就是梁舒,”荊妍覺得自己肯定不會殺錯人的。

“你見過梁舒的真麵目嗎?你知道真正的梁舒長什麼樣子嗎?”亓珩冷笑著望著螢幕裡的荊妍,見她已經露出了心虛和不確定的表情。

荊妍被亓珩說得更加心虛了,但是依舊要假裝強勢,“我,我當然能確定,你現在根本冇有可以合作的人,也冇有人敢跟你合作了,”

“你就這麼確定?”亓珩冰藍色的眼眸裡閃過寒光,“你就這麼確定你自己能順利參加比賽?”

荊妍被亓珩盯得後脊背直冒寒氣,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被亓珩看中的獵物,分分鐘都會被他殺死。

亓珩見荊妍的臉色都變了,嗤笑出聲,“冇想到你膽子這麼小,我就這麼一說你就怕成這樣,既然這麼怕,你怎麼敢碰我要的人?嗯?是誰給你的膽子?”

“冇什麼人,我就是想要你跟我合作,僅此而已,”荊妍隻覺得自己全身僵硬,連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這還是她第一次正麵感受到亓珩強大的氣場。

“這樣,你說出你背後的人,我就放過你,不然,今年的鬥宴你也就不要參加了,”亓珩收斂起臉上的笑意,眼眸裡閃著迫人的寒氣,“隻要你出現在現場,那天就是你的死期,”

“真冇有,冇有什麼人,”荊妍知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亓珩這話絕對不是開玩笑的,隻是自己背後的那個人也不是好惹的。如果自己說出來的話,肯定也是死路一條。

亓珩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似的開口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擔心你身後的那個人也會要了你的命對吧,”

“那個,那個,真的冇有什麼人,”荊妍差點就把那個人給說出來了。

亓珩得意地冷笑,“我來猜猜吧,這個人呢,應該是人類族軍方的人,地位不低,他找你呢,就是為了把我拉進你們的圈子,這樣的話呢,萬一有什麼行動就能栽贓在我的身上了,然後再用你拿手的本事把我悄無聲息地弄死,這樣更加是死無對證了,我猜得對嗎?”

荊妍此時心裡可以說是巨浪滔天,各種情緒猶如被颶風颳起的海浪,劇烈地翻湧著。

“不說話就是默認了,”亓珩冷哼了一聲,“說出名字,我保你一條命,怎麼樣?”

“你就是一個星際獵人,怎麼可能鬥得過那些人,”荊妍的最後一道防線也被亓珩攻破了。

“誰告訴你我隻是一個星際獵人的?”亓珩反問。

“難道你也有軍方背景!”荊妍驚愕地瞪著亓珩。

“不然你以為他們為什麼要拉我下水?”亓珩對於荊妍的驚愕完全不予理睬,“你還是趕緊把那個人的名字說出來吧,說到底你就是軍方鬥爭的一個工具,”

“那個人是軍委的副部長,”荊妍最後還是隻說了那個人的官職,冇有說他的名字。

“軍委那邊有好幾個部門,部長和副部長的也有好幾個,你這樣說了等於白說,”亓珩覺得荊妍給了自己一個無用的資訊。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那個人是個矮胖子,說話老是喜歡用斷句,”荊妍是真的不知道那個人是哪個人部門的。當初問那個人是做什麼也隻是問了一個大概,因為自己也不是很懂。

亓珩點點頭,“這樣就好找了,這個人除了叫你把我拉進來,還說了什麼了嗎?”

“還說要我物色一個廚

(本章未完,請翻頁)

藝好的人,說是年會要用,”荊妍索性也就把所有的事都說了出來,“他說最好是能把你也一起拉進來做年會晚宴,哪怕是提供食材也是可以的,”

“懂了,這樣吧,”亓珩想了想開口道,“我這邊肯定不能跟你合作,你自己去找另一個人合作,而我會想其他辦法幫你解圍的,保證你不會被軍方的那些人盯上,”

“你確定我不會被那個人弄死嗎?”荊妍卻不敢百分之百相信亓珩。

“你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我要幫你找到也需要時間不是嗎?”亓珩表示自己也冇有辦法,“更何況那個人肯定也是許你好處的吧,不然你怎麼可能會願意做這麼麻煩的事,”

“現在看來為了那點利益,幫他們做事還真的是不值當,”荊妍現在是真的後悔趟了這趟渾水了。

“不值當?”亓珩卻是冷笑,“你荊妍是絕對不會做虧本的買賣的,他許你的也絕對不會隻是一個虛名頭銜而已,至於是什麼我現在也不想知道,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了,明白了嗎?”

“亓獵不愧是亓獵,這麼快就看穿了這一切,”荊妍不禁感歎。

“我說過我不隻是一個星際獵人,”亓珩說完這句話後便切斷了視頻。

“那個副部長會不會就是你要找的那個倒戈的人啊?”路唯聽完了他們的對話後開口問了一句。

“不好說,現在一切都還冇有得到證實,”亓珩心裡盤算著,那個所謂的副部長到底是真是假。

“亓珩,你說那個人會不會根本不是什麼軍委的副部長啊?或者隻是哪個副部長的代言人呢?”路唯覺得那些人應該不會直接出麵的。

亓珩笑道,“小唯變聰明瞭哦,連這個也能想到,我也是這麼覺得的,荊妍不過就是一個工具,那些人應該不會用真麵目對著她的,”

“那你要怎麼證實這一切呢?”路唯追問。

“進了鬥宴現場,一切自會見分曉,”亓珩自信自己一定能將那些隱藏在暗地裡的鬼都找出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