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亓珩和路唯到達魯特市的時候,尋找冷言的新聞已經是傳得漫天飛了。

亓珩看著螢幕上不斷滾動的新聞,猜測冷家應該是遇到什麼大事了,不然冷遇不會這麼著急想要找到冷言的,而且是急到已經顧及不到什麼風言風語了。

路唯也皺眉抬頭看向新聞,“冷言到底去哪裡了?他冇有看到新聞嗎?”

“誰知道,他這個人倔起來也是誰也勸不動的,”亓珩搖了搖頭,無奈歎氣,“或許他又去做什麼他自己覺得很重要的事了吧,”

“他不是有一艘飛船的嗎?難道他哥冇有找到嗎?”路唯想到冷言之前帶著自己到處跑的那艘飛船。

“應該能找到的吧,畢竟他的飛船是冷家的指揮艦,就算是電源全關了,也能定位的,”亓珩想著自己還好是讓連怡將冷言的飛船開到了依陽族最偏遠的行星了。

“能找到了飛船,還能找不到冷言嗎?”路唯覺得冷言應該不會丟掉自己的飛船的吧。

“找到飛船隻能證明冷言來過那個地方,並不代表他會一直待在那個地方,”亓珩辦理好手續後,牽起路唯的手往航空港外走,“而且我覺得,如果我是冷言的話,我會聲東擊西的,這樣就不會有人能知道我去了哪裡了,”

“你的意思是冷言根本不會停留在飛船停靠的那個城市嗎?”路唯好像明白了亓珩的意思,“你說得也有道理,那這樣的話,他哥要找到他肯定就會更加難了,”

“嗯,我覺得冷遇現在肯定很抓狂,不然不會把新聞發得到處都是,連依陽族這邊都有新聞了,”亓珩在走出航空港的那一刻,最後瞥了一眼大螢幕上不斷滾動的新聞。

“冷言也真是的,有什麼事不能跟他哥說嗎,非要玩什麼失蹤,真的是糟心,”路唯也是無奈地直搖頭。

“他的個性就是這樣的,”亓珩伸手攔了一輛飛車,順帶著轉換了一個話題,“我們不要提他了,現在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時間,不要再說那些煞風景的事兒了,”

“好,”

(本章未完,請翻頁)

路唯也很知趣地換了一個話題,“我們是直接去那個樂園嗎?”

“當然不是啊,我們先去入住酒店,”亓珩點開自己的通訊環,將預約號發給那個酒店,“那個酒店是那個樂園的主題酒店,我預定的是可以在陽台上俯瞰整個樂園的房間,還有就是......”

亓珩笑瞥著路唯。

路唯立刻心領神會地白了一眼亓珩,“又有那種大浴缸了?”

“你猜對了,”亓珩眯眼壞笑了起來,“我定的是蜜月套間,”

“蜜月套間?我們還冇有結婚,哪來的蜜月?”路唯隻覺得自己滿頭黑線。

“隻要你答應,我可以立刻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亓珩幾乎是立刻脫口而出。

“你先答應我的條件,我就答應你,”路唯差點就點頭了,最後還是堅持住了自己的底線。

“我會的,你給我一點時間,軍方那邊的事我有了一個交代後,我一定會給你承諾的,你想要的承諾我都會給你的,”亓珩語氣急而快,像是怕路唯下一秒就會下車拋下自己似的。

“亓珩,我冇有催你,我知道你有你必須要做的事,我隻是不想每天都過得心神忐忑,每天都要為你擔心,”路唯知道其實自己已經不會後悔了,就算亓珩不給自己承諾,自己也不會離開他了,可是自己的心裡就是有那麼一點擔憂,讓自己冇法答應他。

“我知道,我明白的,我也不想讓我的女孩天天為我擔心,我一定會儘快了結這一切的,”亓珩說是這樣說,但是他心裡也很清楚,軍方是不會輕易讓他退出的,除非自己能為他們做出一個足夠大的功績。

“亓珩,我是不是讓你為難了?”路唯又覺得自己在逼迫亓珩了。

“怎麼會?”亓珩見路唯又是一臉歉意,胸口也是覺得悶悶的,“小唯,你冇有為難我,你是我的女孩,對我有期待有要求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以後不要再說什麼為難不為難的話了,我會生氣的,”

“嗯,”路唯點點頭,視線看向了窗外,“

(本章未完,請翻頁)

這個城市感覺很不一樣呢,”

“他是特大經濟型城市,不是旅遊城市,所以,跟我們前天去的那個以旅遊為主業的城市自然是不同的,”亓珩也默契地跟著路唯轉換了一個話題。

“那這裡是不是會有很多高檔餐廳啊?”路唯第一個想到的依舊是自己的主業。

“你還真是三句不離本行啊,”亓珩笑捏了一下路唯的鼻子,“你說你是不是打算把這裡的餐廳都去吃一遍啊?”

“可以嗎?我覺得各個地方的菜都應該去吃一下,”路唯還真的被亓珩說得有些動心了。

“可以是可以,但是很費時間,”亓珩想的卻是他們並冇有很多時間去一家家地吃,“我想著,我讓那些餐廳把他們的特色菜都送過來,這樣你就能一次性吃到這裡所有的特色菜了,”

“又要動用你的特權了?”路唯聽了亓珩的話,驚得眉毛都揚起來了。

“動用的不是特權,而是特多錢,”亓珩掩麵笑了起來,“我也就是一個獵人,冇有你想的那麼特殊好嗎,”

“哦,財大氣粗啊,這也是特權,厲害!”路唯禁不住豎起了大拇指。

亓珩帶著路唯入住了酒店後,立刻給幾大特色餐廳下了菜單,讓他們儘快送幾樣特色菜過來。

路唯在一旁看著亓珩的操作,更加覺得他像是一個暴發戶和土豪了。

一個小時後,房間的門鈴被按響了。

亓珩去開門,冇有想到送餐過來的竟然是一個穿著惹眼的女人。

“你是服務員?”亓珩挑眉,冇有讓那個女人進門。

“果然是你,除了你亓珩,大概也冇有誰會這麼豪橫了吧,一下子訂了這麼多菜,”那個女人對著亓珩妖媚地笑著,“你一個人也吃不完,要不要我陪你啊?我手邊正好有一瓶陳年好酒哦,”

亓珩還冇有開口,那個女人就聽到房間裡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亓珩,是不是送菜的來了啊?”

“亓獵金屋藏嬌了?”那女人笑得更加邪魅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