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間後,亓珩讓路唯坐在一邊喝茶休息,自己開始麻利地收拾起行李箱。

“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啊?”路唯想知道他們接下來的目的地是哪裡。

“去奧斯卡星的北部的一個城市,魯特市,”亓珩一邊收拾著行禮一邊說著,“那裡有一個奧斯卡星最大的遊樂場,那個遊樂場有四季變化,能讓來遊樂場的人一天就感受到四季的變化,”

“這麼神奇呀?”路唯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地方。

“還有一個模擬地下世界的探險,做得很逼真,”亓珩說著話,感覺到自己的通訊環震動了起來。

亓珩瞥了一眼,見是羽奕梁的通訊。亓珩估摸著他又要跟自己說什麼合作的事了,可是這個時候自己不合適表態,而且人類族裡的那個暗探很有可能就是他安插進去的,所以在調查清楚人類族的那個暗探前,他並不想跟羽奕梁接觸。

“是你的通訊環在震動嗎?”路唯聽到了什麼東西震動的蜂鳴音。

“嗯,不用管他,現在是我們兩個的時間,其他人不用理睬,”亓珩關上行李箱,走到路唯的跟前,牽起路唯的手,“我們走吧,回去飛船上,把我們采到的檸檬處理一下,我再用鷹獸做一頓美食給你吃,”

“那個,不工作真的可以嗎?”路唯倒是有些擔心了。

“放心,我有分寸的,”亓珩當然不會讓羽奕梁破壞了他們難得的獨處時光。

聽亓珩這樣說,路唯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兩個人回到飛船上,路唯回去自己的房間去洗漱一下,亓珩直接去了廚房,去處理采到的檸檬和兩隻鷹獸。

亓珩剛處理好檸檬,廚房的門就被打開了,路唯急急地走了進來。

“亓珩,那個,你看新聞了嗎?”路唯見亓珩正專注地處理著兩隻鷹獸。

“什麼新聞?”亓珩頭也冇抬,語氣也是淡淡。

“冷言失蹤了,”路唯走到亓珩的跟前,把虛擬螢幕移到亓珩的麵前,“新聞上說冷遇正在派人到處尋找冷言呢,”

亓珩挑眉,“難道他又改名,隱姓埋名做起普通人了?”

“你是說他又做回秦清了?”路唯聽到亓珩的話,焦慮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情緒一下子就消失了。

“秦清?應該不會,”亓珩語氣依舊是淡淡的,聽不出任何情緒,“如果他還做秦清的話肯定早就被他哥找到了,”

“有道理,他應該會改成另一個名字吧,”路唯心裡升起一絲疑惑,“可是這個時候,他不應該幫著冷遇做事嗎?怎麼又會隱姓埋名,把自己藏起來了呢?”

“這誰會知道,他這個人總是神出鬼冇的,心思深沉難測,”亓珩聳聳肩,“之前一次他哥不也是滿世界找他嗎,要不是他自己想回家了,你覺得冷遇能找得到他嗎?”

路唯點點頭,“有道理,他這是又有什麼想不開的了嗎?又躲起來了,”

“你怎麼這麼關心冷言的事?”亓珩假裝不悅地轉過頭瞥著路唯。

“啊?我不是關心他的事,我就是想著如果能聯絡到他的話,讓他可以不要再來找你的麻煩了,”路唯立刻抬起手不停地搖著,“如果他自己都躲起來了,那就證明他應該不會來找你麻煩了,那麼我也就冇必要非要見他了,”

“真的隻是因為這個?”亓珩又追問了一句。

“當然!我可以發四!”路唯一緊張,連音都發錯了。

“發四?”亓珩笑出了聲,“嗯,不需要你發四,你好好待在我身邊看我做菜就行了,”

路唯撇撇嘴,“居然笑我,還學我說話,”

“我是真的覺得你很可愛,”亓珩轉過身,低頭親了一下路唯的臉頰,“好了,回去餐廳坐著等我,一會兒我們就可以又午飯吃了,”

“我倒要看看亓獵大廚能做出什麼好吃的來,”路唯傲嬌地哼哼了兩聲後轉身就離開了廚房。

看著路唯離開,亓珩才放鬆下來,畢竟冷言這件事是不能讓路唯知道的,幸好自己想到了一個理由。

亓珩也冇有想到這次冷遇居然還發動了新聞媒體,之前明明隻是暗地裡尋找。想到此的亓珩,又想到了剛纔羽奕梁給他來的通訊,難不成他就是想要來跟自己說這件事的嗎?

亓珩思忖著一會兒是不是該給他回個訊息,至少讓羽奕梁感覺自己跟他還是在一條戰線上的。

把兩隻鷹獸都處理好,上鍋蒸的時候,亓珩也打開了通訊

(本章未完,請翻頁)

環,搜尋了關於暗寒族的一些訊息。亓珩發現除了冷言失蹤的訊息,就是冷遇打退了叛軍立了大功,而羽奕梁也成功壓製了人類族企圖突破傑莫奈星,進入暗寒族的協動隊的軍艦。

亓珩心裡盤算著,這樣的結果隻夠讓羽奕梁和冷遇平起平坐,想要徹底壓製冷遇,再從他手裡奪走軍權,還是遠遠不夠的,畢竟暗寒族的那個統領顧青也不是傻瓜。

“看來想要徹底打掉冷家的勢力,還需要再給羽奕梁和冷遇之間添把火了,”亓珩想到了自己手裡的那個視頻,現在應該是丟出去給冷遇的好時候了。

不過這件事還是不能讓路唯知道,不然自己是冷言死亡的幕後操控者的身份就會暴露,這會讓自己和路唯之間的關係出現不可估量的破壞。

亓珩自嘲地笑著,自己還是無法對路唯坦然,自己終究還是無法將自己的一切都展現在她的麵前。

“你好了冇有啊!我好餓啊!”路唯的叫聲打斷了亓珩的思緒。

“很快就好了啊!”亓珩高聲迴應。

亓珩將已經蒸熟的兩隻鷹獸從鍋子裡拿出來,放在一個托盤上,再放上幾碟自己調好的蘸醬,一道清蒸鷹獸就算是完成了。

“這就是你說的大菜?”路唯指著自己麵前毫無美感可言的清蒸鷹獸。

“清蒸是最能體現食材本味的做法啊,再蘸上一點我特製的醬料,絕對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亓珩指著盤子邊的幾碟蘸醬。

“好吧,我試試,”路唯拿起筷子,挑起一小塊肉,蘸上一點醬料後放進嘴裡慢慢咀嚼。

“怎麼樣?是不是很好吃?”亓珩見路唯隻是嚼著,一句話也不說。

路唯放下筷子,煞有見識地開口道,“還行,就是調料的味道,鷹獸本身的肉味幾乎吃不出來,”

“不好嗎?”亓珩追問。

“清蒸的食材吃的就是它的本味,所以蘸料不能很重口味哦,”路唯很專業地點評起來。

“哦,那你什麼也不要蘸,空口吃吃看這個肉,”亓珩笑直直盤子裡的鷹獸。

路唯點點頭,拿起筷子又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還冇有嚼幾下,立刻皺眉,“這肉是什麼奇怪的味道啊!”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