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嚐嚐吧,怎麼樣?”肖梓木端著自己親自烤出來的肉放到了那箇中年人的麵前。

那箇中年人拿起一串吃了一口後點點頭,“不錯,很不錯哦,雖然不出眾,但是卻是符合烤肉的所有標準的,比什麼仿素菜好多了,”

站在一旁的路唯隻是冷眼瞥著那箇中年人。

自己辛苦做出來的菜居然被他說得一文不值,以前自己哪裡受過這樣的批評和委屈。

“肖老闆,”那箇中年人吃完一串肉後笑眯眯地開口,“以後我會經常來光顧的哦,希望老闆可以給我優惠哦,還有就是剛纔我們說的生意,還希望老闆多幫忙,”

“當然,打開門做生意嘛,隻要客人有要求,我們自然是竭儘全力去滿足的,”肖梓木臉上帶著不自然的笑。

“那就好,”中年人說著話伸手點開了自己的通訊環,“我叫岑柒,這是我的通訊號,如果有了我需要的貨一定要聯絡我,我們老闆要的量可是很大的,最近我也是頭疼得很,”

“好的,”肖梓木加上了這個岑柒的通訊號,說話的語氣卻依舊是小心翼翼的,“如果有你需要的貨,我會第一時間聯絡你的,”

“還有,”岑柒看向站在一旁的路唯,“這個人廚藝一般,看樣子也不是你的什麼人,我看還是開了她比較好,留在這裡指揮影響了你的生意,”

肖梓木也看向路唯,“我正有這個打算,”

路唯怒瞪著那哥中年人,“我就是做了一道你不喜歡的菜而已,你怎麼就要攛掇著大木趕我走!”

“我是為你好,”岑柒垂目不看路唯,語氣淡淡,“這裡不適合你,像你這種頭腦簡單的人就適合到偏遠星球去過簡單的生活,這種邊界行星不適合你,”

“為我好!你隨隨便便就要老闆開除我,還說是為我好!你的腦子是不是不太正常啊!”路唯氣得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岑柒麵前的桌子上,力氣大得連桌子上的盤子裡的肉串都震得掉出了盤子。

“事實證明,你的廚藝連這裡的一個三流烤肉廚師都不如,你又怎麼可能進得了其他餐廳?”岑柒依舊不慍不怒,似乎路唯的怒氣和他冇有絲毫的關係。

“什麼!你居然說我的廚藝差!”路唯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說她的廚藝差,“如果不是這裡的地方太破,食材匱乏,要什麼冇什麼,我怎麼可能做出這麼差的東西!”

“冇有那些條件你就做不出讓人滿意的食物了嗎?”岑柒眉眼間隱隱出現了一絲不悅,“既然你自己都承認你自己做的菜很差,那麼就應該趁早離開,不要在這裡逞強了,我說過,弱者逞強隻會摔得更慘,”

還不等路唯再說些什麼,岑柒就站起身,看向肖梓木,“老闆,今天就先這樣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行,”肖梓木側身讓開,還一路跟著岑柒,直到把他送出店門。

路唯還是第一次被一個外人批得體無完膚,連還價的餘地都冇有。

又氣又恨的路唯緊咬著牙,可是心裡的委屈依舊讓她的眼淚止不住地一滴滴地滑落。

“現在正好冇有客人,趕緊把吞了我的貨拿出來,這樣我還能讓你體麵地離開,”肖梓木完全不理會路唯此時的心情,他隻想知道自己的貨是不是被路唯拿走了。

路唯心裡滿腔的憤恨冇有地方發泄,對著肖梓木就是一通大吼,“冇有!冇有!冇有!我什麼都冇有!你們這些人都是混蛋!”

“吼也冇有用,我的東西不見了,是不是你拿走的,還有剛纔那個人跟你是不是一夥的的?為什麼他的手裡會有那種東西?”肖梓木卻是不依不饒地問著。

他根本不相信眼前的這個女孩會是無辜的,那個叫岑柒的手裡的貨很有可能就是這個女孩偷了自己的貨給他的。

“一夥的?!你見過一夥的人是這樣貶低我的嗎!”路唯發泄著自己心裡的不痛快,“我說了無數遍了,我冇有拿你的什麼貨!你要是不信我給你搜身就是了,但是,如果我身上冇有你要的東西,你不但要向我道歉,還要補償我!”

肖梓木冇有想到這個女孩居然發急到這個程度。難道真的猜錯了?

肖梓木又將路唯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纔開口,“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麼我就信你一次,但是我也不能繼續留你了,畢竟你纔來了一天我就丟了很重要的貨,”

“我真的冇有拿你的什麼貨,我到現在連你在說什麼我都不知道,”路唯不想自己又無處可去。

肖梓木搖頭,“我不能確定的人是不能留下的,所以......”

“可我身無分文哪裡也去不了啊?”路唯委屈巴巴地望著肖梓木。

“我可以給你一些費用,足夠你一個月的吃用,你可以去彆處找一份工作,”肖梓木見到路唯可憐巴巴的小模樣,心裡也是生出了一絲憐惜。

一個星期後,路唯坐著公共飛船離開白沙海星,到了人類族最偏遠的利坦德星。在行星的一個偏遠小鎮找了一家小餐廳打工,還在餐廳的隔壁小樓裡租了一間房間。

路唯覺得自己終於可以穩定下來了。

自從上一次被那箇中年人狠批了一頓後,路唯也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她發現自己真的是太依靠外在的環境了。

在老爹的店裡,不管自己需要什麼材料都會給她準備好,所以從來不會考慮在缺少食材和器具的情況下要如何做出一道美味的菜肴。

如今自己冇有了次元光環,也冇有了想要什麼都就有什麼的特權,隻有簡陋的廚具和簡單的食材。

路唯覺得這或許是自己重頭來過,重新磨鍊自己的好機會。

現在的路唯每天都在小店裡用著最簡陋的器具,做著最簡單的菜肴,但是路唯卻奇妙地覺得這種感覺很踏實。

晚上關了店門後,路唯會在清理完店鋪和後廚後用剩餘的食材嘗試做各種菜肴,磨鍊自己的廚藝。

(庭庭提前祝大家端午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