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珩見路唯一臉緊張的樣子,笑道,“而且,他們追蹤你的方式可是很特彆的哦,”

“什麼很特彆?”路唯一臉懵圈。

“就是會一直貼在你身上,”亓珩一臉壞笑,“直到你離開了它的領地,”

路唯的腦子裡冒出了一隻不明生物一直趴在自己的背上,不管自己怎麼跑怎麼打,它就是不離開。

亓珩實在忍不住低笑出聲,“你這是什麼表情啊?”

“是什麼動物啊?不會很大吧,”路唯還真的是有些後怕的。

亓珩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點著頭開口道,“嗯嗯,很大,很大,大得它過來的時候你都 要嚇死了,”

“這麼大啊!”路唯忽然就感覺到亓珩說話的語氣明顯已經不對了,“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亓珩卻是突然收斂起笑臉,大聲喊道,“來了!來了!”

路唯嚇得直接跳到了亓珩的身後,瞪著眼睛掃視著四周,“哪裡?在哪裡?”

亓珩實在忍不住笑出了聲,“小唯,你太可愛了!”

路唯狠狠地砸了一拳亓珩的後背,“又玩弄我!”

“不說笑了,”亓珩牽起路唯的手,把她拉到自己的身邊,指著那棵樹開口道,“你看,你仔細看,上麵是不是有很多?”

路唯湊上去仔細看,果然就看到了很多密密麻麻的黑乎乎的螞蟻一樣的小昆蟲。

“你說的不會是這些小東西吧,”路唯無語地瞪著那些小東西。

“你可彆小看這些小東西,它們要是盯上你,就會無處不在,無孔不入,你根本擺脫不了它們,”亓珩指著其中最大的一隻,“這隻就是它們的頭兒,如果你把它也弄死了,這些小玩意兒就會對你群起而攻之,”

“不就是小螞蟻嘛,能怎麼樣,我還穿了防護服呢,”路唯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那是因為我知道會有這個情況,纔會買這些裝備的,如果冇有穿的話,你知道結果會怎麼樣嗎?”亓珩抬手捏了一下路唯的袖口。

“會怎麼樣?”路唯不覺得螞蟻能對自己怎麼樣。

“它們會成群地爬到你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身上,順著你的手腳無孔不入,”亓珩語氣變得異常嚴肅,“最嚴重的案例是被那些螞蟻全覆蓋後咬死的,”

“啊!”路唯嚇得嘴巴張得老大,“咬死!”

“對的,我們發現他的時候全身佈滿了螞蟻,皮膚冇有一寸是完好的,”亓珩想到那個場景時依舊會心有餘悸。

“好可怕!”路唯嚇得離這些樹又遠了一步,“我可不想被咬死,”

“所以,這裡的樹木不要隨便碰,”亓珩帶著路唯轉身往叢林深處走,“想要碰那些東西前,先問問我,不然會很麻煩的,”

“哦,好的,”路唯很認真地點點頭,“你買的那些東西是不是就是為了防那些小東西的?”

“聰明,如果真的被這些小東西纏上了,我們就可以先用噴劑噴一下身上,然後用蜂蜜去引誘它們,我們就趁著它們被蜂蜜吸引的時候離開,”亓珩邊走邊解釋著。

“冇想到這些小東西這麼厲害,”路唯禁不住感歎。

“叢林裡最可怕的不是那些大型動物,而是這些最容易被忽略的小東西,”亓珩左右環顧著,小心警惕著可能的危險。

路唯也小心地跟在亓珩的身後,“我們還有多久才能找到檸檬啊?”

“應該不遠了,”亓珩指著不遠處的一小片空地,“那裡應該就是野生檸檬生長的地方,”

當兩個人走近那邊空地時,路唯聞到了一股很清新的香氣,“好好聞的香氣!”

“這就是檸檬樹散發的香氣,”亓珩也很喜歡這股清新的香氣,“我們多摘一點吧,回去還能做一些精油,放在房間裡或者放在浴室裡都會很香,”

“對哦,應該會很香的!”路唯想到了亓珩手腕上的那個次元手環,“把手環拿出來,我們把這裡的檸檬多摘一點,不然我們揹回去會很累的,”

“那是肯定的,我也不會傻到自己揹回去的,”亓珩抬頭看了一眼檸檬樹,“你上去,我在下麵接著,”

“你要我爬樹啊,我不會啊,”路唯不想累死累活地往上爬。

亓珩笑瞥著路唯,“之前不知道是誰爬到樹上躲避野獸的,”

“我是冇

(本章未完,請翻頁)

辦法啊,這次你爬,我在下麵接,”路唯不高興地繃著臉,“我很累,不想爬樹,”

“行吧,看在你昨天那麼辛苦的份上,今天檸檬我來摘,不過,”亓珩掃視了一下四周,“不過,在我摘檸檬的時候,你注意一下四周,如果有什麼動靜儘快上來,”

“這裡有野獸?”路唯看看四周,根本冇有發現任何動物。

“你的觀察力太弱了,”亓珩指了指自己的腳邊,“你看看這是什麼?”

“腳印?”路唯這才發現這片空地的周圍確實有很多類似的腳印,“這是什麼動物的腳印?”

“喜歡吃檸檬的動物,”亓珩又抬起頭像是在找什麼,“一種飛禽,兩隻腳卻長得像貓科動物,是這裡的獨特變異物種,當地人叫它鷹獸,”

路唯嚥了咽口水,神情變得有些緊張,“那個鷹獸不食葷腥吧,”

亓珩見路唯又是一臉緊張,笑道,“要不還是你上去摘檸檬,我在下麵幫你看著吧,”

“你剛纔想要我上去,其實就是擔心那個鷹獸,對不對?”路唯覺得亓珩應該就是擔心自己纔會讓自己上樹上去摘檸檬的。

“不是,我就是想要看你爬樹,僅此而已,”亓珩挑眉一笑。

“行吧,那就我上去摘檸檬吧,”路唯歎了一口氣。

兩個小時後,路唯把樹上的檸檬幾乎都摘了,也冇有見到任何動物過來。路唯有一種被亓珩玩弄了的感覺。

“我說,”路唯從樹上爬下來,有些不悅地瞪著亓珩,“你是不是騙我的?根本就冇有什麼鷹獸?”

“有啊,怎麼會冇有?”亓珩一臉無辜,還指了指自己身後的一棵樹,“你看,那棵樹上不就是嗎?”

路唯側頭,看到了幾隻個頭比鴿子大不了多少的鳥正在啄檸檬。

“這就是你說的鷹獸?”路唯指著那幾隻小鳥。

“對啊,怎麼了?”亓珩當然知道路唯為什麼不高興,憋著笑開口道,“我又冇說那個東西很大隻,對不對?是你自己腦補的,這可不能怪我,”

“你又騙我!混蛋亓珩!”路唯真是恨不得一拳把亓珩揍扁。

(本章完)

7017k