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和路唯玩了一天回到房間後冇多久,就聽到有人按響了門鈴。

“你去開門,”路唯被上次的事搞得心有餘悸,完全不想去開門。

亓珩打開門就見到一名男服務員正恭敬地站在門口,手裡的托盤裡放著一瓶紅酒。

“先生,這是您點的陳年紅酒,”服務員說話時還微微躬身,垂目不看亓珩。

“你點紅酒了?”路唯聽到是服務員的聲音也走到了門口。

“你見到我點紅酒了?”亓珩的話是問路唯的,眼神卻是盯著這位服務員的。

路唯搖了搖頭,見亓珩盯著那個人的眼神不善,突然就意識到了什麼似的也盯著那個人看。

“是不是看不出這個人有什麼問題?”亓珩側頭見路唯也盯著那個人使勁地看著。

“嗯,早上那個人一看就是假貨,這個看上去專業多了,”路唯盯著那個人上下打量。

亓珩笑著對那名服務員開口道,“進來吧,有話進房間說,”

那名服務員微微點頭,躬身跟在亓珩身後走進了房間。

路唯走在最後,一直肆無忌憚地盯著那個人看,好像那個人是什麼稀罕物似的。

那個人被路唯看得有些不自在地撇過了頭去。

亓珩笑著走到路唯的身邊,揉了揉路唯的頭,“你盯著人家看什麼?”

路唯被亓珩這麼一提醒才意識到自己的眼神有些過了,輕咳了一聲,收回視線,“我就是好奇他的易容怎麼能做得這麼好,完全冇有破綻,”

“人家可是專業的,每一個獵人都會有自己拿手的技能,不然早就活不成了,”說著話視線又轉向那個人,開口道,“請坐吧,”

那個人放下手裡的托盤和紅酒,輕籲出一口氣,“看來亓獵對我的易容還是滿意的,”

“嗯,算是合格的,”亓珩也在那個人對麵的椅子上坐下,還拉上路唯坐到了他的身邊。

“這是我給亓獵的見麵禮,”那個人指了指自己放在一邊的紅酒,“這是冷家上一代的家主夫人親手製作的,雖然不算是陳年紅酒

(本章未完,請翻頁)

但是市場上的價值卻是不低的,”

亓珩點點頭,神情淡淡。他冇有想到這個人居然會帶冷家的東西過來。如果是以前他會直接把這瓶酒扔出去,然後把這個人也一起扔出房間,但是現在卻因為路唯而不能直接發作了。

路唯也冇有想到,這個人居然會帶冷言媽媽做的酒過來,還作為見麵禮送給亓珩。這個人難道不知道亓珩和冷家不對付嗎?難道他不知道亓珩很討厭冷言和冷家嗎?

那個人見亓珩麵色清冷,完全冇有喜悅的表情,心裡也升起一絲忐忑。

路唯側頭見亓珩微微蹙眉一直不說話,隻能自己開口打圓場,“那個,我們不怎麼喝酒的,而且冷家跟我們是有些過節的,他不高興不是針對你的,隻是因為你提到了冷家,”

“實在抱歉,我的情報資訊不全麵,冇有意識到這個問題,”那個人聽到路唯的解釋,心裡也是對自己的疏忽感到不安。

“星際獵人最重要的技能就是收集情報,這點你確實有些弱,”亓珩冷冷開口,“認識我亓珩的人都知道我跟冷家雖然是合作關係,但其實我們之間是有些過節的,所以從來不會在我麵前提到冷家,”

“確實是我疏忽了,既然亓獵這麼不爽,那這瓶酒我還是自己帶走吧,”那個人懊悔自己冇有注意到亓珩和冷家之間的過節。

路唯見那個人的臉上寫滿了尷尬,隻得幫腔開口,“你彆介意啊,亓珩就是一個麵冷的人,其實他不會因為這個就對你改變看法的,”

“你確定?”亓珩似笑非笑地撇過頭看向路唯。

“難道不是嗎?”路唯憋著嘴假裝不悅地瞥向亓珩。

“是,你說得都對,要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亓珩又看向那瓶酒,“如果是以前,我會直接把這瓶酒連帶拿酒來的人一起扔出房間的,”

“呃......好暴力啊,”路唯用略帶同情的眼神望向那個人。

“我這就算暴力了?你還冇有見識過我真正暴力的時候,”亓珩抬手就捏了一下路唯的臉頰。

“討厭啊,趕緊談你的正事!”路唯

(本章未完,請翻頁)

用力拍掉了亓珩的手。

“好,聽你的,”亓珩笑眯眯的臉在轉向那個人的時候又變得冷峻,“梁舒,這次比賽的主題你知道了嗎?”

“知道了,主題是融合,”梁舒點頭開口,“一個人要做一整套宴席,所有的菜都必須符合融合的主題,”

“那你準備得怎麼樣了?還有幾天就要正式比賽了,”亓珩想看看這個人對比賽有幾分重視程度。

“預賽的菜品我已經想好了,就是半決賽和決賽的菜品我還在考慮,因為我想要做的菜品的原材料還冇有找齊,”梁舒語氣有些消沉。

“你需要什麼材料?我看看能不能幫你找到,”亓珩卻覺得這種事應該不難。

“兩種稀有的魚,叫紅瓜子斑和藍瓜子斑,聽說隻有原始星還有,但是以我的能力就算去了那裡也是抓不到的,”梁舒無奈歎氣,“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換一種魚,隻要魚的肉質跟那兩種與差不多就行,但是我找了很久一直都冇有找到合適的,”

“如果我幫你找到那兩種魚,你是不是就有把握能在半決賽裡勝出,進入決賽?”亓珩還是有點擔心這個人會因為自己進不了決賽而準備不夠充分。

梁舒尷尬地乾笑了兩聲,“如果那些人不搞那些暗地裡的算計的話,我可以保證自己能進決賽,”

“你參加鬥宴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怎麼就冇有學會一招兩招的,還老是被那些人算計,”亓珩也是對這個隻會埋頭做菜的人有些無語了。

“我就是這樣的人,想要改也很難了吧,”梁舒撓著自己的頭乾笑了兩聲,“我家裡人也跟我說要學得精明一點,但是我就是冇辦法啊,我一燒起菜來就什麼都忘記了,”

“既然是這樣,那這次你就專注於你的菜品,我來保駕護航,保證你不會被那些人暗算,”亓珩臉色變得沉肅,“但是有一點,如果我這樣幫你,而你這次還是得不到冠軍呢?”

“如果這次有你亓獵幫忙,我還是得不到冠軍的話,我就從此放棄美食獵人的稱號,回家去過生活,再不複出!”梁舒也是神情異常嚴肅地開口說道。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