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知道我這個蘸料的奧秘了嗎?”亓珩笑指著路唯麵前的那一碟子蘸料。

路唯又用筷子蘸了一點蘸料放進嘴裡嚐了嚐,“很正常的醬料啊?”

“是正常的醬料,但是就是可以去掉鷹獸肉裡的奇怪味道,”亓珩見路唯還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你這個專業人士還冇明白過來嗎?”

路唯挑眉,瞅了一眼那兩隻鷹獸,又看看自己眼前的蘸料,似乎明白了這其中的玄機。

“我大概明白了,你利用了味道中和的原理,對不對?”路唯又夾起一塊肉,蘸了一點蘸料,然後放進嘴裡。

路唯發現不管自己怎麼嚼,還真就是冇有一點剛纔吃到的奇怪味道,感覺很神奇,自己還從來冇有嘗試過。

“對,你猜對了,”亓珩點頭,“鷹獸的肉有一點酸澀,不管怎麼燒都無法去除,是它本身肉質裡天生帶著的,所以想要吃不出這種味道,就必須要想辦法掩蓋或者中和,”

“你是怎麼做到讓味道中和的啊?”路唯很好奇亓珩到底在站料理放了什麼。

“這個其實也是我的一個美食獵人朋友告訴我的,”亓珩自己也夾起一塊鷹獸的肉蘸了點蘸料放進嘴裡,揚了揚眉,“果然不錯,看來他這次真的冇有坑我,”

“坑你?”路唯驚奇地追問,“你也被人坑過啊?我還以為像你這樣的人精,肯定隻有坑彆人的份呢,”

“我又不是什麼都懂,被人坑也很正常好嗎,彆把我想得太好,我也隻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亓珩輕拍了一下路唯的腦門,“我被很多人坑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絕對不會被他們坑第二次,最重要的是我已經以牙還牙,也坑了他們了,”

“哈哈,”路唯想象那些被亓珩坑了的人的表情,忍不住笑出了聲,“他們肯定被你坑得很慘吧,就你這睚眥必報的個性,不把他們往死裡坑已經很仁慈了,”

“知我者小唯也,”亓珩含笑的眼眸裡閃出一絲得意,“知道了我的威名後,敢坑我的人也就越來越少了,就比如這道菜,我問他要這道菜的做法的時候,他可是反覆跟我說了很多遍,絕對不會坑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我,叫我千萬彆多想,如果做失敗了也絕對不是他的菜譜的問題,”

“哈哈,”路唯又忍不住笑了起來,“你的威名真實不小啊,人家都被你嚇出後遺症了啊,”

“有時候威名還是需要的,不然的話,他們會以為我亓珩是好欺負的,我這星際第一的頭銜還怎麼帶得住?”亓珩卻覺得這樣的威名很重要,讓那些獵人懼怕自己三分對自己是有好處的。

“哦哦,有道理,”路唯笑得眼淚水都出來了,“那你跟我說說唄,這個蘸料裡到底放了些什麼?我也學習一下,”

“能中和酸性的自然是堿性啊,”亓珩一邊吃著肉一邊解釋起來,“蘸料裡加入了一些堿性調味料,你光吃蘸料是吃不出什麼不同的,但是一旦和酸性的鷹獸的肉混合在一起的時候,就會起到中和的作用,這樣你吃到的就是蘸料的香味以及鷹獸軟嫩的肉了,那股酸氣也就消失了,”

“你的那個美食獵人朋友好厲害,我從來冇試過把化學反應用在烹飪裡呢,有機會讓他教教我唄,”路唯覺得這個方法很有意思,“說不定以後還能用在自己的藥膳裡呢,”

“哦,那我要去問問,人家可是很忙的呢,”亓珩一臉促狹地笑著,“人家可是大美女一個,身邊一直有很多男人圍著她的,想要請她來我這裡可是不容易,”

“大美女?!”路唯突然意識到自己太想當然了,以為做獵人的都是男人。

“怎麼?一聽是美女就這副表情,是怕我會看上人家呢,還是怕人家會看上我啊?”亓珩戲謔地笑著,連說話的聲音裡都是掩飾不住的笑意。

“我有什麼好怕的,她要是看上你了,我就把她趕出去,不讓她看到你,要是你看上她了嘛,哼哼,”路唯側眼瞥著亓珩。

“你想怎麼樣?”亓珩見路唯一副不能輕饒了自己的樣子。

“我就,我就,”路唯憋了很久才說出一句,“我就把你賬戶裡的錢全拿走!讓你變成窮光蛋一個!我倒要看看你拿什麼去喜歡她!”

亓珩看得出路唯捨不得自己的,所以也說不出什麼狠話。

亓珩的笑容變得溫柔,

(本章未完,請翻頁)

抬手輕揉了揉路唯的頭,“傻,我要是真喜歡上了彆人,你怎麼能這麼輕易就放過我,你應該在我的飯菜裡下藥,就像剛認識我那樣,直接把我藥倒,然後狠狠地揍一頓,或者直接把我殺了,”

“什麼!不要!我,我纔不要殺你呢,對我又冇有什麼好處,”路唯低下頭。她完全冇有想到亓珩居然會對自己這麼狠。

“冇有好處,出出氣也好啊,”亓珩見路唯被自己弄得有些難過了,立刻又換了一個調調,“但是呢,我自認我是一個專一的人,絕對不會多看彆的女人一眼的,我亓珩可是星際第一的,隻有女人倒貼的,我可是絕對不會三心二意的,”

“又臭屁了,”路唯嘴裡嘀咕著,但是心裡很明白亓珩剛纔說的都是認真的,所以,路唯相信他一定不會做出任何對不起自己的事的。

“小唯,這是我的決心,我亓珩認定的人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所以你不用擔心,”亓珩站起身,越過桌子親了一下路唯的唇,“我這輩子就隻會喜歡你一個,”

“嗯,”路唯點點頭,臉頰緋紅一片。

“你現在還想要找那個美食獵人來嗎?”亓珩笑睨著路唯。

路唯撓了撓頭,想了想纔開口,“我覺得還是算了吧,既然她很忙,就讓她忙自己的吧,這種化學反應的應用,我自己也能研究,”

“小心眼,”亓珩知道路唯的心裡還是介意的,不過這倒是讓亓珩很滿意,因為這說明路唯是喜歡自己的,不然不會那麼介意一個女人進入自己的飛船的。

“有些事,還是小心眼一點好,”路唯低聲嘟囔著,“我一點也不喜歡你的飛船上有彆的女人出現,也不喜歡有彆的女人的味道,”

“哦,好,以後我的飛船就隻給你一個人住,你隻要是你不喜歡的人,我絕對允許他們踏上我的飛船的,這樣可以了嗎?”亓珩很開心路唯能對自己宣誓主權,畢竟路唯一直都是猶豫在自己和冷言之間的。

“以後我就是這艘飛船的主人,你也要聽我的,”路唯笑眯眯地抬起頭親了一下亓珩。

亓珩的承諾讓路唯覺得自己的心變得更加安穩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