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女孩,不是什麼不三不四的女人,你最好管好你的嘴,不然我會讓你冇嘴吃飯的!”亓珩很不喜歡這個女人提到路唯時的語氣。

那女人感覺到亓珩全身突然就散發出濃重的殺氣,讓她後脊背一陣發寒。

“亓珩,怎麼了?為啥都站在門口?有什麼問題嗎?”路唯見亓珩站在門口不讓那個服務員進來。

亓珩收斂起殺氣,微笑著看向路唯,“冇事,我這個人習慣了謹慎,對陌生人都是要盤問一下的,萬一有人給我挖坑怎麼辦?”

“嗯,有道理,”路唯也看向那個站在門外的女服務員,上下打量了一番,感覺這個人有些怪,“你是新來的服務員?”

亓珩也不說話,站在一邊好整以暇地望著那個女人跟路唯,看看那個女人要怎麼回答路唯的話。

“為什麼這麼問?”那個女人瞥見亓珩一臉看好戲的模樣,但盯著自己的眼睛裡依舊含著一絲銳利的寒光。

“看你的站姿還有手的擺放就不對啊,”路唯努了努嘴,“服務員都有標準站姿的,兩隻腳的腳跟併攏,腳尖微微分開,微微躬身,兩隻手併攏交叉在身前,而你這站姿明顯是不合格的,”

亓珩聽著路唯的話嘴角微微揚起。

“我,確實是新來的,昨天剛做了培訓,還冇有習慣,”那個女人微微躬起身。

“你的用語也不對,”路唯回頭看向亓珩,“她說話都不用服務用語,這個人不會真的有什麼問題吧?”

“你說呢?”亓珩笑著反問路唯。

路唯又回過頭掃視了一遍那個女人,搖了搖頭,“怎麼看都不像是服務員,”

亓珩語氣冷冷地對著那個女人開口,“你現在知道自己為什麼成不了頂級獵人了吧,連一個普通小女孩都能看出你的破綻,更何況是那些專業人士,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一起做任務嗎?”

聽到亓珩的話,路唯驚愕地望了一眼那個女人,又轉回頭瞪著亓珩,“你們兩個認識啊!”

“認識,她就是,”亓珩突然眯眼笑著彎下腰,臉貼近路唯開口,“她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的那個美女美食獵人,”

“啊?

(本章未完,請翻頁)

”路唯簡直不敢相信,這世上有這麼巧的事,“是你讓她過來的?”

“怎麼可能,”亓珩直起身眼眸森冷地盯著那個女人,“如果是我讓她來的,我就不會堵著門不讓她進來了,不是嗎,這個女人的手段也是層出不窮,經過她手的食物,我可不敢碰,”

“這麼厲害啊!”路唯又回過頭審視地盯著那個女人,“看來能做獵人的都不簡單,”

亓珩冷哼了一聲,“不接招就不會被坑,”

亓珩指了指自己麵前一大餐車的菜,“這些菜我一份也不會要的,全部退回去,我可不想把自己毒死!”

“亓獵,我在你這裡就這麼冇有信用嗎?”那個女人無奈地聳聳肩。

“你有信用可言嗎?”亓珩說著話還抽出腰間的匕首,挑開了一個蓋著菜盤的蓋子,冷聲開口,“除非你能當著我的麵把這些菜都吃一遍,然後還能活著站在我的麵前,我就信你,”

那個女人臉色一僵,笑道,“這麼多的菜都吃掉的話,就算是冇有毒,我也會被撐死的吧,亓獵你這是在為難我啊,”

“既然你不想吃,那我也無話可說,帶著你的菜趕緊離開!”亓珩眼神犀利地盯著那個女人,“不然,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我可是費了很多財力和人力才找到你的,怎麼可能輕易離開,”那個女人也沉下臉來,“我這次來是想要請你幫我一個忙的,所以我是不可能害你的,”

“你這話拿去騙鬼吧,”亓珩依舊警惕地盯著那個女人,“要是我或者路唯吃了你的菜,中了你下的毒,我們就不得不聽你的,跟你合作,幫你完成任務了,對吧,”

“我有這麼壞嗎?”那女人笑著衝亓珩拋了一個媚眼。

“毒蛇女的外號不是白得的,你就不要在我麵前裝了什麼無辜了,”亓珩牽起路唯的手就想要關門回房間了。

“亓獵,”那個女人見亓珩根本不理睬自己,隻能用懇求的口吻開口,“這次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幫忙,事成後我願意分你一半的賞金,”

“三七,我七你三,”亓珩站住腳,冷瞥向身後的女人。

“你都不問問我是什麼任務,”那

(本章未完,請翻頁)

女人一臉壞笑,“開口就要七成,你不怕毀了你亓獵的名聲嗎?”

“我的名聲不是虛的,不是那麼容易毀得了的,”亓珩語氣冷傲。

“那你是同意了?”那個女人想要確認亓珩的心思。

“就看在你能找到我的這點能力上,我就幫你這一次,”亓珩轉回頭不再看那個女人,語氣依舊是倨傲的,“任務發到獵網上吧,我會看的,”

“好,”那個女人點頭。

“記住,我的賞金先劃到我的賬上,不見到賞金,我是不會做任何任務的,”亓珩說完便關上了房門。

看著被亓珩關上的門,路唯忙開口道,“你就這樣把人家關在門外,不好吧,”

“怎麼,你想讓她進來我們的房間?”亓珩笑睨著路唯,身上的寒氣也消失了。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覺得你這樣做,會不會很失禮啊?”路唯覺得不管怎麼說,讓人進門說話是基本的道理。

“失禮?”亓珩嗤笑出聲,“如果你不想被她下毒,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讓她有機會接觸到任何跟你有關的東西,不然到時候你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麼牛啊!”路唯不可置信地瞪著眼睛。

“那個女人確實厲害,可以說是美食獵人裡數一數二的了,”亓珩點頭,“我也吃過她幾次虧,掉進了她挖的坑裡,要不是我機警,這次估計又要被她坑了,”

路唯聽得隻覺得頭皮發麻,“還好是你去開門的,要是我的話,說不定就直接被她坑了,”

“放心,就算你被她坑了,我也有辦法救你的,”亓珩笑揉了揉路唯的頭,“這裡雖然是她的地盤,但是我可是星際第一,我到了哪裡那些獵人也都要給我三分麵子的,”

“那你剛纔這樣跟她說話,她不會記恨你吧,”路唯有些擔心。

“記恨我?”亓珩笑搖搖頭,“恨我是要有能力的,他們怕我還差不多,”

“你就是那種做了好事,還要被人恨的那種人,”路唯無語歎氣。

“改不了了,隻要你喜歡就好,”亓珩低頭就吻住了路唯,還把她攔腰抱住,抱上了床。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